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蓝绿共推的台湾新希望产业

生医科技是一个投资金额大、成本回收时间长的行业 图片版权 Bened Bio
Image caption 生医科技是一个投资金额大、成本回收时间长的行业。

明年不论是谁当选台湾的总统,势必就要面对台湾如何提振产业、促进经济的问题,而生医是蓝绿两大阵营都说要大力推动的产业。

这个被国民党和民进党都看成是新希望的产业,其实在台湾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而且照业者的说法现在正面临着先天与后天的挑战与问题。

尤其在民进党主席、该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选出大力支持生医科技的学者陈建仁担任副手之后,生医科技再次成为令人注意的重点。

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二十多年前曾经邀请学者,写出台湾第一份生医科技规划书的蔡英杰博士说明了生医科技在台湾所面临的难题。

“投资回收时间较长”

他表示,第一个是生医科技需要雄厚的资金投入,研发的时间也长,法令也必须合乎逻辑。

蔡博士说台湾缺乏政府资金的投入,所以研发的能力正在逐渐地落后,原先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

不过他也指出,台湾的强项是跟国际接轨相当紧密,而且在受验人数较少的第一和第二阶段临床实验上,能力相当不错,也已经有将研发成果转让成功的例子。

而中国则是在政府积极投入资金、法规比较容易对个案放宽的情况下,大步、飞速的追赶上来。

他认为,台湾生医科技的出路就是代工还有先期技术的开发,而台湾的业者几乎不太可能独力奋战而不与其他国家的业者合作。

在法规方面,蔡博士说,台湾因为比较保守,因此在参考的时候,都是采纳欧美法规中比较严格的部份,导致业者的研究和发展受到阻碍。

他形容蓝绿的说法是个“不能不说”、“好的梦”,但是没看到国民党或者民进党真正端出实际的牛肉政策。

再次转型

从英国取得干细胞研究相关博士学位返回台湾的何智元则向BBC中文网表示,以台湾研究干细胞方面的生医科技来讲,由于中国方面的法规收紧,还有当局的整顿,因此台湾还没有太大的威胁。

他说,台湾业者碰到的一个问题是政府在审核的时候,虽然层层把关,却也造成了困扰。

何智元博士说,在美国食药署也就是FDA审核的时候,“白纸黑字”规定30 日之内回复是否通过、或者业者需要补充修改的部分。

但是台湾除了食药管理部门之外,还有一个学者与官员组成的委员会,业者提出的案子,时常得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排入议程,拖延了研究进程,也就拖延了业者获利的时机。

虽然有不少人质疑台湾发展生医科技,最后很多研发成果是交给别人量产,“台湾只是赚蝇头小利”,何智元说台湾市场小、更重要的是没有通路,也就是“卖不出去”。

他说,国际药厂或者业者资金雄厚、又有后续的市场行销能力,这是台湾业者做不来的,例如到了受验人数可能要上数千的第三阶段临床实验,台湾业者是无法承担所需的开销。

何智元说,对台湾业者而言,能够结束一个阶段,将成果转手成为资金,继续其他的研究和发展,也是一种可以持续经营的做法。

对目前经济陷于困顿的台湾而言,蓝绿两大阵营都说要再来一次的产业转型,而他们能不能打造一个生医科技的台湾?还是继续说个二十年?台湾的生医科技业者正等着未来的台湾总统给他们一个答案和承诺。

(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