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国公民加入叙民兵反抗“伊斯兰国”

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中的中国人
Image caption 潘是首位加入组织反抗“伊斯兰国”组织的首位中国公民。(图片来源:潘的个人微博)

一名中国公民向BBC中文网表示,他今年10月只身前往叙利亚北部边境城市科巴尼,加入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联盟(YPG),这是迄今为止加入这一组织反抗“伊斯兰国”的首位中国公民。

这名25岁的汉族男子来自中国四川,出生于1990年。他于今年9月24日搭乘土耳其航空班机,从泰国曼谷辗转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他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他最终于10月12日抵达叙利亚。

由于行前并未告诉家人他最终的去处,因此他只愿意透露他的姓:潘,和他的库尔德名字“巴斯”。

“拿起枪去战斗”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联盟(YPG)是个对抗“伊斯兰国”的组织

“人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那些恐怖分子经常训练一些人,然后将他们送回中国。”他在近期接受BBC中文网记者采访时这样说。“就我个人而言,我能做到的,就是拿起枪去战斗。”

今年3月,23岁的英籍华人黄磊以去耶路撒冷旅行的名义,只身前往叙利亚,并成为加入YPG对抗“伊斯兰国”的第一位华人志愿者。这一新闻一度成为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的热门话题,许多媒体对黄磊的经历进行了报道。

巴斯说,他正是通过黄磊才知道自己可以为打击“伊斯兰国”作出努力。他说,他在国内看到黄磊的号召,感到“内心澎湃”。他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他在抵达科巴尼后,甚至以为黄磊还在当地。

与“伊斯兰国”作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今年3月,YPG中的一名19岁德国女子伊瓦纳·霍夫曼(Ivana Hoffman)在与“伊斯兰国”交战中丧生。11月,中国公民樊京辉被“伊斯兰国”处死。

不过,巴斯说他并不害怕。“我既然来了,也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他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我会尽全力保护自己的”。他还透露,他在2012年曾于中国四川省接受过三个月的民兵军事训练,因此他很自信自己能够作战。

“IS武装要比YPG强得多”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潘在加入YPG之前接受过民兵军事训练

巴斯的“YPG战士”之路并不一帆风顺。由于语言不通,他需要借助电子翻译器与YPG成员进行交流。另外,由于组织架构松散,YPG能够提供给志愿军的武装配备也十分有限。

“不得不承认IS的武器装备(要)比YPG强得多,”巴斯在社交媒体上写道,“ISIS那边有一支来自车臣的精锐雇佣兵…反观我们这边只有20人左右的国际团队,而且还是分散作战。”

“就拿我所在的一个阵地堡垒来说,我们只有一门120迫击炮,但是对面却有4门,外加狙击手。”他还说,“‘伊斯兰国’里面有100多个维族人。”

BBC中文网无法独立核实这一说法,但中国官方《环球时报》今年1月报道说,“300多名中国人以马来西亚作为中转站,前往第三国,再进入叙利亚或者伊拉克参加‘伊斯兰国’组织。”

但流亡海外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则对此予以否认。

(撰稿:倪伟峰/责编:路西)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