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台湾最老小党“新党”靠新生代力搏重生

新党立委候选人侯汉廷(左)与王炳忠(中)在新北街头拉票(BBC中文网图片)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侯汉廷(左)与王炳忠(中)在十字路口卖力拉票。

在台湾2016年大选中,涌现了许多新的小政党角逐立委议席。而创党22年、历经不少风雨的新党也希望通过新生代重振雄风。

冷风中阐述理想

12月29日,BBC中文网记者来到了新北市七张,看到两位青年在交叉路口顶着冷冽的寒风声嘶力竭地演讲,旁边还有几位不支薪的义工,年纪可能都比他们大上30岁。其中一位义工举着黄色大旗,上方写着“新党”二字。

两位青年都不满30岁,一位是1987年生的王炳忠,一位是1988年生的侯汉廷。他们拿着扩音器演讲,向一个个来往经过的路人拉票。

其中28岁的王炳忠,在2014年时因为反对台湾“太阳花学运”曾前往台湾立法院想与抗议学生们“对质”,但因不得其门而入,在门外高歌一曲略带破音的“中华民国颂”而一举成名,瞬间变成年轻统派里的知名人物,也成为新党的发言人。

“你好,我就是中华民国颂的王炳忠”,王炳忠在跟路人这样半调侃式自我介绍时,也吸引不少人观看,其中还有不少人与他合照,或是伫足聊天。

宣传了两小时后,一行不到10余人收拾旗竿跟文宣品,互相道别。这两位年轻人突然间从语气激昂变成相当有礼貌,接着准备接受BBC中文网记者的专访。

22年前,新党曾经是台湾政坛上最受注目的新兴政党,人强马壮、声势浩大。但曾几何时,现在已经站在街头,面临可能即将的泡沫化危机。

从六万到一千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新党辉煌时期曾有6万党员。

台湾的新党创立于1993年,当初是由一群不满时任总统李登辉的路线而退出中国国民党的人所创立。他们自诩是中华民国“正统精神”的继承者。

在1995年的立委选举中,新党更拿下122万票跟21个立委议席,俨然成为台湾第三大政党,仅次于国民党和民进党。

全盛时期,新党党员人数多达6万之多,但20年后,新党已经萎缩成一个不足1000名党员的小党,连一席立委议席都没有,面临被边缘化的危机。

王炳忠在接受BBC记中文网者访问时坦言,新党正面临党“愈来愈小”的危机。

他解释新党变成小党原因,原因有三:第一是“亲民党”的出现。当时2000年,台湾前省长宋楚瑜,与当时的总统李登辉分裂,出来竞选总统后,将原本许多国民党及新党势力带出去,创立亲民党。

第二是台湾国会议员选举制度改成单一选区两票制,不分区立委政党票更要超过5%才能在国会拥有席次,打压了新党的生存空间。

第三个则是20多年来台湾教育“去中国化”严重,让台湾人丧失“中国人”意识的结果,但们他们认为新党至今仍是抱着“崇高理想跟精神”,替“中华儿女”持续奋斗中。

这次2016大选,新党除了离岛金门跟台北市“士林、大同”分区外,就没在派任何候选人参选,他们将重心放在“政党票”上。“我们目标是5%,至少要有两席立委,让叶毓兰(警大教授)跟丘毅(前立委)”能上。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侯汉廷(左)与王炳忠(右)认为,新党与对岸至今保持理性沟通,仍发挥影响力。

新的中国梦

BBC中文网记者问王炳忠,新党自认是中华民国的忠实追随者,但是面对对岸,当然他们是不会接受中华民国。纵使都是自称“一中”,但一中的架构跟版图似乎两边的想法是不同的。要如何跟对方取得共识?

王炳忠表示,新党所坚持的一中,是在于他的精神,一个更新的中国。因为不论是1912年成立的中华民国,或是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建立新中国”。“台湾地区”跟所谓“大陆地区”至今仍是分裂的“内战状态”。

因此,他们认为首当其冲就是要跟中国签订“和平协议”,终止“内战状态”,然后坐下来好好谈论用何种模式实现“统一”“甚至国歌、国旗都应该好好讨论”,王炳忠的口气略显激动。

发挥两岸影响力

新党在台湾虽然影响力愈来愈小,但在中国大陆官媒宣传下,新党在对岸的能见度还是不错。甚至新党也认为应与对岸青年常“互访”保持良好的沟通。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郁慕明(左)领导下的新党与中国大陆常有交流。

当BBC记者询问对于两岸青年交流是否有难处时,王炳忠等两人都认为,彼此的沟通相当顺畅,“毕竟我们都是中国人,都能好好谈”,唯一让他们还在学习的是对岸的政治模式跟经济模式。

王炳忠也担心现在中国年轻一辈对于西方物质文化迷恋太深,而且过于现代化的结果反而让中国传统的文化与道德渐渐丧失。他们认为新党能保持良好交流,关键就在于“理性沟通”。

他们还表示,现阶段对台湾来说,支持“九二共识”,坐下来与中国当局好好讨论,才能发挥台湾关键的影响力。

依旧大男孩

BBC记者问,要是新党在明年1月选举的结果不如预期,是否代表民心已经有变时,他们表示,新党会继续坚持“创党精神”,反而是王炳忠直言“我比较担心的是蓝营该怎么办”,对蓝营可能就此失去气势有所担忧。

至于新党目前拉票的最大困难,他们认为一般台湾民众对于政党票的认识还是较少。“很多人看到我都说,会投给我,但其实我没有出来选”,王炳忠说他们只能不断宣传,让选民去投政党票。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许多路人认出王炳忠,纷纷上前要求合照。

在专访结束后,两位受访者本来严肃紧张的神情顿时变得轻松了不少,话题也变得更自然些。在走出访问地点的路上,王炳忠与侯汉廷也会互开玩笑,变回一般台湾的下班男人。

甚至当BBC记者问到王炳忠喜欢何种类型女性,他也爽快回答“我喜欢赵雅芝(香港1970年代“四大花旦之一”)”,并展露出这次访问中难得一见的轻松笑容。

明年的台湾总统大选,也是新党立委的“保卫战”。而新党究竟会不会重新取得席次,或者是进入历史的洪流中,似乎也能从这两位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他们所肩负的重担。

(责编:李文)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