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乔石在89学运的作用应更受肯定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乔石在2012年出版了《乔石谈民主与法制》。

中国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6月14日在北京因病逝世,终年91岁。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多家中国媒体都特别提及他对执法工作和法制法规的论述《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但是似乎对于他在1989年六四期间的做法没有过多的报道。

新华社当天发表讣告评价乔石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但是乔石在89年学运中所处的立场再次成为很多人谈论的焦点。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教授丁学良首先对于网上对乔石的评论感到不够公正。

他指出,现在网上对乔石 的报道都是传言,并不靠谱。乔石在邓小平时代和邓小平去世中国政界起到了非常正面的作用。现在的媒体上大部分传言都没有突出这些正面的部分,这也不完全怪媒体,因为中国政府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很多事情很难传出。

丁学良说,从某种意义上,外媒对他的评价更加公平一点,可能是因为外媒之前曾经访问过他。这与中国对他的报道,特别对他在六四期间的报道特别不一样。

1989年3月,乔石兼任中央党校校长。此后不久,天安门学生运动愈演愈烈,作为党的领导核心一员,乔石面临仕途上的最大挑战。有报道说,乔石虽对学生民主运动持同情态度,但在邓小平、李鹏等的强硬政策下,乔石选择了沉默,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最终被血腥镇压。

他说,在1989年期间,胡耀邦去世之后乔石虽然没有赵紫阳那么勇敢,没有能够公开地表达对李鹏等人作法的坚决反对,但是乔石本人绝对不是要站在李鹏一边的那种情况。这点非常关键的区别。

丁学良表示,因为乔石在关键的时候尽自己的力量来阻止使用军队来镇压学生的和平抗议。 当然最后他要服从党的决定。但是他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不赞成镇压做法。这一点很遗憾媒体没有体现出来,甚至还有相反的报道。

民主与法制

88岁的乔石公开出版了《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一书,收录了他对政法工作和法制法规的论述。在乔石去世消息发布当天,中国的不少媒体都纷纷刊出乔石语录,其重点就是乔石谈法制。

新华社发的讣告中也谈及乔石的这段工作,称他“十分关注民主法制建设,关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表现出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赤诚与忠贞”。

丁学良指出,他谈民主与法制也与89年的决策有关系。 如果当时六四事件是按照民主与法制的方式去处理的,那么结果会不一样。 中国那个时候的体制来讲,在政治局常委中间,赞成军队镇压学生的是占不了多数的。但是最后利用了程序之外的力量,扭转了这个趋势。

他还表示,六四事件之后,乔石非常不赞同当时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的一些做法,因为江泽民本人的一些做法不符合中国的民主与法制的原则。特别一点,江

泽民过多地任人唯亲。在很多事情上一人拍板,乔石对这些不赞成。 江泽民对他虽然恼火,但因乔石的资历很高也没有办法。

在赵紫阳下台之后,虽然没有证据显示,但当时邓小平想到的两个接任人选,一个是乔石,一个是李瑞环,而不是江泽民。所以江泽民一直对乔石在高层的人脉非常忌讳,因此非常希望乔石能够从权力的核心部分离开。

但是之后在出现了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的“七上八下”设限。这样乔石被“八下”了,江泽民打了一个侧边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职位上,乔石才提到了民主与法制的这些重要言论。但那时候已经被江泽民被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了。 现在人们在记住他的关于民主和法制的言论,但是人们不应该忘记乔石在89年五月和六月凭着良心的决策,现在一些报道把他给扭曲了,这是不公道的。

依法治国

那么乔石的民主与法制与现在习近平所称的依法治国的说法有什么可比性呢?

丁学良说,从用词上来看,没有什么区别。 当时还对于法制和法治还没有很多区分,但是现在更多的是强调法治。更重要的是精神和实质的区别。乔石所说的法制是指对于权力要制衡。这本身最终的是制衡党的权力,因为在中国,最终的权力是集中在党的手中。 讲到法制的时候,讲到民主的时候, 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对党里的高层权力进行制衡。

习近平在18大时讲的最响亮的话就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让全世界都很受鼓舞。但是谁把谁关在笼子里没有明确,因此也有很多不同解读。其中之一就是通过法律的手段,通过民众的力量,把当官人的权力关在笼子里。如果是这样,这要比乔石的说法又迈进了一步。 依法治国,不是依法来治老百姓,而是依法来治权力。

至少在一党的情况下,如果党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你指望谁能来遵守呢?这也是乔石当年谈民主与法制时候最响亮的一句话。

(撰稿:林杉/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