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为何部分香港年青人支持“港独”?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九月一日是香港的开学日,学生纷纷回到校园。数间学校校门外,有学生派发传单宣传“港独”,现象前所未见。

“香港独立”话题过去乏人讨论。一方面中港力量悬殊,“港独”一直被视为异想天开,加上中华民族的认同感,亦令不少香港人不认同“港独”。

不过,最近几年,“港独”不再被视为禁忌话题──尤其在年轻人之间。

根据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七月发表的调查 结果,逾1000名受访者中,17.4%宣称支持2047年后香港独立,而在15至24岁的组群之中,支持“港独”的比率几近四成。

一些年轻人不但认为香港独立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更扬言不惜付出代价,推动“港独”。

中学生成立团体推动“港独”

中学生团体“学生动源”今年四月成立,亦打正旗号支持、推动香港独立。“学生动源”成员接受BBC中文网访问时透露,团体暂时有约六十名成员,年龄介乎12岁至20岁之间。

“学生动源”发动中学生在校内成立本土或独立关注组,据成员介绍,现时已有约二十多间中学设有这些关注组,其中更不乏学业成绩杰出的知名学校。

“学生动源”召集人钟翰林对BBC中文网说:“在一国两制底下去争取民主,其实都不是真正的民主。一切的民主,共产党随时都可以收回来,只有我们香港独立,香港人自己当家作主的时候,才能真真正正争取到民主。”

对中学生讨论“港独”、甚至支持及推动“港独”,香港政府显得十分紧张,官员纷纷回应。特首梁振英 8月23日对传媒说:“在学校里宣传‘港独’,这个绝对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他续说:“学校校规比社会上的法律更加严格,譬如一个同学在学校讲粗口,这是犯校规的,不犯法但是犯校规的。在社会上讲粗口不会上法庭,但在学校讲粗口屡劝不改就可能被踢出校。”

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则提出更实在的处理方法。他曾公开表示,假若有团体在校外派发宣传“港独”的传单,校方可以直接报警。

“学生动源”成员来自不同学校,有成员指有老师曾与他们接触,暂时未有任何处分,接触纯粹善意。不过,他们也预期政府、学校未来或会限制他们的行动、或惩罚他们。

虽然“学生动源”成员指大部分中学生对政治不太关心,而且支持“港独”的中学生现在仍是少数,但他们指有信心“港独”在中学生当中,将会成为主流。

钟翰林说:“本来可能有些人很儿戏的谈独立、无人支持,到现在越来越多人支持的时候,我不会觉得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本土派的中国想象

“学生动源”成员明显深受本土派思想影响,而本土派其中一名最重要的人物就是“本土民主前线”(本民前)发言人梁天琦。

梁天琦在今年二月新界东立法会补选中得到15%的选票。虽然他未有赢得选举,但表现一鸣惊人。在比例代表制下,15%的得票率意味着,梁天琦本来极有机会在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胜出。

不过,梁天琦并未能出选立法会选举。选举主任指,由于梁天琦主张及支持香港独立,所以取消他的参选资格。

虽然梁天琦对BBC中文网说,他“觉今是而昨非”,现时不再主张及推动香港独立,不过梁天琦言谈之间,他支持港独的立场还是非常鲜明。

梁天琦想象,2047年后的香港会是自由的地方。他说:“我们的同辈之中,或是我们的后代,一个新的政治理念香港独立,变成他们之间的主流。随着时间的演变,我们这一代人或下一代人,将会是社会主流,会是社会上各个阶层、各个岗位会有一定的角色,会有话语权,终有一天我们会有能力改变香港。”

梁天琦认为香港有能力独立,背后对中国大陆的发展有一连串假设。他说:“中国会走下坡、中国国力会衰退、中国有可能会陷入战乱。而经济上,中国亦无可能永远保持着增长。而当中国走下坡的时候,我们香港如何自处就是关键。”

在梁天琦眼中,香港对中国有特殊的用处。“香港最大的议价能力就是,它是中国最大的走资窗口……作为一个极权者,他看的是自己的利益、自己党派的利益。他们的利益需经由香港而变得更加安全,香港其实握着这班高官的命脉,只不过我们不知道。”

中国大陆民族主义高涨,“港独”是绝对的禁忌。本土派的激烈主张,无疑将香港人与大陆人推向对立,香港或身处危险位置。

梁天琦对此顾虑不以为然:“过往香港人未提及香港独立,只是说香港要有民主,都已经被极端民族主义者百般谩骂,说(争取民主的人)要将香港变成更乎独立的政治实体。其实在中国极权、极端民族主义者眼中,争取民主、实现民主其实与争取独立没有任何分别。”

建制看“港独”

颜汶羽今年30岁,2007年加入亲中政党民建联,现时担任青年民建联的主席。他认为,“港独”思潮与本地年青人难以向上流有密切关系。

颜汶羽对BBC中文网说:“‘港独’的声音源自于有一班人,很想香港走保护主义,原因是他们在香港社会面对着很多不同的生活,向上流也好、如何也好,包括衣食住行各方面,他们都要面对内地青年朋友的竞争,而竞争很多时候,香港的青年朋友(表现)比较差劲。”

“港独”支持者认为香港制度及核心价值被北京所蚕食,颜汶羽回应说:“香港是否变大陆化呢?我自己的想法是,开始融合的时候,两地的文化交流是不足为奇。”

颜汶羽指,自己也不时不满政府施政,但他认为由于民族主义的关系,完全不能够接受“港独”──不论发生任何事情。

“香港从任何角度,都是国家的一部份,这不是因为任何因素,可以将香港割裂出去。我觉得这已经超越我们所谈及的林荣基事件又好,甚么事件都好。甚么事件发生都好,香港就是国家的一部份,这是不容置疑的一件事。我觉得已经超越了所有刚才所讲,制度问题、管治问题,这些已不关事的了。”

他指出,青年人不代表整个社会。“青年人又是一个人,长者是一个人,家庭主妇也是一个人。甚么是普及而平等,大家都要想清楚,不要常常过份强调青年人的诉求,就代表了整个社会,这是不公道的。”

学者:“港独”难以广泛持续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BBC中文网说,年青人支持“港独”原因多样,政制问题、社交媒体等等都是重要因素。

成名说:“远因当然是北京,因为它不给香港真普选,香港人等待真普选已三十年。很多年轻人,甚至是中年人都觉得官商勾结、香港自由被打压、或者贫富悬殊,其实离不开政制。”

他亦指出,据调查推算曾有120万人曾参与两年前的“雨伞运动”,但中港政府仍然未有作出任何让步,激化一些年青人支持“港独”。

另外,成名说年轻人使用社交媒体的普遍性比其他年龄层要高,而社交媒体上,有不少团体、网媒提倡独立,所以年轻人支持独立的比率较高亦不令人意外。

成名说,香港的经济条件等因素,令他暂时看不到港独运动有“广泛地燃烧”的趋势。“看中文大学的民调,真的相信‘港独’会成功落实的人少于4%。态度上要求港独都以年青人为主,很多非年青人,他们觉得‘港独’是不可能的。”

“港独”支流变主流?

至于有分析认为,梁振英炒作“港独”议题以取得中央信任,曾任《文汇报》驻北京记者的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表示同意这种分析。“梁振英想连任(特首)的需要,在政治问题上与北京高度一致……北京心里的恐惧被港府──包括梁振英──利用,令到情况硬上加硬。”

刘锐绍认为,“港独”暂时在香港主流未有市场,但假若北京继续采用强硬政策,“港独”或有机会“从支流变成主流”,并会为中央政府带来不堪的后果。

刘锐绍说:“如果情况继续下去……反弹会越来越强,北京不想见到的情况,我猜一定会出现,包括香港、台湾年青一代的结合。还有澳门一批的年青人,都有他们本身的意见。再加上大陆知识分子知识界的民主诉求亦抬头,在这情况下,假若北京仍然执着的话,它将会遇到两岸四地民间强烈冲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