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毒污染”已知的几件事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常州外国语学校是当地人心中教学质量排名第一的初中。

2015年9月,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迁至新校区,与正在进行土壤修复施工的此处污染场地仅一路之隔。 “毒污染”的新校区,有上百学生患病,这把常州外国语学校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该校新址“污染”一事还在发酵,中国媒体与当地政府的“掐架”也仍在继续。BBC中文网为您整理目前此事件背景和存在争议的问题。

静坐与上涨的择校费

常外新址“染毒”其实并不全是新闻,一位常州当地人向BBC中文网证实,常外新址“污染”一事:

“去年已经很严重。一开始当地医院不给孩子体检,很多家长直接去上海检查。今年一月,几百位家长还联名在学校门口抗议和静坐,他们坚持到凌晨四五点。当时出动了特警维稳,双方没有发生流血冲突但个别家长被特警抓进了学校的小黑屋作警示后,直接放了人。”

今年一月,中国新闻网曾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因空气质量问题宣布停课。

该人士还称:“现在常州排名第二的正衡初级中学择校费上涨,要10万人民币左右。“

常州外国语学校是当地人心中教育质量排名第一的中学,现有初、高中部58个班级,约 2800名师生员工。

各路媒体 VS 当地政府

媒体与当地政府的博弈从今年1月开始。基本套路是:媒体呈现问题,当地政府予以否认。

今年1月,中国上海媒体澎湃新闻以《常州修复“毒地”土壤或致学生过敏咳嗽,附近一中学停课》为题报道该校存在的污染问题。随后,当地报纸 常州日报对此辟谣,否定该地附近存在化工厂。

今年2月底,财新网的《名校与“毒地”为邻》跟进此事。

3月,常州环保局在学校周边执法,认为没有臭味。

直到今年4月17日,央视的报道《不该建的学校》再将该事件推向公众视野。此后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开始跟进调查。

“493” VS “133”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到底常外与“毒地”为邻是否是直接导致上百学生患病的原因,尚待进一步的调查和证实。

其次,央视与常州政府出入较大的点在于学生患病的数量和严重程度上。

央视的报道称,常州外国语学校自搬新址后,493名学生检出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等,个别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

央视的数据与之前家长自发组织的体检报告结果相吻合。截至周三凌晨(4月20日)患病学生的数量还在上涨。

中国新京报称,该校家长在初一和初二年级已收集到的683份体检报告中,统计出有522名学生的体检指标出现异常。

然而,常州市卫计委给出的数据却是“就诊及体检597人,检查结果正常的464人”,检查指标异常的只有133人。

“有污染” VS “没问题”

另一个存在争议的点在于央视调查结果显示常外新址“染毒”,但当地政府一口咬死说无毒。

央视的报道称,经检测,该“校区地下水、空气均检出污染物。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三家化工厂,专家称校区受到的污染与化工厂地块上污染物吻合。”

而常州市政府新闻办称,2016年2月专家组对该校附近三块化工地块的土壤修复调整工程作出结论,工程已达到预期环保治理效果,空气质量监测完全达标。

而官方称今年3月家长委托的检测机构作出的检测结果显示,各项指标均符合中国国家标准及相关要求。

“未批先建” VS “未正式开建”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常外搬入新家时,附近的地块修复工程还未完工。

媒体质疑常外的新校区未批先建,但当地政府回复说,他们是先奠基未开建。

据新华社消息,该校选址依据的环评报告的批复时间是2012年3月31日,然而学校奠基施工的时间却是2011年8月21日,这被质疑为“未批先建”。

新华社援引当地相关部门的回应称,环评前先行奠基但并未正式开建,具体开工时间为2013年10月,2015年7月份完成工程建设。

当地部门的说辞为,在环评通过的一年半后才开始正式施工。

当地部门还说,学校建成后,对室内空气质量检测达标后,于2015年9月份正式投入使用。

这里还有一条时间线,为常外周边的化工企业于2011年6月前完成搬迁。

13年立项,14年3月份开始正式实施地块的修复工程。新华社称,但由于各种原因,修复没有明确时间。

也就是说,该校在地块修复工程开启之前就开始新校区的建设。在修复工程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已搬入“染毒”地块。

后续疑问

到底常外与“毒地”为邻是否是直接导致上百学生患病的原因,尚待进一步的调查和证实。

中国科学网周四发声,质疑中国科学家在此事件中的集体沉默。因为在常外附近的化工厂土壤修复过程中,由深挖6米换土改为表层1米覆土,专家学者没有在政府层级的咨询会上投出否决票,因此得以让政府发布的检测指标全部合格。

诺大的学校在附近地块修复工程未完工就搬入开始教学,是由谁批准以及监管失职由谁承担?

这些将是未来家长和学生以及读者和记者们关心的问题。

(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