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讲古:多个政权眼中的“ 民族英雄 ”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泉州送给台南延平郡王祠的郑成功石像

说到郑成功,大概多部分的人脑海都会浮现一个名词就是所谓的民族英雄,但是这个民族英雄却不只是台湾或者中国历史的专利。

在台湾的台南,有许多郑成功当年从闽南沿海撤退到台湾时留下的痕迹,但是纪念他的延平郡王祠却不是明郑时期的建筑。

“还我河山”

郑成功之所以在历史留下盛名,除了击败当时占领台湾南部的荷兰人之外,就是他希望以台湾作为基地、完成它心目中反清复明的所谓大业。

照讲郑成功应该会被后来拿下台湾的清廷所敌视。其实有相当一段时间的确也是如此,加上清廷实施海禁,不过后来却有所不同。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延平郡王祠如今的面貌,中间就是供奉郑成功的正殿

根据同治年间出任台湾海防钦差大臣的沈葆桢上奏光绪皇帝的奏折,其实在康熙年间就曾经下旨建祠几年郑成功,说是表彰郑成功的忠义。

现在台南的延平郡王祠就是光绪元年奉旨兴建的,在台湾算是少见的古迹。不过在延平郡王祠之后没多久,1895年甲午战争,清廷惨败、签下《马关条约》割让台湾。

日本接下治理台湾的工作,面对的是文化、语言、生活习惯都不同的台湾居民,郑成功也成了日本治台政府安抚台湾人的重点。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延平郡王祠历经多次整修,从闽南式、到日本神社式、原本的建筑剩下不多

民族英雄

日本治台政府的理论是郑成功的生母是日本人,郑成功受过日本的传统教育,又有日本血统,符合日本招安台湾人民的资格,可以拉拢日本与台湾人民的关系。

所以日本政府以日本神社的式样扩建延平郡王祠、竖起了日本神社的鸟居,还打造了一座日本式样的神轿,供居民们进行延平郡王出巡时所用。

日本治理台湾的时期,实施严格的日本化措施,许多本地或者来自中国大陆的神祇被当局禁止祭拜奉祀,少数甚至可以说是唯一可以公开祭拜、奉祀的就只有郑成功。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延平郡王祠在郑成功祠的后面,就是奉祀郑母田川氏的祠堂

到了1945年之后,日本二战战败、退出台湾,由于郑成功和中国大陆之间的地理与历史关系,接收台湾的国民政府也是把郑成功奉为民族英雄。

当时的接收大员白崇禧将日本人竖起的鸟居改成了石牌坊,上面有个十二个光角的青天白日徽,牌坊写的是忠肝义胆。

延平郡王祠也逐步地修建成为中国式庙宇,在蒋介石执政的年代,郑成功是所谓王师北上、收复京畿、还我河山的象征。

台湾步入民主的1990年代,开始有原住民说,郑成功也许是汉人的所谓民族英雄,但是郑成功到了台湾之后,以平蕃的名义杀了许多台湾的原住民。

国共的看法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图为延平郡王祠内的日本式神轿,也就是说延平郡王祠是日本时代少数能继续祭祀活动的宗祠或者庙宇

到了台湾开放陆客到台湾旅游,延平郡王祠成为了许多中国游客游览的景点,泉州也送了一座庞大的石刻郑成功骑马雕像,树立在延平郡王祠内,成为地标。

对长期接受“ 一中 ” 教育的中国游客,和当年蒋介石政权的教育一样,郑成功就是民族英雄,驱逐当时海上称霸的荷兰、和清廷局据隅抗争、号称剿灭附件沿海倭寇等等的事迹,这些游客朗朗上口。

有点讽刺的是,当年郑成功死后,率清廷水师跨海而来、终于将明郑灭亡的清将施琅虽然被封为靖海侯,其子也曾领军到台湾平乱,但是因为施琅原本出身郑家军,后来却降清,故而被后代历史描绘成乱臣贼子。

多年来,施琅的故事在台湾除了历史课本略微带上一笔、篇幅远比不上郑成功,施琅到底是谁?在台湾也没多少人知道。

台南的延平郡王祠至今也有一百多年。如今在这个古迹的对面,即将出现施琅的纪念馆,隔街对望,这是否能说是历史在捉弄人呢?

你怎么看这个话题?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