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印尼女看护影片网上曝光:台湾雇主落网

涉嫌性侵女看护的谢姓雇主(图中白发者)在影片曝光后被逮捕。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涉嫌性侵女看护的谢姓雇主(图中白发者)在影片曝光后被逮捕。

台湾警方周日(9月11日)凌晨逮捕涉嫌性侵害印尼女看护的台湾雇主。性侵事件是女看护用手机拍摄遭雇主性侵过程,上传至网路被印尼媒体报道后才引起注意。

以印尼外籍劳工为主要受众的网络媒体Suara BMI上周五(9月9日)报道台湾雇主性侵害印尼女看护事件,由看护自拍的影片在Youtube上有超过4万人观看,上百则留言中大部分为印尼语。

在五分多钟影片中,58岁的谢姓男子光着上身强行抚摸看护,她不停以国语大喊“我不要”、“老板不要”、“我说放手”,但谢姓男子仍未停手。这并不是看护第一次遭雇主性骚扰,她向仲介反应,在没有获得帮助的情况下才转而将影片外流寻求帮助。

台湾台中市警方上周五晚间接获报案,开始追缉因消息曝光而离家藏匿的谢姓男子,周日凌晨将他逮捕。警方表示,谢男承认性侵害看护,稍后又说自己“喝醉酒记不清楚”,家人则表示不知情。

根据台湾《苹果日报》报道,检察官讯问近三小时后,将谢男以涉嫌犯下《刑法》221条第一项强制性交罪、第224条强制猥亵罪,有事实足认有逃亡之虞,裁定羁押。

这名31岁印尼女看护去年12月底来台湾,由谢姓男子经合法程序聘雇,照顾他90多岁行动不便的父亲。

根据《联合报》报道,仲介公司8月初接到看护传来的影片,曾询问看护是否协助报警,但因为看护犹豫而未报警,9月初又传来第二段影片,仲介再次关心,但看护还是不要报警。直到影片被印尼媒体报道,事件在媒体上爆发,仲介协助看护处理转换雇主程序,翌日看护说出遭到性侵后,仲介通报劳工局报警。

台中市劳工局表示,女看护到案后情绪不稳定,曾企图自残。目前被安置在台中的外劳安置中心。

Suara BMI网站上,这则台湾雇主性侵事件是最多人阅读的新闻。该篇报道指出,看护向仲介求助,仲介回应,如果喜欢和老板做这件事没关系,但不要怀孕。台湾仲介公司表示这是不实报道。

劳工人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每到周日,放假的家庭帮佣会在香港街头或公园聚会,但在法规未落实的台湾,许多家庭帮佣不被允许休假。

桃园县群众服务协会移工服务暨庇护中心印尼部副主任郑珍真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外籍劳工人权在台湾“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郑珍真表示,协会在Facebook上有设立一个以在台工作的印尼劳工为组成的群组,群组里有2万多人。许多对雇主不当行为的投诉来自于此。郑珍真说,协会大概平均两个月会接到一次遭雇主性骚扰的投诉,严重程度不一,有些是雇主偷摸看护,但如果确定是性侵害,会协助报案、把人带出。

根据台湾《苹果日报》,卫生福利部统计,去年共有122名外籍劳工通报遭到性侵害,其中家庭看护工有90人通报遭性侵。

郑珍真认为,台湾的仲介存在的很大问题是发生纠纷时,仲介通常是比较倾向雇主一方,因为担心自己公司的外劳配额会减少。

她以这次台中谢姓雇主性侵害案为例,她认为仲介很早就知情,“但没有站在外劳面前保护她,没有立刻采取行动。”外籍劳工在台湾因为语言文化不同,本来就属于弱势,在不知道报警会得到什么样的对待之下,可能会不敢报案。

这次案件会被印尼媒体发现,是因为看护录下影像上传。但更多的情况是看护的手机被雇主没收,护照、拘留证也被雇主扣留,被限制外出甚至不能休假。郑珍真表示这个现象“非常普遍”,协会每个月都会接到相关投诉。

“外劳权益还有非常大的进步空间,雇主和仲介常常只把外籍劳工当做劳力提供者,没有尊重外劳的人权。” 郑珍真说。在台湾的外劳,特别是看护工,并不受台湾《劳动基准法》保障,因此当外劳权益受侵害时,协会人员只能与劳工局“争论”。

而且在培训成为看护的数个月课程中,并没有教导看护如何保护自己,很多在台湾的外劳不知道自己应有的权益,郑珍真表示这是协会日后推动的帮助项目之一。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