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台湾大学生心目中的“马习会”

台大校园
Image caption 几乎所有受访的台湾大学生都认为举行“马习会”为两岸和平进程的必经步骤。(摄影:黄志强)

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马习会”是海峡两岸双方领导人自1949年以来的首度会面,理所当然成为台湾社会的关注焦点。BBC中文网特别走访了数位来自台湾不同地区的大学生,了解他们对“马习会”的看法。

必经步骤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认为举行“马习会”为两岸和平进程的必经步骤。

就读台北台湾大学中文系四年级的王麒云认为,“马习会”可说是中台双方各取所需的结果,中国方面为求国际声望,对台海议题释出善意是必然的,而台湾方面也可藉此打破「锁国」形象。

高雄海洋科技大学航运技术系四年级的吴禹丞也表示,“马习会”可彰显台湾主权上的主动性,提升国际能见度。而高雄市文藻外语大学翻译系四年级的范章庭更指出,不论台湾总统是谁,双方领导人的会面都有助厘清中台双方的下一步动向。

不过,大学生亦有反对“习马会”的声音出现。就读台中市中山医学大学医学系二年级的陈思睿便表示,双方对统独问题的立场难有交集,中国意欲统一、台湾内部却仍缺乏共识,因此举办马习会没有任何意义。范章庭也批评,马习会在事前刻意保密,所招致的巨大民怨替台湾社会带来许多负面能量。

内容虚大于实

那么“马习会”的谈话内容是否呼应了年轻人们所关心的议题呢?多数学生认为,这场会面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内容,马英九提出的五项主张,也似乎搔不着痒处。

台北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系一年级的古雅萱便指出,会谈内容过于笼统,未能真正触及核心议题。台南昆山科技大学信息管理系一年级的涂辰豪则认为,这次会面于两岸而言都是第一步,很难评估具体成效。

高雄海洋科技大学航运技术系四年级的吴禹丞为“马习会”打了60分,他认为。维持“一中各表”较符合国际共识,却与多数台湾年轻人的期待背道而驰,马英九带回来的结论也充满太多不确定性。台中市中山医学大学的陈思睿则感觉马对中方立场照单全收,未能表达台湾内部民意要求。

不过,台湾大学的王麒云及台中中兴大学土木系二年级的刘蓉则不约而同指出,两岸议题牵涉到庞杂的国际政经情势,很难在几年之内拍板定案,因此年轻人们也应避免在统独问题上操之过急、期望迅速得到解答。

从经济面看两岸

至于两岸关系未来的走向,学生们的意见则依本身政治立场,显得更加纷歧。

古雅萱曾跟随经商的父亲旅居中国大陆,感受到两岸原本敌对的氛围变得愈来愈友善,因此她大致上保持乐观态度,希望维持现状。刘蓉亦表示两岸的经贸往来渐趋便利,对人民生活有实质帮助。

也有学生提到,台湾在经济上过于仰赖中国。涂辰豪便质疑,两岸和平共存或许能让年轻人方便前往中国工作,但台湾本地的就业市场势必受到更大冲击,并非人人都能分得这块大饼。王麒云更坦承,比起统独议题,他更在意人民生活是否获得改善,但若台湾政府未能于更自由的经贸合作状态下作好配套措施,随之而来的M型化社会将对整体台湾造成严重伤害。范章庭及陈思睿也对此表示悲观,认为经济命脉掌握在中国手中,只会使台湾更难挣脱中国的箝制。

从多位大学生的评论来看,反映出台湾年轻人对两岸议题相当关注,虽然他们的立场皆倾向“反统一”,但彼此在统独光谱上的落点仍具有不小差异,也反映出台湾社会内部在两岸问题上意见分歧而多元的现状。

(责编:立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