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中国股市下挫 重伤小股民

林锦霞和丈夫的投资亏损了一半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林锦霞和丈夫的投资亏损了一半。

有着狭窄巷弄、窄小的单间屋,路边摊食物气味扑鼻的上海老城区,在新经济发展的洪流之中渐渐流失,但留存下来的,已足矣维持旧日小区生气勃勃的氛围。

今年上半年,在店主和摊主之间流传的谣言集中谈论污浊黄河另一侧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内,有赚钱的好机会。

“我以前从来没有投资过股市,但我被这些讨论给影响” ,林锦霞说。

林女士住在和丈夫及四岁的儿子住在七层公寓的顶楼,楼下停满积了灰尘的老旧自行车。

他们是五年前从自福建省来的民工,透过在店里努力将钮扣卖给光鲜亮丽的服装业者,他们终于存到一笔小钱。

而就在今年五月,他们在股市内投下了一大笔钱,投资超过20万人民币(约3万2千美元,2万英镑)买了4只股票。

他们的投资看起来已经够分散风险,选择投资在电子、时尚、汽车销售产业,但他们选了一个糟糕的时机进场。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中小型投资者占了中国股市很大一部分。

他们的股票市值重挫,来到他们原购买价的一半。林女士和丈夫损失共计10万人民币。

“我们损失了长久以来努力工作赚来的钱,我们现在只好缩减日常开销,我们赚得不多,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林女士说。

不同于欧洲或美国市场,在中国,超过80%的投资者人是个体户。

许多个体户投资人是没经验的新手,他们的决策常是跟着谣言或幻想,所以整个市场可以说是在群众行为之下更脆弱更易变动的。

中国股市在攀上高峰长达一年以上之后,在今年6月12日,群众突然改变方向,3.2兆美元,几乎三分之一的市值在短短三周内蒸发。

“我知道股市有危机”

陈智慧的小裁缝店不容易被找到,就在靠近林锦霞的人行道附近。

而就和他的邻居一样,他也过于积极的听从曾大发利市的人的建议投入股市,但他没意识到他在一个最糟糕的时间点进场。

“就我个人而言呢,我知道是有风险在的”,他在狭小的工作坊里边操作纺织机边接受采访。

他只投资了一支钢铁制造商的股票,花了1万人民币。后来发现他的股票价值比他当初买时下跌了一半。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陈智慧说他知道很多邻居都和他一样在股市中赔了钱。

他的损失还算是相对小的。陈先生知道几乎在这区附近的店铺或家庭,几乎都在股市中赔了钱,或恐怕很快就要赔钱。

“如果每个人都损失5千人民币,加起来会是一大笔钱”,他说。

许多分析师解释为何中国政府要积极阻止股市继续下挫。

经济影响

一旦中国政府将活跃的股票市场视为策略性转移至消费社会的关键,快速增加的股民对于负债累累的大公司是一项利多,同时也让小股民们觉得自己赚钱了。

目前中国共产党面临到与计画中相反的可怕前景,随着投资人的钱在股市中蒸发,投资人勒紧裤带减少支出,将可能使中国经济冷却。

现在中国股市终于面临迟来的退烧,最近大幅贬值的价格依然能稍为令人宽慰的,与长达一年以上的获利相抵消。

然而近日当局释出的转换措施只是停止情势更加恶化的一部分尝试,或无用的尝试。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男子躺卧在写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喊出的”中国梦”的广告牌下,牌上写着”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

当然这被许多观察家批评是一项对股市而言危险的政治干预。

但值得争论的是,如果策略奏效股市回升,政府投入的开支也会减少一些。

是政治而非经济

有些分析师忽略了一项要素,那就是对于一个成熟的股市崩溃可能引发的更广泛的经济冲击的忧虑。

“中国股市太小,太互不相干”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陈龙接受访问时表示。”中国股市只占中国家庭开支的5%,而且和去年相比,市场还是上升的”。

中国股票的价值至少在政府开始表现惊慌之前,都还不算完全被抹杀。所以如果这个观点是对的,北京方面将会依照政治需要而行动,而不是经济方面。

当前缓速成长的GDP已经让中国经济如履薄冰,政府最不想见到就是大叔大妈级股民因为不满亏损走上街头。目前为止,至少就这一点来看,政府的策略在平抑民怨上还是有点成效。

虽然林锦霞已承受巨大损失,她仍是计画继续持有手上已经大幅贬值的股票,期望股市回温。她表示,”我相信政府会实施正确的策略”。

有信心的投资人

刘长荣是一名餐厅老板,他卖面、猪排和糯米饭,他的店铺就在陈先生的裁缝店附近。

他要不是精明就是幸运,或两者皆是。”你只需要在对的时间买进”,他说。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当股市回温,我会再进场”,刘长荣说。

他确实在正确的时间进场了。他花了20万人民币买进一个中国大集团的股票,并在五月股价快达到高峰前全数卖出。

他赚进可观的一笔钱,获利超过两倍。

尽管他的邻居们都在股灾中损失,他仍对政府稳定股市的功能深具信心。

“当股市回温,我会再进场”,他一边告诉记者,一边将大炒锅放上炉子。

(编译:刘子维,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