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为什么中国网友给中共“长者”祝寿?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

为给“长者”祝寿,中国的社交媒体在8月17号这一天又沸腾了。

周三(8月17号)是前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的90岁生日。包括微信和微博在内的社交平台几乎都被“长者”粉丝的祝福刷屏。

“从嘲讽到膜拜”

“长者”的称号源于2000年,江泽民“斥责”香港记者提问他是否“钦点”董建华连任特首。他面对镜头说:“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给你们讲。”他继续补充:“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简单,有时天真。后被中国网友解读为:图样,图森破。)

如果不是“长者”的粉丝,得费很大周章才能搞明白网友们在说什么。比如:“一颗赛艇,二院视察, 三个代表,四次起身, 五可奉告,六月水柜, 七因祸福,八门外语, 九十大寿,十全长者”。

这个文字游戏背后,一位匿名的“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对BBC中文网记者解读为:亦可赛艇是英文exciting(激动)的谐音,长者在一次讲话中提到过。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在2000年时“怒斥”香港记者时说“无可奉告”并起身四次。江泽民要去北京出任总书记对邓小平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会八门外语,今年九十大寿,十全长者是乾隆帝晚年自封。但六月水柜不太清楚。

或许是继承了“长者”的衣钵,粉丝们的语言也耐人寻味。

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近两年民间性自发研究江泽民的生平,在互联网发表研究文章,模仿其语言和动作,并在粉丝间做交流。粉丝们也做“去政治化”的线下聚会。

比如穿统一印有“长者“的衣服吃饭或者去一个他曾经生活学习过的地方。也有粉丝最近集体组织去了一家可以拉花做成“长者”头像的奶茶店。

这位“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以前还嘲讽‘长者’,现在变成膜拜了。也逐渐演变成一种网络狂欢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娱乐精神吧。”

该爱好者还在2014年开始写江选研讨会,他说;“也就是戏谑的、假装正经的语言、荒诞式的写作来解构一个领导人,想把他还原成一个可以接近的人。”

他说:“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

中国现代史学者章立凡说,他注意到近两年怀念“长者”开始在中国流行。

“对现状不满和宣泄”

为什么中国网友们如此怀念“长者”呢?

章立凡说:“这是老百姓对现实和现状的一种宣泄。他们没有办法直接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所以转而表达对以往领导人的怀念。”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到了胡锦涛时代我们就很怀念江时代。这可能是执政党在现实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引发了一些民间的情绪。

章立凡分析说:“虽然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反腐和打老虎得了一些人心。但老百姓并没有从打老虎中获得多少红利,权贵利益集团都把改革的红利挖走了,存到巴拿马或者加勒比的离岸帐户。更何况打老虎的背后实际上是权力斗争。”

他继续分析到,由于一些毛时代或者文革的做法还有个人崇拜开始重新出现;对于思想自由的打压,法制的倒退,人权状况的恶化,这些导致相当一部分人转而怀念江时代。

江泽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说一口流利耐听的英文,也爱好文艺。章立凡说,江泽民是历届中国领导人中文化素养最高的一个,他所受的教育也是最完备的。而跟西方的关系,在江时代是最好的。

所以会引发人们对于江泽民的怀念。但对卸任领导人的怀念并非本时代独有的印记。

时代印记

章立凡说,其实我们注意到在“长者时代”我们可能更怀念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然后到了胡锦涛时代我们就很怀念江时代。这可能是执政党在现实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引发了一些民间的情绪。

他说,因为体制的僵硬导致领导人一干要十年。而领导人的人选决定和任期长度,由少数人决定。“所以多数人在不满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把他选下来。因为他不是我们选上去的嘛。”

江泽民在1989年到2002年任中国国家总书记。在其任期内,香港回归,中国获得了08年奥运和10年的世博会主办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吸引了外资进入。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章立凡表示,历史还有待评价。

章立凡说:“那个时候大家觉得还比较有希望。现在好像普遍处于一种比较失望的状态。”

他也补充道:“这些问题会影响到他们(百姓)对领导人的评价,但这也不是历史性的评价,因为历史还没有结束,他们人还活着还没有过世。”

“我想真正的比较客观的评价应该在50年到100年以后。”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