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评杨恒均的“投共”

杨恒均 图片版权 z
Image caption 杨恒均称自己是“民主小贩” 杨恒均:其实我是个写博客的

这些天中文网络上最热闹,也就是吵得最凶的事件之一,便是所谓的“杨恒均投共”。

关于杨恒均其人,其自称是“民主小贩”,长期以来坚持写作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一类的时评,在网络上赢得数以百万计的粉丝,中共严密控制下的搜索引擎百度则是这样介绍的:

“杨恒均,复旦大学法学学士,澳大利亚新兰威尔士大学文学硕士,悉尼科技大学博士,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1987年至1997年,分别在北京外交部、海南省人民政府、香港中资公司工作。1997年到美国大西洋理事会从事国际战略问题研究,2000年后在华盛顿和悉尼从事国际问题研究。 定居广州。

其博客于2014年12月31日被百度封杀。”

开始,一位署名上海学者赵克的网络非活跃人士爆冷料:澳大利亚籍的杨恒均恢复了中国国籍,并据此推断,杨恒均接受了中共的招安,将归国为中共服务。另一些“没鼻子有眼”的网络传闻则说,杨恒均即将主导中共的大外宣,担任“外宣部部长”。

网络上一位颇有几分影响的作家,根据杨恒均受中共宣传部门邀请参加中共中央文艺座谈会和全国人大记者招待会,以及一位与杨恒均有交集的知名律师的“我和杨恒均都是有任务的”等间接证据就断定,杨恒均做了中共的“大特务”,扬言与杨恒均有公仇,宣布断交。于是乎,微信群里几乎到处充斥讨杨“檄文”,一些平时遇事较为理性的朋友也宣称,杨恒均“欺骗了他数量庞大的羊群粉丝”。

我对那位上海学者一无所知,只是对他根据未经查证的国籍变动就推断杨恒均将主导中共大外宣不以为然。照此推断,所有归国华侨岂不全将担任中共要职?关于“外宣部部长”一说,则纯属无脑人的乱说,中共中央及其所属的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央军委,哪里有“外宣部”这样个机构?而且,即使真的任命杨恒均当部长,应该有公开任命书。至于某律师的话,从未得到杨恒均证实。我们从杨恒均本人那里得到的,全是断然否认。

一方指控,另一方否定指控,按理说,指控一方要让自己的主张成立,必须拿出直接的有力的证据才行,现在拿不出来,我们只能说,指控不成立。

事情如果仅此而已,就不过是一件普通的网络口水仗。但直觉告诉我,中共暗箱政治向来水很深,这件事也许并非如此简单,在这个由爆料到“口诛笔伐”的事件背后,似乎隐藏着些东西:很可能也习近平有某种趣向有关,也有可能是某些人担心丧失其“大外宣”主导权,因此蓄意搞掉可能的竞争对手。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明显左转,媒体上隐身数十年的文革式叫嚣卷土重来,毛式思维、毛式词汇、毛派人物颇有“张勋复辟”之势,左棍在国际国内到处逞强抖狠,美其名曰“亮剑”,实际上是像无赖似的到处惹事生非,四面树敌,党内的开明人士受压制,理性温和的声音被批为“骑墙派”,民间的自由人士则一个接一个无端遭到逮捕,从2014年6月杜导斌因一则微博被“寻衅滋事”开始,到浦志强由8条微博遭到两项罪名指控,以言治罪不断升级,宪法33条、35条、41条形同被废除,人权法治呈现严重倒退,弄得习李体制在海内外和香港台湾到处饱受抗议与指责,四面楚歌,少数几个朋友也是花大价钱买来的,新政形象因此严重受损。

同时,在南海和钓鱼岛的挑衅式转嫁矛盾,则让中共陷入八国联军以来最为严重的军事孤立危机。尤为严重的是,习近平主导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的多项改革决议,由于左倾势力的阻扰、延误,迟迟无法实施,习李体制面临政不出中南海的困境。

不管习是出于自愿,还是被党内权贵集团和顽固的左派所挟持,刚上台这两年总体上讲是左派得势,但得势左派的所作所为,却让习丢尽了脸,在国际上日益孤立,声誉严重受损,在国内则左右不讨好。一旦习李体制的基本盘完全被左棍所把持,三中、四中全会所公开许诺的种种改革,将全面泡汤,习将沦为左棍手中的一只可任意支使的棋子,习的执政历史将一事无成,将只留下一连串任人摆布和复辟倒退的耻辱印记。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不管习近平是否出于自愿,刚上台这两年总体上讲是左派得势

习李不可能认识不到面临的困局、危局,也不可能不会力图突破。而要突破这种困境,推动改革,实现通过改革救党的目标,当前急迫的工作之一,就是找到赞同改革、支持改革的得力人才作助手,取代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甚至暗中抱团以图裹挟习李向后退的左棍。可以说,是否能够得到不给左派以攻击把柄,又能全力推动改革的干才,是习李当务之急。

如果考虑到宣传系统一直为宣扬倒退的左棍所把持,致使无法营造出整个社会支持改革的主流舆论,这种需要就尤为迫切。当此之际,习近平重用像杨恒均这样的有国际视野的开明人士,取代头脑僵化的无知无畏的文宣左棍,以扭转国际国内舆论方面的颓势,是不无可能的,也可说是有必要的。与此同时,那些左棍为了维护到手或即将到手的权力,为了把持住长期把持的宣传舆论“阵地”,能不想千方设百计以将杨恒均们拒之门外?

其实,我对真正的左派人士并不反感,更没有仇恨,还有敬意。我所厌恶的只是当下的左派。这些所谓的左派几乎无一有真诚的信仰,无一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至上主义者,无一真正热爱中国,无一真正愿为底层民众谋福祉。

相反,这些人几乎无一不是权力崇拜者,无一不是等级特权主义者,无一不是野心家阴谋家窃国之贼。他们嘴上高喊爱国主义,实际上疯狂地压迫人民以捞取权力、地位、金钱、美女,得手后便卷逃海外,为了一己权力地位,可以不顾人民的正当权益和生存需要,可以不顾国家的长治久安,甚至对共产党出于保党需要作出的某些改良措施,也会因伤及自身特权而极力反对或消极抵制。

有些自由派人士根本没用脑子想过,且不说没有可靠证据,杨恒均本人又极力否认,即使中共中央公开任命杨恒均担任中宣部部长,或副部长,或司局长,或大外宣负责人,我们是应该反对还是支持?对这个问题,只要反问一句,答案就很显明了:假设在议会里,现在习近平提名朱厚泽与刘云山二人之一作中宣部长,你是愿意选择前者,还是投票给后者?你是喜欢那些毛左掌权,整天宣扬意识形态严打,宣传阶级斗争,宣称要用刀把子对付不同政见者,还是希望中宣部恢复点1945年气象?

有些朋友根据习近平的某些表现,就据此推断习本质是左派,将会且只会一直沿着自己的意愿向左转。这是对政治的无知。处于习近平的地位,除非想找死,否则断断不可能一意孤行。他提出的每一项政策,每一个发言,在事前都会尽可能吸取多方面意见,加以平衡和折衷。

在治理实施过程中,支持和反对的反馈意见最终也会汇集到他那里。

如果一项施政出现未曾料想到的巨大负作用,除非头脑死机,便肯定不会冒着“炸箍”的危险强行推下去,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权力予以纠偏、中止、转向。政治重原则,重先例,有宪法法律制度必须遵循。原则和宪法条文严重不合时宜也可有所改变,但擅动则是自乱阵脚,可能招来大难临头。

这是一面,非常重要的一面,保守性或说稳定性的一面,这一面维持政府持续存在,也维持社会秩序免予混乱。但政治不是死的,还有另一面,也就是政治的权宜层面,则像水一样流动不居,岂能抱一策而罔顾天下汹汹?岂能用一人或一派而与天下成敌?在高层政治云山雾罩的大陆,人事任命向来被视为重要的政治风向标。

如果习重用杨恒均,那只说明,习有重大转向!他已深知左路不通,将导致崩溃。这样的转向如果(我是说如果)发生,我支持!国家如果能走出非理性的斗争泥沼,平稳地迈上与世界主流强国接轨的正道,岂不是最好不过?只有不顾人民安危一心想改朝换代抢班夺权的野心家才会反对。

回到杨恒均的话题。如果,仍然是如果,习重用杨恒均,谁最不愿意?毛左!反对最力的,有失宠失势之忧的是谁?是民间自由人士吗?肯定不是。既然不是,急什么?自由人士反对以“民主小贩”自称的杨恒均进入体制,这不是在“锄奸”,不是在清理门户,而是在帮助毛左,在给毛左作帮凶,以除去让他们不认同的人。

毛左们不可能不知道,要除去杨恒均这样有可能用来平衡左右的竞争对手,要阻击习近平向右转身,最管用的方法便是努力制造出一种“左边不接受,右边也不接受”的舆论,让用人者闻讯缩手。

当然,事情还可能是,某些人从内部管道得知杨恒均进入了习近平的用人视野,出于排挤目的,就预先设局爆料,利用网络谴责和杨恒均爱惜羽毛的特点,让其闻风而生退意,顺利达到排除异己的目的。在这些人看来,专制的宣传战线上,绝对不能容忍一粒民主的沙子掺进来。

有些朋友不希望看到习近平退回去做毛泽东,当看到习有可能放弃左路的迹象时,又起哄反对,是不是发生了精神分裂?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无风不起浪。有一个网友问得好:杨恒均大搞羊群,资金从哪来的?我还要问:他一个外籍的写博客的民主小贩,不参加民主圈的活动倒也罢了,经常向当局献媚也算了,可他费这么大精力搞羊群,这浑水是不是趟得太深了?

即便习要向右转,杨是为习服务的,我这个右派也要揭露他,一是,揭露真相这没什么不对,二是,杨很不厚道,经常表现出对自由民主人士的不屑,三是,杨的表演太憋足了,活该他露出马脚被人拆穿。

我在独立中文笔会里质疑他的澳洲籍身份,他说他是故意把国籍模糊化。我就问他:你把国籍模糊化能骗谁?骗得了中共吗?只能骗老百姓,骗自由民主人士,那么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无言以对,以致声明要退出独立中文笔会。

像杨恒均这样憋足的家伙,如果是帮习向右转,那只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当然,也有可能习不是要向右转,杨是另有任务。不管怎么样,这样的人就是要揭露。

徐琳, 中国广州南沙

搞政治就是身在江湖,自甘堕落,整天就是争风吃醋,想捞好处.各个标榜自己在争民主,争自由.其实都是在为自己谋私利,祸国殃民,无耻至极.

Swwd

我曾经是他新浪微博的粉丝。他以前有几篇文章比较赞同。他以前的一篇博文隐含透露,他以前的具体工作机构是国家安全局。和他有过短暂的微博交流,感觉他的那种价值观还是中共那套唯物主义价值观。所以推断他之所以对中国事情如此热心的原因:虽然他全家移民澳洲,但是他的那种价值观使得他根本无法融入澳洲社会,那种价值观让他感觉在澳洲的生活无论无味。移民澳洲只是给了他在安全上的保障,而大陆那种社会才是他能如鱼得水的生活。在微博上因为这个推断而导致他直接拉黑我。就开始查询其Twitter资料。在。 Twitter上有很多朋友说他是间谍,对此我个人认为,完全有这个可能

Deng, Australia, Bunbury

看看这满篇的文字,满满的歇斯底里,还说别人是叫嚣,一个不愿照镜子的小丑而已。

未署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