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魏则西之死 怪谁?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如果没有一个有诚信的医疗安全监管体系,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再往大了说,没有一个有诚信的社会,大家只能诉诸“舆论法庭”。魏则西之死在中国民众中引起的反响可以理解。

病人死在医院里,天天发生,在中国,在英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医院里。

在中国的医院里,死者家属围堵医院大门,甚至暴打主治医师的事情,也时有耳闻。

但是,一个身患罕见绝症、迄今没有已知的有效疗法的年轻病人死后,激起全中国人义愤填膺,众口一词的声讨,魏则西之死,相信会在中国医疗责任事故史上占有特殊的位置。

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讲一下一些基本的事实。

魏则西之死

2014年4月,魏则西检查出得了滑膜肉瘤。这是一种恶性软组织肿瘤,一种罕见的癌症,迄今世界上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生存率极低。而魏则西被确诊时,已经是中晚期。

如果理性的面对,死几乎是难免的,活下来是奇迹。

但是,求生是人最原始的本能、最根本动力。一线希望,也要百分之百的一搏。

手术、化疗、放疗。传统的方法用尽了。无效。

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领先的北京武警二医院,曾4次前往这里进行生物免疫疗法,这个疗法曾像“救命稻草”一样被魏则西和父母紧紧攥在手中。

他们花光了家里最后的积蓄,又跟亲戚朋友借钱。几个月后,花费20多万,到去年底,肿瘤转移到肺部,医生通知撑不了一两个月了。

魏则西还是撑到了开春,带着对人世的眷恋和对人心险恶的憎恨,走了。

如果...

魏则西去北京接受生物免疫疗法,有同学在留言中问他“病情是否好转”。他说:“北京一去,基本上就好了”

后来,知乎美国的网友告诉他,这个号称“斯坦福”先进技术的生物疗法也不像百度搜索中说得那样好,甚至是被国外临床淘汰的技术。魏则西手中紧攥着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顷刻没有了浮力。

再澄清一个事实:生物免疫疗法并不是“美国网友”所称的“这种技术在国外已经淘汰 ”。相反,它被世界医学界视为是人类最终攻克癌症的可能的明日之星,“silver bullet",中文对应的词是”杀手锏”。

但是,这是一个前沿技术,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治疗手段仍在摸索,治疗结果不可预料。在英国,接受这种疗法的病人都是“死到临头”,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精神最后一搏。即便救不了自己的命,也为后人积累临床数据。

如果魏则西的主治医师,“李主任”,实情相告,让魏则西和家人决定是否愿意一试,是否值得一试。

姓李的主任是这么告诉魏则西的:这个技术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方,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过魏则西的报告单,李主任保证“二十年没问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搜索引擎排名受商业利益影响,百度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如果...

魏则西的死,中国的媒体、网友众口一词: 它捅破了百度医疗竞价排名、“莆田系”承包医院科室、医疗监管混乱无章等等的“窗户纸”。

既然是“窗户纸”,也就是薄薄的一层,不捅,“窗户纸”另一面的景象大家也是心知肚明的。

记得早在2007年我到广州与一家省级媒体搞合作项目,一位主持卫生健康节目的主播自嘲说,我就是一个卖药的。上节目的“专家”都是花钱来推销“灵丹妙药的”。

搜索引擎排名受商业利益影响,百度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医院像商场,病人如客户,红包取代医德,魏则西死了大家才如梦方醒吗?

魏则西死后大家“揭露”声讨的中国医疗界、网络行为的种种丑恶,不是“窗户纸”,而是“皇帝的新装”。

如果...

在英国,年轻的壮小伙到医院做个割阑尾小手术、儿童拔颗乳牙之类的常规治疗而导致病人丧命的医疗事故不止一次的发生。从主治医师到麻醉师到护士篡改销毁治疗记录的恶性事件也不止一次的发生。

这些丑闻,往往是个时隔数年,甚至数十年后才得以曝光。终于曝光,是因为死者家属不屈不挠的抗争。

但不是陈尸医院大门口、不是追打主治医师,而是通过医疗质量监管机构的独立调查、通过法庭取证。

真相大白后,问责、赔偿还是次要的。最有价值的,是独立调查报告最后提出的建议。这些建议往往是强制性的,也就是带有法律效力。不光是出事故的医院,而是整个医疗系统,都要按建议作出整改,减少发生类似事故的危险。

英国的许多医院医疗规则,可以形象地说是“血的教训”。

如果没有一个有诚信的医疗安全监管体系,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再往大了说,没有一个有诚信的社会,大家只能诉诸“舆论法庭”。魏则西之死在中国民众中引起的反响可以理解。

社交媒体让“舆论法庭”如虎添翼。但是,对避免魏则西这样的悲剧有多大作用?

(责编:路西)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