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铜锣湾书店林荣基“早已被跟踪”

林荣基
Image caption 林荣基表示,不后悔对外披露被囚经历

香港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接受BBC专访时说,他怀疑自己早于两、三年前已被中国大陆官方人员跟踪,此外,他被陆方人员囚禁期间曾多次考虑自杀。

曾经与书店股东桂敏海等人一同失踪的林荣基上周从大陆返回香港后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他所称陆方人员逼供的经过,再次引起各方对“禁书”事件的关注。

林荣基对BBC说,虽然肉体上没有受虐,但精神上的折磨令他难以忍受。

在林荣基进一步透露被控制调查经过之际,香港亲北京媒体星期天(6月19日)进一步刊出对其他相关人物的采访,严厉驳斥林荣基的言论。观察人士认为此类针对林荣基的访问将“陆续有来”。

“思考自杀办法”

林荣基在专访中描述了在中国大陆期间是如何被当局贴身监视。

林荣基对BBC说,除了六组守卫,房间内还摆放了三个监录镜头,他的一举一动,甚至连上厕所,24小时都有人监视:“通过这三个监视器,北京也能看到。”

他说:“第一,我不可以找其他人商谈。第二,他一直没有告诉我,我犯中国法例违规经营书籍的案件将会如何判(刑)、判多久,完全不知的,即是他可以没有任何准则。”

“他可以判我五年、10年,我完全不知道。”

“我在想(房间)上面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挂裤子。(我)没有皮带,但有衣服,我可以(将衣服)扭成一条绳子,我有考虑过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挂(上去)。”

林荣基说,没有地方可以让他挂东西自缢,加上房间楼底高约20呎,就算把枱子打侧站上去,也不可能成功自杀。

铜锣湾书店五人都曾被关在浙江宁波近郊,而宁波刚好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官媒后称桂敏海)的老家,但林荣基认为,安排只是事有凑巧。

“我后来知道他们将比较重要案件的重犯都集中在宁波,因为他们在宁波有个设施很大的建筑群,三面都是小山,只有一个出口。”根据林荣基形容,囚禁重犯的建筑群约有半个维多利亚公园这么大。

铜锣湾书店人员失踪经过

  • 总经理吕波(46岁)——2015年10月15日在深圳失踪
  • 业务经理张志平(32岁)——10月15日在东莞失踪
  • 股东桂民海(51岁)——10月17日在泰国失踪
  • 店长林荣基(60岁)——10月23日最后一次在香港露面
  • 股东李波(65岁)——12月30日在香港失踪

挖取作者、消息源

林荣基被囚期间,曾接受20、30次的审问,他一开始以为中方人员的目标是书店顾客,但后来才发现目标是作家以及他们的消息来源。

林荣基说:“提审一两次后,接着提审我的重点就是那一类书的主要作者的背景如何……他问有一些重要的所谓作家、(他们)出了多少本书、他们写书动机如何。当然书的内容,有些如果我知道的话,他们要我讲清楚。”

“那个时候我才开始明白,他们查的主要目的是查撰稿人的数据,可能是想通过这方面去得到撰稿人的消息来源。”

林荣基回忆当时被审问期间,中方人员曾提供一张名单,要求他说明是否认识或接触名单上面的人物,其中包括一些作者。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林荣基指,有人愿意出来抗争,是会有效果

“其中有一个名字叫林保华……由于林保华当时好几年没有出过书,我只是卖书的,而且只跟他吃过一次饭,我很讶异为何有林保华的名字在上面。”

根据华人民主书院介绍,林保华是政经评论家,曾于香港居住,现已入籍台湾。

林荣基说,他自己也记不清自己跟林保华仅有的一次饭局何时发生。“这个情况说明了,我大概两、三年前跟林保华吃饭的时候,已经有人跟踪我们,因为他当时能够提出我在12点多跟他吃饭,吃了一个小时的饭。”

至于中国当局为何对“禁书”作者这么有兴趣,林荣基认为,有些书十分畅销,引起当局注意。“当销量达到一个量的时候,它就开始比较觉得有危险性,因为会影响中国大陆,所以它动手通过这个方法禁止香港出这一类书,现在已看到有一个寒蝉效应。”

桂民海有指他背景复杂,传言说他有份参与中共派系斗争,甚至是一个间谍。林荣基回应说:“我看来(桂民海)背景很单纯,他只是看市场。”

同事、女友“无法讲真话”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何俊仁(右二)上周陪同林荣基(右一)在香港会见中外记者。

在林荣基接受BBC专访之际,曾多次独家披露股东李波行踪的香港《星岛日报》星期天接连刊出对林荣基37岁胡姓女友、店员呂波及張志平的专访,以及李波被记者集体追访时所发表的言论。

其中,《星岛日报》称胡女士批评“有人存心利用她协助在内地寄书籍”,指责林荣基“不是男人”,“只为自己爬得更高,不考虑别人死活”。

《星岛日报》称,吕波与张志平均在星期六(18日)接受了该报“独家专访”,但没有说明地点。

报道称吕波“质疑有人幕后策划林荣基的记者会”,又说“不能用个人的过错蛊惑人心和攻击一国两制”;张志平指责林荣基“说谎”,并说执法人员非但没有虐待林荣基,还“表现出关心,让他和当时正怀孕的妻子通过视频聊天,以解相思之苦”。

与此同时,香港媒体报道,一些团体星期天到立法会示威,批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当天陪同林荣基会见记者是“破坏‘一国两制’”。

林荣基认为,胡女士等人在大陆有亲属,所以才会说出违心之言。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书店五人失踪以来《星岛日报》多次独家报道李波等人行踪。

林荣基说:“她(女友)这样说才是正常……我举个例子,如果他们(官员)放她的爸爸、妈妈、儿子和她来香港,再公开这件事,她的讲法会跟她先前所讲的很不一样,即是说她现在被要挟。”

“李波有亲戚还在内地,吕波太太在东北,张志平太太在东莞。其实中国政府放我们出来,后面亦有(他们的)亲戚在大陆不肯放人。在我看来,这作为一种威胁。我是没有其他亲人在中国大陆,我只有一个女朋友。”

“五个人当中,我的负担是最小的。如果我都不可以出来说清楚这个事情,这件事就没人知道。”

林荣基说没有后悔公开被囚经历。“这件事起码对香港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特别是面对强权的时候可以站出来,起码我可以作为一个示范。当我们愿意抗争的时候,是会有效果。”

曾在香港亲北京《文汇报》长期任职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香港电台采访时分析说,由于林荣基的言论泄露了“事件本质”,舆论和实质效果都对中国官方不利,大陆当局惯常对此等局面发动宣传战和舆论审判,对当事人进行“人格谋杀”,为事态“消毒”。

刘锐绍指出,他的前同事——新加坡《海峡时报》退休特派员程翔——2005年被起诉间谍罪一案就曾出现所谓的“内地女友”说法。

程翔星期天也对网络媒体香港01说,中共抹黑行动首先从经济入手,要是当事人没有财政困难,就会着手调查其“生活作风”,再没有头绪的话就会从过去的政治参与纪录作调查。

报道引述程翔说,共产党想要推毁一个人,被摧毁的目标“基本上无计可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