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莫斯科—喀山”高铁:经济与政治意义

俄罗斯铁路公司副总裁米沙林(摄影:子川)
Image caption 俄罗斯铁路公司副总裁米沙林:中国的高铁是盈利的。(摄影:子川)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周一(12月14日)开始访华行程,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政府首脑会议、中俄政府首脑第20次会议、世界互联网大会等活动,中俄联合投资有望成为重点讨论的课题之一。

在近年来中俄联合投资项目中,“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引发诸多关注。BBC中文网记者子川日前到俄罗斯实地采访,了解俄国官方、专家、民众等各界人士对这一项目的看法。

“莫斯科—喀山”高铁将由中俄共同投资建设,由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中标,与俄罗斯铁路公司的子公司俄罗斯高速干线公司、莫斯科交通设计院、下诺夫哥罗德地铁设计院组成联合体,合作承担高铁的勘探设计工作。

高铁车辆装备则由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负责,通过组建合资企业的方式开展车辆技术装备供应的本地化生产,即在俄罗斯生产高铁上运行的动车组。

记者实地探访了“莫斯科—喀山”高铁沿线争议村庄、喀山市内的新老火车站,还在俄罗斯铁路公司的莫斯科总部专访其第一副总裁亚历山大·米沙林(Alexander Misharin)。

米沙林表示,中国拥有全世界50%的高铁,且建设速度惊人。“我们与中国铁路方面有长期合作,认为他们是良好的伙伴;俄国交通部,俄罗斯铁路公司与中国国家发改委以及中铁公司签署的备忘录提到用国家开发银行和“丝绸之路”投资基金融资,这对项目的实施至关重要。”

尽管中国近年来高铁建设速度很快,但也遭到一些质疑,尤其在如何盈利、是否盈利、盈利多少等问题上存在一定争议。

就此,米沙林的看法是:“我认为如果高铁项目在中国无法盈利,那么没有人会愿意用这么快的速度修建高铁—中国每年建成3-5千公里高铁线;和所有项目一样,第一次可能不盈利,但是目前中国的高铁是盈利的;我们已经了解高铁在俄国应该如何盈利”。

他透露,计划在2020年建成“莫斯科—喀山”高铁。“高铁项目对中俄发展伙伴关系和经贸往来非常重要,合作备忘录在两国元首见证之下签署,普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每次会晤都会谈到高铁,就此的讨论也在政府和议会之间展开”,他强调。

Image caption 交通专家布林金认为高铁投资者需要承担风险(摄影:子川)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High School of Economics National Research University)终身教授、交通专家米哈伊尔·布林金(Mikhail Blinkin)对BBC中文网表示,中国高铁技术和修建速度都是在全球领先,而俄罗斯没有高铁系统,只在几条中等速度的铁路线,经验非常少。

布林金说,尽管政府已经就“莫斯科—喀山”高铁展开多年讨论、这一项目非常重要,但其投资回报并不明确。他分析,高铁需要每年运送1500万人次旅客才会收回成本,所以对投资者来说风险很高。

“如果车票价格与莫斯科至圣彼得堡动车价格在同等水平才可以盈利,但预期客流并不会达到这个水平—人们可能不会愿意买这样高价的车票。”

尽管如此,布林金仍认为该项目仍然非常重要,因为“它会帮助区域发展和高新技术的发展”,但同时警告“复杂的高铁项目虽然对整个俄国经济有好处,但是投资者需要承担风险”。

俄罗斯铁路公司第一副总裁米沙林在谈到这一点时说:“高铁给沿线区域带来发展的同时,我们在运营商和基础建设所有者之间正确合理地分散风险,通过这些集聚效应政府会有更多盈利;我们预期高铁项目将使运营商在15-20年内盈利,而政府则会更快盈利”。

Image caption 鞑靼斯坦共和国交通与道路部长莱萨芬(左)接受子川专访

尽管中俄关系似乎在拉近,但两国经贸关系始终没有达到官方预期水平,无法与政治关系呈同等“热度”。有分析人士认为,“莫斯科—喀山”高铁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就此,米沙林的回应是:“高铁首先是一个经济项目,整合技术、资源,是一个合作建设、创建合资企业的项目,技术交流将鼓励俄方和中方伙伴之间的协作;人类与速度的斗争将是永恒的,人人都可以乘坐的高速大众交通对经济发展来说非常重要”。

俄罗斯铁路公司认为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整合项目,这也是为什么中俄签署合作推行“一带一路”—欧亚之路的新丝绸之路协议。

“我们认为新丝绸之路对发展和加强中俄经济、社会,文化合作非常重要;这一合作就莫斯科-北京交通走廊展开讨论是非常好的事情”,米沙林说。

尽管如此,米沙林强调,与中国在这一高铁项目上的合作不等于俄国将来不会与其它国家合作,俄方也希望中国在与其合作的同时也在其它国家有项目。

这段高铁终点站喀山的铁路主管部门,即鞑靼斯坦共和国交通与道路部长莱纳尔·萨芬(Lenar Safin)在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说,高铁的经济意义对鞑靼斯坦来说更重要。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高铁是经济发展的一部分,俄国人确实需要高铁,因为旅行时间缩短了;当高铁建成后,我们能够看到它对经济的影响”,他说。

Image caption 喀山联邦大学帕纳修克教授:不能将高铁的政治与经济意义分开来看(摄影:子川)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基础建设财务评级部门副主任谢尔盖·戈林(Sergei Gorin)对记者分析,高铁项目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但其经济意义还有以下几点:

“首先,我们需要这样的技术,这将是俄国第一条时速最高逼近400公里的高铁,这是非常惊人的;其次,这个项目试水几种重要融资方式,比如我们同中方合作,可以同中国的银行建立一些良好关系;因为历史上俄罗斯曾与欧洲国家有很多资金往来,现在我们愿与中国银行和公司建立这种关系,我认为这非常好;第三,这使得我们可以获得新技术,也为中国企业开拓俄罗斯这个新市场创造条件,我认为这对双方都有利。”

喀山联邦大学地理与制图系系主任米哈伊尔·帕纳修克(Mikhail Panasyuk)教授表示,“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有经济意义也有政治意义,不能将二者分开。

“高铁有政治意义,因为这将拉近中国与欧洲,使其与欧洲国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高铁的经济意义在与,这将提供流动性、地区之间更好的交通联系、新就业机会等等。”

“当然,实现这个项目会有问题,我们不知高铁主要是以货运为主还是客运为主,载客量有多少、货运量有多少;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大风险,因为不知道10、20年后的经济状况究竟如何。”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布林金则认为,高铁的政治意义确实大于经济意义,但它真正的经济意义只有在后期阶段,即高铁延伸至中国的时候才会显现。

他觉得最重要的问题是,高铁从哪儿得到资金,在何种条件下得到资金。“需要讨论的主要是风险的分担,即客流风险、需求风险等等,而这些是技术问题,不是政治方面的问题。”

Image caption “莫斯科—喀山”高铁有可能经过“喀山2”火车站(摄影:子川)

在俄罗斯就“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对话俄方官员、专家以及普通人的同时,BBC中文网试着联系中方参与者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希望从另一个角度了解该项目的进展状况。然而,采访请求没有被接受。记者查询该公司的官方网站,无法找到媒体公关相关的联系邮箱。

(责编:李文)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