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香港区议会选举与“占中”后政治新格局

“青年新政”成员邝葆贤(图左)与竞争者资深区议员刘伟荣(图右)握手。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这次选举“政治素人”有所突破。“青年新政”成员邝葆贤(图左)与竞争者资深区议员刘伟荣(图右)握手。

香港第五届区议会选举结果出炉,投票率创下主权移交以来的新高,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主任马岳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认为,选举结果反映出“占中”后港人政治参与度提高以及选民期待政治新面孔。

香港区议会选举在周日(22日)晚间10时30分结束投票,最终公布的投票率为47.01%,相较2011年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增长5.52%,也打破2003年44%的纪录,创下主权移交之后最高投票率。

从公布的选举结果看,亲北京的建制派仍囊括近七成议席,泛民派约占26%,但与上届相比,建制派获得的席次小幅减少,泛民增加约20席。被支持者称为“雨伞运动”的“占中”后参与的政治新人“伞兵”获得8席。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这次选举投票率创新高“说明市民越来越重视区议会的功能和作用。”

马岳则认为这个说法“比较牵强”,他认为“占中”对选举结果有一定程度的影响。老将落马、政治素人当选的选举结果,也反应出选民求新、求变的想法。

“占中”影响

根据选举事务处资料,今年有26.1万新登记的“首投族”,较去年增加5%。

马岳对BBC中文网表示,“占中”影响的不只是年轻人。许多中老年人在“占中”之后“反思香港政治发展的问题,让他们担心香港的未来。”因此造成此次投票率创下新高。“两边都有动员”,建制派动员反对占领人士出来投票,另一边“担心香港的自由会失去”的人也出来投票,马岳说。

虽然梁振英表示投票率高是民众“重视区议会的功能”,但马岳说:“重视区议员的功能这一点,不会突然在这一年态度出现变化,应该是政治改变的效果。”他认同以服务基层为职责的区议员选举中,联系街坊的情感、人脉,一直是选举的基本盘,“但额外多出的那两三成的票 ,就可以造成变化。”

“新面孔”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去年九月的“占中”使得香港人重新思考如何与政治共处,甚至如何参与政治。(资料照片)

本次选举,传统的建制派、泛民派两大阵营都有资深议员落败。

在选区经营20多年的民建联(建制派)参选人钟树根,被独立参选的新人徐子见击败。担任12年区议员的民协(泛民派)冯检基,这次输给25岁的建制派参选人陈颖欣。在“占中”后成立的政党“青年新政”成员,29岁的邝葆贤,在黄埔西选区以39票险胜现任的资深区议员刘伟荣。

“青年新政”这次推出九名参选人,只有邝葆贤一人当选。香港传媒认为是“伞兵”的参选人中,总共有八人胜选。

马岳评价“伞兵”在此次选举取得的成绩,他认为对比“伞兵”所拥有的资源与他们的得票成果,“已经非常不错,对素人参政有鼓励作用。”

在“占中”活动中立场激进的本土派团体所推出的候选人无一胜选,马岳认为这可以解释为:“选民不是真正支持激进的主张。新面孔参选人可以用一个比较主流的手法,诉求新一点、面孔新一点,但不一定要用激进的主张。”

马岳认为这次选举中,没有长期政治经验的人挑战资深议员,获得好成绩,反映出选民希望在“香港政坛长期由同一堆人占据”的情况下能够“出现新面孔”。

未来政坛

香港区议员的职责是负责所在选区事务,但因为区议员能在立法会“功能组别”中占有席位,而且和选区关系最密切,被视为是政党的第一线,因此区议会选情也对香港未来的政治版图造成影响。

此次选举结果,依然大致上维持上届的势力分布──建制派占约七成。马岳认为这次选举对于泛民、建制两大阵营的政治势力分布没有造成太大变化,整体政治版图没有显著改变,但胜选的政治素人,“在不同区域里注入了新的力量”。

马岳表示,这次的选举结果对于“新人、素人参政”有积极的鼓励作用。他预测,在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中,可能会有更多新的团体及新的参选人出现,传统政党拿到的议席或选票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责编:川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