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香港媒体“深陷中国意识形态控制”

香港记协副主席任美贞(图左)、主席岑倚兰(图中)、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编辑麦燕庭(图右)7月3日举行记者会。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记协副主席任美贞(图左)、主席岑倚兰(图中)、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编辑麦燕庭(图右)7月3日举行记者会。

香港记者协会发表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报告表示,香港的“一国两制”在北京政府加强意识形态的控制下受到更严峻的挑战。

今年的年报以《一国两魇:港媒深陷意识形态战》为主题。记协执委会主席岑倚兰周日(7月3日)指出,中国在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后,更加强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也将控制力延伸至香港,令高度自治的香港“一国两制”政策“遭受前所未有的威胁”。

报告发布前,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周六(2日)在一场论坛上称,虽然有不少外国机构指出香港新闻自由状况变差,但她自己却未能听到相关实际例子。

岑倚兰评论说,林郑月娥的言论与社会普遍认知有落差,且她身为香港高官,却对新闻自由采取“无视”的看法,让岑倚兰怀疑以梁振英为首的特区政府“改善新闻自由的心有多大”。

2016年言论自由年报编辑、香港记协前主席麦燕庭对BBC中文网进一步说明,她表示“一国两制”发展到香港主权移交至今19年,已经变成“一国两魇”──一方面香港人忧虑北京的控制力伸入香港,影响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另一方面中国也担心香港高度自治和制度可能渗透到内地,威胁到其绝对的控制权。

但麦燕庭认为中国的担忧是“无谓”的,因为弹丸之地的香港不可能影响整个中国,但北京政府却基于这样的担忧,进一步加强对香港的控制。

香港记协副主席任美贞也对BBC中文网说,记协最不愿意看到“香港媒体两极化”,应该是要有多元的声音,但记者、新闻媒体出现“被改稿”、所提的选题不被上级编辑接受等等打压行为,媒体被迫往极端方向走。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铜锣湾书店店主林荣基在失踪八个月后回到香港召开记者会说明在中国内地被限制自由的经过,再次引发舆论对“一国两制”的担忧。

有记者问到中国资金投资香港媒体的状况。麦燕庭表示,现在香港26个主流传媒中,有31%是中国政府直接控制,或由中资占大多数,用这样的方式控制言论自由,或将香港媒体纳入中国成为“大外宣计划”的一部分。

面对中国资金进入香港媒体的情况,岑倚兰认为,成立门槛低的新兴网络传媒可以做为突破口之一。但亲北京一派亦可以利用网媒传播意识形态,因此“市民应该擦亮眼睛”。

记协也呼吁香港政府公平对待网络媒体,让网媒记者和学生记者也能像传统媒体记者一样获准进入政府处所,及取得政府发放的资讯。

视频:麦燕庭谈互联网上的挑战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挑战不断

香港记协在3月时发表的 “香港新闻自由指数”调查已经指出,2015年新闻工作者及公众对新闻自由观感的指数都较去年下跌,已是连两年下跌。

周日发表的年报中指出,85%受访的新闻从业人员认为新闻自由转差,亦有45%的公众有此看法。

今年4月美国人权组织 “自由之家”公布报告,香港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踪及 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收购香港具有领导地位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也被提及。该报告将香港新闻自由度评为第18名,属于“部份自由”地区,低于台湾、日本、韩国。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麦燕庭说中国从来没有一份“禁书名单”。

上周五(1日)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王光亚对铜锣湾书店事件评论,王光亚认为 铜锣湾书店店主林荣基在香港出版批评内地政治制度书籍,再拿到内地售卖,就是破坏“一国两制”。

麦燕庭在记者会上称王光亚的说法“荒谬到不需再多说”。她说中国从来没有一份“禁书名单”,为什么在香港出书,人到了中国就要接受中国法律的规管?她认为这是对意识形态的打压。

她也表示听过传媒中国组的主管收到来自北京的指示,指出“不要胡乱点评习近平”,她质疑,在一个有言论自由的地方,有人做得不好,为什么不可以批评?而记协也表示,不只是北京施压,香港传媒“自我审查”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记协继续呼吁香港政府订定《资讯自由法》与《档案法》,确保新闻工作者在内的香港居民有适当渠道获得政府资讯和文件。政府业应该以更“开诚布公”的方式对待传媒,多召开记者会,而不是撰写博客的单向沟通方式回应事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