滕彪:“西方学者自我审查问题严重”

Image caption 演讲前,滕彪还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英语新闻节目的直播采访。他说,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变得“十分糟糕”,并说自己曾被当局绑架3次,在2011年被非法关押70天,且“每天受折磨”。

旅居美国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周三(3月18日)在伦敦批评一些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不敢挑战中国当局,为了获得签证,进入中国进行田野调查而“自我审查”。

“在学术界,我们自己知道很多例子和证据能证明他们在自我审查,”滕彪说,“比如他们不愿意邀请一些异议人士去参加学术会议,在学术会议上排斥那些揭露真相的人,不去碰最敏感的话题,或者淡化这些东西,比如对西藏、新疆和法轮功(话题)视而不见。”

打压加剧

滕彪当天在伦敦国王大学法学院开讲,从他个人的学术经历和遭遇,批评中国当局近年来对学术和公民团体的打压加剧,比如此前的“七不讲”和近期教育部长关于高校引进教材使用上的评论。

演讲前,滕彪还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英语新闻节目的直播采访。他说,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变得“十分糟糕”,并说自己曾被当局绑架3次,在2011年被非法关押70天,且“每天受折磨”。

就在滕彪演讲的当天,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维权网”报告说,中国人权状况恶化,2014年中国对人权人士的压制“达到了20年来的最高水平”。

“中国政府从未停止过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滕彪随后在国王大学还谈及他所观察到的中国公民社会团体的生存现状。

他认为,以前只要越过“红线”会被打压,现在只要活跃就会出问题,比如近期受到牵连的立人图书馆项目和被当局逮捕的5名女权活动者等的遭遇。

中国学术系统究竟如何运作?

不过,在滕彪对当今中国学术及人权状况十分悲观的同时,也有学者表示事实并非那么简单。在他演讲后,来自牛津大学的政治学者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教授说,自己已经连续四年在中国讲授公共政策课程,但从未被当局禁止,未遇到麻烦。

“这事实上也引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中国的学术系统究竟是如何运作的,”林根教授说,虽然在中国,学者不能发表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但在实际的操作中却有很大的空间。

对此,滕彪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回应道,“若我不谈论这些敏感话题,我当然可以有钱还有我的教授职称,但我没有这样选择……”

知识分子的责任

近期,来自朝鲜的异议人士申东赫(Shin Dong-hyuk)被揭露为了得到西方同情,夸大在朝鲜的遭遇。他还被一些批评人士指责以偏概全地描述朝鲜的真实状况,引来外界的不少反思。

当天国王学院演讲时,亦有听众认为,滕彪的个人经历并不能代表全貌。对于这样的观点,滕彪说,自己并没有不承认中国在人权方面的进步,包括废除劳教制度,互联网给中国带来更大的言论空间等。

“但我并不认为强调负面的东西是以偏概全,”滕彪说,因为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我们没有必要花99%的精力去讲中国有多进步……我们作为知识分子、维权人士或者异议人士就是讲这些黑暗面。只有让大家知道真相才有可能进步,推动(中国)改变。”

(编写:欧阳成 责编:尚清)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旅居海外也不容易,在国内受了一点委屈就夸大其词做祥林嫂状,为了生存甘做棋子也是可以理解的,打着民主的幌子搞分裂就过分了,英国也不会为了马岛一部分人的民主放手把他送给阿根廷吧。既然来到BBC了,为什么不去关注爱尔兰,苏格兰那部分想独立人士的民主,人权,如果有理想彪哥应该有国际视野深入到这些地方替他们也维维权!估计到那时候BBC就不找你直播了。

Jason, London

夏俊峰的辩护律师嘛,基本上是中国律师堕落的标本了。为了给自己扬名,活活坑死自己的委托人。宋朝的时候这种人要发配到海南的,明朝这种人要发配到云南的。

cedric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西方人换一张黄种人面孔在中国生活几年。

未署名

他说了现实的真话。中国的前途只能靠本国人民的公民意识的提高才有希望。

"牛津大学的政治学者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教授说,自己已经连续四年在中国讲授公共政策课程,但从未被当局禁止,未遇到麻烦。"

这位教授是不是在另一个时空穿行? 作为西方政治学者,是不是选择遵照中共“法律”不谈论那些敏感话题?与独裁政权唱一个调子,当然受到中共欢迎,可以想来就来从没有麻烦,有钱还有教授职称。

未署名

西方人不总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

未署名

中国人权状况太烂了,所以你滕彪还能有机会在外国演讲对不对,下一步政治避难什么的一申请,终身为抹黑中国当局的事业奋斗吧。 当然这种方式也间接促进了中国政府的进步,但是偏执的性格只能造就奇葩的人生,促使中国进步有很多种方法,何必如此想不开呢。

Wumao

客观来讲,西方主流媒体中,BBC是相对客观和理性的。滕彪作为当事人的描述应该是属实的,但他也可能带着“受害人”的情绪。

tom, boston,usa

可怜,自封知识分子,可丧失了知识分子的良心和水准,没人认可你呀。

那时

这种人在中国已经完全边缘化了,当大多数中国人努力奋斗,生活日益改善,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的时候,这种唱衰的论调没有多大市场。

网络上的一些不满牢骚甚至反对声并不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声音,沉默的大多数才代表广泛的民意。

zyz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