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发飙”事件和媒体监管的反思

中国官媒人民网“文史栏目” 发表的一篇文章,讲的是2001年的旧事,发表于2013年,不料突然在2016年的7月份火了起来。

这篇题为《<新闻联播>曾犯严重错误 江泽民致电台长》的文章。文章说的是2001年2月由17位成员组成的国际奥委会评估团开始对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进行最后一轮视察。

江泽民通过“红色电话”跟时任中央电视台台长的赵化勇通话,指出央视在《新闻联播》中误用了“他与老朋友进行私人会面的画面。” 这篇文章的遣词造句,是很能让六七十年代生人产生亲切感的。

“没有……总书记,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赵化勇的脸都红了。既然江泽民亲自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极端敏感的《新闻联播》出现了某个严重的问题。“总书记,我们出错了吧?”

这篇好像教科书课文的稿件,跟《朱德的扁担》、 《周总理的睡衣》等文通气连,似乎出自同一批作家的手笔。

在大陆的微博、微信上,这个鸡汤故事被反复提及,主流情绪是对长者(民间对江泽民的别称)表达赞许,认为他在处理媒体“严重错误”时表现出的仁慈,轻描淡写间,就给战战兢兢的犯错者卸下了一个天大的包袱。

报道事故

此时翻出“长者”的故事,是为对比中国门户网站腾讯网在7月1日所遭遇的一起报道事故。

腾讯网在转载新华社稿件时加了编者按,将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错发成“发飙重要讲话”。

这个明显因拼音打字导致的选词错误,几乎动摇了腾讯网的基业。除了其负责新闻资讯板块的高管被调整,亦有信号显示,这间于深圳备案并在当地政商界深耕多年的超大型互联网企业,其对口的行政监管权,将被移交至北京。

“发飙”事件的震荡波并未止于腾讯,几乎同时,北京市网信办对属地的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等网站进行严查,责令关停了新浪的“极客新闻”, 搜狐的“新闻当事人”、“弧度”、“点击今日”,网易的“回声”、“路标”, 凤凰的“严肃报道”等栏目。

这些栏目均为近几年打造的原创新闻产品,一直在网络监管部门的默许下运作,随着传统纸质媒体在传播渠道和采编团队不可逆转的式微下,它们在重大时政新闻报道方面,几乎承担起了第一方阵的作用,源源不断给读者输送时效和品质俱佳的内容。

网络监管机构这次借了“发飙”东风,把几大门户网站的原创新闻团队以“违规严重、影响恶劣”的理由而取缔。虽然这些团队几乎收留聚合了大陆为数不多还在做时政社会硬新闻的业界菁英,以及刚出校门,想在门户网站开践新闻理想的新记者。

“乌龙”危机

“发飙重要讲话”事件,在中国大陆新闻或者说宣传战线的失误集里,其实并不大起眼儿。

2016年4月,《人民日报》转发的一篇评论文章里提到了如下信息:4月21日,中央网信办在京组织召开座谈会,“学习贯彻落实新加坡总书记19日有关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

结合上下文,“新加坡总书记”应为“习近平总书记”,大概是因为拼音打字,且首字母缩拼的技术,用得过于熟练了。

2016年2月19日习视察《人民日报》时,该报的网络图文稿把元首的名字写成了“习总评”,过了不到一个月,新华社的两会稿提到习时,将“最高领导人”笔误成了“最后领导人”。这个乌龙,导致涉事编辑被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预备党员的身份亦被剥夺。

2015年底习近平访问非洲期间,中新社的稿件把元首的“致辞”写成了“辞职”,涉及此事的采编也是被停职了好几位,包括非洲某分社的负责人。

“发飙”事件后,诸多门户网站连带受到的处罚,不但让坊间舆论场热传了长者与台长的轶事,温家宝总理与“温家室”事故的故事,也被反复提及。

中宣部《党建》杂志网站一条2012年的旧闻亦被钩沉——《"温家宝"写成"温家室" 人民日报登错总理名 如何处理?》

这篇文章援引了《南方都市报》的报道:2010年12月30日《人民日报》第4版左下角,温家宝的名字被写成“温家室”。事后网传一份处理结果:该报17人被处理。3月10日,《人民日报》总编辑吴恒权澄清该传言说:没任何人被处理。他说,事后总理很快给我们打电话,你们这个错我看得出来,是五笔字型打错了。“中央给我们很宽松的环境。”吴恒权总编这一观点,在“登错总理名没人被处理”事件中,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新闻业界有种看法,采编空间已如此逼仄,如果因此被严处,将助长从业人员心中的恐惧,更加噤若寒蝉,因此呼吁主管部门“开明”一些,不要上纲上线。

还有另外一种看法,既然“党媒姓党”,从业人员就是党的宣传工作者,那就得按内部规矩来写字排版,常委的排名得丝毫不错吧?不能把总理的照片放头条把党魁的照片放二条吧?又如领导人讣告,谁能用“共产主义战士”、谁能用“无产阶级革命家”、谁能用“马克思主义者”,以及称号前的形容词,如“伟大”、“杰出”、“坚定”等等,都是有严格规制的。

大陆新闻业界的悲观者认为,对腾讯等互联网企业新闻业务的整肃,或标志着监管部门将进一步收紧言论尺度,从业者应做好“凛冬将至”的准备。

然而,互联网的高速发展是难以阻挡的潮流,巨大体量的信息流动,是一国一域的网络行政监管部门无法全面控制的。

洪流之下,只能堵疏结合,监管部门也门儿清这个道理。商业门户网站的原创,一直是半合法化甚至被默默鼓励的灰色地带,这次的一刀切,不过是网络监管部门高层人事调整背景下,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祭出的技术手段,而非代表监管的一种方向,门户网站的原创功能,一定会以其它的形式再次出现。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