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改兰案件:从官员处理到盛世蝼蚁现象

图片版权 wangluo
Image caption 年仅28岁的杨改兰杀死孩子后自杀(网络图片)

8月26日甘肃“杨改兰特大故意杀人案”在中国引起巨大震动。由此也引发了“盛世的蝼蚁”之说。

中国媒体周五(16日)报道,包括甘肃康乐县副县长马永忠等六名镇、村官员由于工作失职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行政处分。

甘肃农村妇女杨改兰8月底用斧子将自己的4个年幼子女砍死后,服毒自杀。事发后8天后,杨改兰在外打工的丈夫李某英也在本村树林服毒身亡。

这起特大故意杀人案引起社会的震惊,媒体和社交网络上充斥着各种议论和感慨,其中“盛世蝼蚁”之说广泛流行也最引人关注。

谁之过?

有人说,中国今天的社会所造成的两极分化,一边是酒池肉林,一边是饥寒交迫。

许多人把矛头指向中国的扶贫和低保制度。但也有人说,其实杨改兰悲剧并不完全是扶贫问题,其实也有着家庭的不和,妇女自杀以及缺少社区关爱及帮助等。

首先从经济层面看,据报,杨改兰一家六口依靠丈夫外出务工的三、四千元收入生存。而当地官员根据硬性规定于三年前取消了他们的低保资格,因为低保资格标准是年收入两千三百元。

中国经过多年的超速经济增长,造就了许多亿万富翁和富裕家庭,但处于天平另一端的贫困人口也在激增。

根据联合国的数字,中国仍有约5亿人口处于贫困状况。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尤其是农村贫困人口的状况更令人担忧。

在这种背景下,杨改兰案件再次凸显了中国低保制度以及扶贫计划的缺欠与薄弱。

有专家指出,扶贫只是一个救急机制,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真正的扶贫就应该是让老百姓有经济上的自主权、自由权等。

个体悲剧?

Image caption 父母除外打工,剩下留守儿童与祖父母一起生活

中国官媒试图淡化杨改兰事件,称它为极端特例。

而从家庭层面来看,农村妇女所面临的生活压力以及心理健康问题导致女性服毒自杀现象非常严重。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称,中国女子自杀率高于男子,尤其是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偏高。

随着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大批农村青壮年都外出城里去打工,留下妇女、老人和儿童留守家中。

农村女性不但要照顾家人,还要肩负农活等生活重担,她们的心理健康问题往往受到忽视。

另外,网上也流传说,杨改兰的丈夫李某英是杨家的上门女婿,由于他家境贫穷受到杨家的歧视,家庭不和。

中国媒体中新网报道说,在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自杀后,李某英在村人的帮助下“妥善安葬了死者”,但没想到8天后,李某英在村里的树林中自杀。

“教训深刻”

康乐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在发表处理6名官员的通稿中称,这一事件暴露出我们工作中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教训是深刻的。

该声明中还说,矛盾纠纷排查调处不主动不及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协调沟通不够,调处化解矛盾不主动不及时。

其中还提到对扶贫政策的落实不完全到位。没有综合考虑杨家的实际情况,方法简单粗糙,缺少对杨家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等。

同时,也提到对死者家属相关安抚工作做得不够等。

无疑,当地官员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是有责任的,但关键是,处理几个官员是否就能解决中国低保和扶贫工作存在的广泛制度问题,以及对农村女性的心理关怀等?

杨改兰事件是否还会在其它地区重复上演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有点不言而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