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被起诉哄动香江

香港前行政长官曾荫权与妻子到东区裁判法院应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曾荫权是香港开埠以来被廉署起诉的最高级官员,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最高刑罚可监禁七年。

经过三年多的调查,香港前行政长官曾荫权周一被廉政公署起诉两项违反普通法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震惊朝野,亦有分析指北京借曾荫权事件向公务员发出警告。

曾荫权是香港开埠以来被廉署起诉的最高级官员,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最高刑罚可监禁七年。

中国政治专家林和立指,北京首肯起诉曾荫权是合理推断。他对BBC中文网说:“至于目标是否向高级公务员,尤其是一些不是百分之一百接受北京最近的所谓暴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高级公务员,(发出的)警示或杀鸡儆猴,有这个可能。不过目前很难拿出证据来。”

虽然香港公务员在政治上担任重要角色,但林和立指,北京一直对公务员团队不信任,而董建华于2002年时推出“高官问责制”,令特首直接任命部长级官员,架空高级公务员。他说:“今天做到高官的,多数在殖民政府服务多年,所以北京对他们的忠诚是有怀疑。”

曾采访中国新闻多年的浸大传理学院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认为,中央政府对历任特首的背景──包括私德及利益收受情况──都全面掌握。

吕秉权对BBC中文网说:“当传媒踢爆特首梁振英涉及澳洲UGL公司的五千万酬金事件,引起公众哗然。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的回应非常淡然,他透过民建联主席谭耀宗引述,说过往亦听闻梁振英收取UGL公司酬金一事,并非新的消息,重申中央支持梁振英。这件事可见到中央对特首方方面面的掌握,包括利益问题,是多于一般人及特区政府。”当时,梁振英没有向特区政府申报UGL公司酬金一事,他指协议在当选前订下,所以无须申报。

董建华、曾荫权两位前特首离任时,中央都有作出评价。吕秉权说:“中央有(对两位前特首)作出全面的评价,包括他们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为一国两制付出贡献等等。不过最大的分别,在我看来,当中央评价董建华时,是有赞董建华廉洁奉公,但评价曾荫权退任时,并无讲他廉洁奉公。”他认为两者退任评价相比已透露一些“玄机”,指中央政府掌握曾荫权涉及收受利益的情况。

曾荫权两项控罪分别是于行政会议审批数码广播的牌照的申请,隐瞒或没有申报或透露租住数码广播大股东黄楚标的深圳物业;及推荐负责其单位室内设计的何周礼授勋。相比UGL公司向梁振英提供酬金五千万,涉及金额有差距。

吕秉权说:“在于北京,自身的廉洁(的方面),总之不要太夸张,不要出事,一些好小的问题它都不当问题……我认为北京要求特首都有基本的品格,但是在所有东西之上的是(特首)政治的忠诚及是否可信。对于特首的信任,北京一定将政治可靠度放在第一位。”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二早上特首梁振英否认曾荫权一案背后有政治考量。

周二早上特首梁振英对记者说:“曾荫权先生这一件案,是由律政司作一个独立的决定,无任何的政治考量。”

前律政司司长、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表示,有关曾荫权先生的个案,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不方便评论,但认为是反映香港十分重视法治,特首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她表示,如果特首有严重违法行为,基本法可容许立法会弹劾行政长官,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央政府可处理。

至于公务员出身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周一表示,“我留意到律政司已经发了一个声明,亦解释了检控的考虑,最重要一点,正如律政司司长说,今次的检控工作是完全按照《基本法》第63条,律政司在刑事检控的工作是独立和不受干涉地去进行。”

林郑月娥亦有回顾过去与曾荫权共事的时间,更一度哽咽。她对记者说:“曾荫权先生服务了香港四十多年,他对于香港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很有幸,曾经在两段时间和曾先生紧密合作,包括在回归前及后,一共有七年,当他担任库务司及财政司、财政司司长期间,我都是追随他。当然,他成为特首后,我亦担任发展局局长。我可以和大家说,曾先生服务香港社会的期间是很尽心尽力为香港打拼。”

另外,曾荫权被控告一事,有大陆网民认为是彰显香港反贪制度成熟。即使是行政长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不过,现行法律底下,特首不受防止贿赂条例第三及第八条监管。2012年,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领导的独立检讨委员会发表报告,建议该两条条文应涵盖行政长官。当时报告形容情况“完全不恰当”,而行政长官不应凌驾于用以规管政治委任官员及公务员的法律之上。梁振英当选后曾承诺作出修订,但现时政府方面还是毫无动作。

(撰稿:蔡晓颖 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