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察:马步芳评议继续发酵涉及宗教敏感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马步芳(左一)与国民党驻沙特大使和凤山

著名的博客作者“五岳散人”发博客说,看到被誉为中国民族主义代表人物的著名学者评论员王小东的关于西安全真梁道士因为发文批评马步芳而被喝茶、并被威胁开除道籍的文章,心中极为郁闷。

梁兴扬道士在微博上自称是长安道教协会秘书长,还说爱道教爱科学,不迷信不偏激。梁兴扬热衷于点评时事而成为网络名人。他曾经在博客中暗指“其他宗教打砸抢砍烧”。

“五岳散人”认为梁道士的评论惹麻烦可能是因为马步芳是回民的缘故。他认为中国是世俗国家,政府不能让宗教凌驾于俗世生活之上,任何宗教民族都不能成为免于批评的借口……

翻案文章

历史上的西北军阀马步芳成为舆论焦点始于青海西宁的马步芳故居。在那里参观的游人会从讲解中了解到一个与中共官方定论完全相反的马步芳:许多利国益民的善举,派兵抗日,兴办教育,禁止毒品,如绿化环境……

《西宁晚报》去年推出的创刊30周年 “专家学者谈历史人物马步芳”的纪念专版,里面有“应全面公允地评价马步芳”,“评价马步芳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如何评价马步芳”,“双重性格的马步芳”等文章。

一名叫“老辣陈香”的博客作者认为,这个推出马步芳研究文章纪念专版是马步芳翻案的一个重要标志点。他质疑“西宁晚报为什么要这么干?”

名叫“彬滨有理”的博客作者说“青海社科院已经沦陷”。他说在西宁晚报刊登要客观评价马步芳几篇文章的作者是青海社科院院长,党组书记赵宗福;青海师大青藏高原文化研究所副所长、人文学院中文系民俗教研室主任米海萍,青海社科院副研究员张生寅,青海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马文慧,青海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辑、副编审戴发旺。

舆论反弹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据传西安全真梁道士因为发文批评马步芳而被喝茶、并被威胁开除道籍

凤凰网也发表评论回顾70多年前中共兵败西北的历史,说“在当年被俘的西路军战士当中,遭遇最悲惨的是那些红军女战士,她们当年大多二十来岁,最小的只有十一二岁,最年长的也不过30出头,都经历过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在被马步芳的部队俘虏之后,她们或被活埋,或被枪杀,或被强奸,或被买卖……”

环球网发文说:“马步芳为人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中少见”。文章说马步芳部属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也遭其强奸,后生下一个儿子。”

王小东在自己的博客中说:“惨死于马步芳之手的红军烈士如泉下有知,定会问一句: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打江山,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坐江山吗?”他还对梁道士受国保威胁的事评论说,“党的喉舌正式给马步芳洗地啊!怪不得西安国保的气这么粗。”

今天著名的军史作者蔡小心在博客中透露最近中共最高领导人已经就伊斯兰教极端化对西北地区作出批评:“最近,总指挥以罕见的严厉口气批评绿教极端化,尤其是重点点名了新疆、宁夏、甘肃的临夏。可以预见的是,不远的将来,以上地区宗教系统将有大规模的调动,……”

宗教政策

关于马步芳评价的舆论波澜的一个主要焦点是批评当局的宗教政策。

博客作者“寞洑”说,读史可以明智。他说,在1958年中央对伊斯兰教的基本判断是,“宗教的束缚和回族发展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了”,因此制定了以下政策:“民族和宗教分开,批判回教即回族的谬论,使之逐步出现一批不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人,宗教信仰自由;宗教和生活习惯分开,和行政分开,和教育分开,党内外分开。”

1958-1960年中国开始对少数民族地区的伊斯兰教、藏传佛教等宗教制度进行改革。学者分析说,中国对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旨在“废除宗教制度、宗教生活中带有封建特权和封建剥削性质的内容,以恢复和确保宗教自身的纯洁性,并非取消合理的宗教制度,更不是要消灭宗教 ”。

博客作者野兰清芬说,1958年的文件就是要“把回族群众从宗教极端主义的桎梏中解救出来,同时尊重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许多网络评论认为,过去的许多“正确的”民族宗教政策在胡耀邦那时代被认为是极左政策而被遗弃。

(责编:欧阳成)

网友反馈

bbc比扭腰时报还是相对客观些。扭腰的白左继续慢慢作吧!

佚名

马步芳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历史自有评价。但是我始终支持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说他好也行,说他差也行,这就是言论自由表达的范畴。但是把一个回族人的争议,上升到宗教高度,也真的是醉了。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宗教信仰自由,只有去信仰的自由。而要达到台湾社会那种成熟的,相互尊重差异的社区氛围,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Farooq, Guangzhou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