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重返毛时代? 点评习近平言论

习近平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习近平提出了“三个自信”、“七不讲”、“十六条”等论述引发争议。

自习近平出任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以来,不少人认为他的论述带着强烈的毛时代色彩;甚至认为他正带领中国“重返毛时代”。然而,笔者却不如此解读。因为在若干层面上,“毛时代”缔造了改革开放时代,为中共政权的能耐韧性提供“内生”基础;由此看来,“毛时代”及改革开放时代并非二元对立。

强规管政治语言:三个自信”铸造新的不争论”原则

习近平上场后,“七不讲”、“十六条”、批评宪政、要求大学教师提升政治素质等论述,接连出场。然而,对政治语言规管并非“毛时代”的专利产物, 而是“威权主义政体”的特征,目的是引导舆论,巩固政权。习与毛所分别规管的,其实是有定性区别。习强调中国和外国的“我”、“他”之别,规限的是西方政治核心体系的言论,如普世价值、司法独立等。毛所管制的是带有浓厚马列色彩的语言,目的是要令“阶级斗争”概念普及和内化,在国民中寻出“他者”,改造思想。

习近平的做法,跟邓小平的,倒有几分相似。邓在展开“解放思想”、“验证真理标准”的全国讨论后,颁布了务必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即社会主义道路、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领导、马列主义及毛泽东思想。这四项不容争论的基本原则,为改革开放营造共识,且提供了初始条件。然而,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却也衍生出好些问题。有些人把这些归究于从“毛时代”所继承的政治体制,认为须从经济改革迈向以西方为主导的政治体制改革: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避免不了的必然“发展序列”。

在这种话语氛围下,习遂提出了“三个自信”(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七不讲”、“十六条”,消解“西方政治体制优越”的观念,强调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在政治体制上没有磨合的可能,只有尊重彼此的制度差异,才可开拓互惠互利的合作空间。由此可见, 习其实是把邓的“四项基本原则”应用到当今国情上,以“三个自信”陶铸为新的“不争论”原则,并非“重返毛时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毛时代”的政治改革影响深远。

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立体的当代史

不少评论认为,习近平的“两个不能否定”即不可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也不可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 是“变得越来越左”的表现。

笔者却并不如此解读。“两个不能否定”的论述说明历史的评价须全面、立体、平衡;改革开放前后,分别是两个独特的历史时段,既有深刻的区别,也有重大的连贯。以“毛时代”的“计划经济”来批评改革开放年代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扬弃社会主义,或以后者来论断前者妄顾实际,都是一种片面和过度简化的观点。事实上,改革开放年代除一直继承毛时代的威权政体外,也沿用了井冈山年代所倡行的“地方实验”机制,以此来为改革开放提供基石。“以点到面”的方针令整体改革循序渐进,且能让地方经验反馈政策制定,减轻骤然而至的政策根本变动所造成的冲击。由此可见,改革开放时代带有“毛时代”的显著特征。“两个不能否定”的论述承认了这个现实,而非“重返毛时代”。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