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雨伞运动”骨干学民思潮“停运”

黄之锋(橘色上衣者)与学民思潮成员合照(BBC中文网图片20/3/2016)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学民思潮在尚有两个月就迎来五周年之际宣布“停止运作”。

香港学生政治团体学民思潮宣布“停止运作”,结束不足五年历史。组织召集人黄之锋另组政党以至于参加选举的计划至此几近确立。

黄之锋等组织成员星期天(3月20日)承认,2014年“占领中环”运动过后,组织难以进入中学校园宣传政见,经出席会员大会的“超过90%”成员通过后作出停运决定。

学民思潮2011年作为反对实施亲北京爱国教育的中学生团体成立,2014年“占中”爆发后成为主要领导团体之一,但同时也见证着后来被冠以“雨伞运动”之名的抗议以失败告终。

黄之锋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还表明,解散学民思潮的决策过程中不存在“逼宫”问题,并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不能既批评他是组织运作的中心,又批评他离开会让组织的影响力减弱。

“快乐解散”

星期天的这场记者会除了黄之锋本人外,还有发言人黄子悦,前发言人周庭、刘贰龙和多名新老成员出席。无论是记者会上各成员分享感言时一时失言引起的哄堂大笑,还是记者会结束后一众成员忘我欢呼、合照,所形成的喜悦气氛都与香港诸多学生组织干部换届卸任时那种“功成身退”的感觉无异。

然而,众人在会上多番强调解散的决定是艰难的,而且经过多个月的酝酿。

黄子悦谈到,学民思潮在过去一年“高度政治化”,以至于难以进入中学校园从事公民教育活动。黄之锋说以他本人为例,“雨伞运动”前的夏天,他曾穿梭近30家学校作分享对谈,但雨伞运动后只能到访一、两家学校,加上亲北京团体去有关学校围堵抗议,导致其他学校却步,选择取消原定的接触。

此外,黄之锋支持与主张香港市民应有决定2047年香港二次前途问题的自主权,他指出,一个学生组织难以承担这样“以十年为单位”的自决运动。

至于校外宣传、招揽能否弥补不足,黄之锋对BBC中文网记者说:“当然我们也做得到。学生在校外接触时政信息不外乎依靠网络,而我们的Facebook也有30多万人点赞,当中大都是年轻学生。”

“但是校外的组织工作可能会较片面,不外乎一、两个交流会、Facebook一两个网帖……要是我们希望‘点对点’的进入校园,还是能看见限制的存在。至少我已经进不了学校。”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学民思潮在2011至2012年“反国民教育”运动中 成功迫使香港特区政府搁置学民思潮一方认为是“洗脑”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纲,2014年“占中”酝酿尾声之际,黄之锋等人在特区政府总部的抗议行动也促使“占中三子”宣布提前启动“占中”,为“雨伞运动”拉开帷幕。 有关该次抗议行动的审判近日在法院开审,黄之锋也是被告人之一

然而,在79天的堵路抗议过程中,集会群众中不满学民思潮、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和“占中三子”没能提升抗争强度的呼声日涨,衍生出抗拒指挥,个体行动的“无大台”主张,也为随之而来的“本土派”崛起埋下伏线。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黄之锋(中)、黄子悦(右)与另一名学民思潮成员郑奕琳(左)在“占领中环”后期曾绝食抗议。

“净身出户”

黄之锋强调新政团的组织细节要到4月才会公布,但表明学民思潮现存的145万港元(18.7万美元;121万元人民币)捐款将不会用于他的新政党上。

根据学民思潮的公布,这笔余款中,70万元将拨予原学民思潮成员未来六个月内新组成的组织,余下的75万元将委托律师行成立“学民思潮法律援助基金”。七年后仍有余款则全数捐助人权倡议团体。

黄之锋称,“停止运作”这个名义是因应处理资产问题而来。他确认七年后或余款耗尽,就是学民思潮正式解散之时。

在确认学民思潮解散之前,黄之锋已在其他媒体采访中证实组织政党并谋求参选的想法。他在星期天确定,目前学民思潮的120名成员中有十多名核心成员将跟随他进入新政党,但不愿透露具体名单。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学民思潮Facebook上贴出“无憾告别,重新起航”标语。

一些非传统泛民主派政团已经对黄之锋组党的消息作出回应。香港电台报道,本土派政党“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称日后因应议题有可能与新政党合作;“热血公民”创办人黄洋达欢迎新生力量参选;新民主同盟立法会议员范国威说不担心恶性竞争。

不过今年9月的香港立法会改选参选名单预计不太可能包括黄之锋本人——只有19岁的黄之锋没能满足参选人必须年满21岁的规定, 他去年为此到高等法院提起司法复核诉讼,要求参选年龄与投票年龄一致定于18岁。这起诉讼目前尚未开审。

记者们追问解散学民思潮后所成立的法律援助基金会否用于这场官司上,黄之锋对此否认,并说基金将专门支援原学民思潮成员参与抗议行动等被捕后的法律费用。

这场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香港本地媒体指出,网上传出学民思潮的剩余资金将有部分分予新政党使用,引起网民广泛批评。黄之锋等人星期天的解释似乎没能平息质疑。

在学民思潮刊登于其Facebook的声明下,一些网民留言批评学民解散的财务安排“混乱”,也有人号召捐款者组织起来讨回资金,但也有网民感谢学民思潮成员,并说相信其决定。

学民思潮在其解散声明中说,“学民思潮打过美好的仗,也走过应走的路”。但是让学民成员组织新学生组织能否成事仍存疑问——组织表示要待公开考试季节结束后,再争取于六个月内成立该等组织。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