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户籍改革里程碑 北京取消农业户口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迄今,包括北京在内,中国已经有30个省份出台了旨在消除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造成的差别歧视的户籍制度改革方案。

最后一个特大型城市北京市宣布将取消农业户口,中国户籍制度改革一个新的里程碑。

9月19日,北京市正式公布《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宣布将取消北京地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区分,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

《意见》还提出建立与统一城乡户口登记制度相适应的教育、生育、就业、社保、住房、土地及人口统计制度。

里程碑

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北京常住人口2069.3万人,其中农村人口285.6万人,较2010年275.5万人增加了10万人。

至此,包括北京在内,中国已经有30个省份出台了旨在消除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造成的差别歧视的户籍制度改革方案。

已提出取消 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性质区分方案的省市具体为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广 西、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云南、甘肃、青海、福建、江苏、安徽、贵州、四川、新疆、宁夏、浙江、海南、内蒙古、天津、上海、北京。

北京版的《意见》中特别强调“完善农村产权制度”,加快推进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依法保障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

人口专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在接受北京《新京报》采访时说,这是为了保障农民的合法权益,也就是农业户口最主要的“好处”,即宅基地和责任田,特别是在城市化过程中,通过拆迁、土地征用,农民可以获得的利益。

“二等公民”

但是,城乡户籍的区别给农民带来的限制、歧视和不公平是显而易见的。“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的二元户籍制,造成了城乡之间在教育、医疗、社保、卫生等诸多方面的不平等。持“农村户口”的人实际上沦为社会上的“二等公民”。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说,比如养老金,非农业户口就要比农业户口多很多,并且沿袭多年,已经很成熟和完善,但农村养老金建立不满10年。还有医疗保险,农村与城市户口的待遇差别巨大,医疗资源城市也明显更丰富,质量更优。

“另外还有一些隐形福利”,陆杰华说,比如教育,看似平等,但非农业户口,可以享受更优质的教育。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辜胜阻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与网友交流时承认,城乡户籍的差异存在超过60种的社会福利。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随着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和经济起飞加速,大量农民工涌入城市,城市离开农民工也无法运转。计划经济下行之有效的二元户籍制度与市场经济越来越难以匹配。

计划经济产物

中国大陆根据地域和家庭成员关系将户籍属性划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始于1958年。

1958年1月9日,中国人大常委会颁布了第一部户籍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确立了一套严格的户口管理制度,它包括常住、暂住、出生、死亡、迁出、迁入、变更等7项人口登记制度。所有个体被基本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两大类。

农业户口户与非农业户口是中国计划经济的产物。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初,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经济政策,个人物资实行全民配给制。

这就需要要依赖户籍管理制度进行配给管理。全民配给制中,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业人口被排除出“商品粮”的配给。

个人试图从农村迁移到城镇地区從事非农业工作则必须向相关部门申请将农业户口转换成非农业户口,即“农转非”。

“农转非”是农民眼里“鲤鱼跳龙门”的人生际遇的重大转折。但是,政府对“农转非”的审批是严格控制的。

退出历史舞台

图片版权 l
Image caption 过去30年来,中国各地许多省市先后出台了各自的改革措施,试图消除城市户口与农业户口造成的差别和障碍。

随着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和经济起飞加速,大量农民工涌入城市,城市离开农民工也无法运转。计划经济下行之有效的二元户籍制度与市场经济越来越难以匹配。

过去30年来,中国各地许多省市先后出台了各自的改革措施,试图消除城市户口与农业户口造成的差别和障碍。

2014年7月30日,中国国务院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标志着中国实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农业”和“非农业”二元户籍管理模式将退出历史舞台。

国务院的文件下达后,户籍制度专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将户籍改革形容为是“中国版的平权运动”。

胡星斗说:“这次户籍改革可以说是中国社会改革的一个里程碑。”

他说:“这次改革实际上相当于是中国版的平等权利运动。通过改革消除城乡之间的户籍差异和待遇的差异,为更好地保障人权,实现城乡居民、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口的平等权利,奠定了基础。”

但是,分析人士也指出,将城乡两种户籍合二为一容易,但是,要让进城的农民在教育、就业、子女、医疗、社保等各方面真正享受城市居民同样的福利和保障,还需要出台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政策,投入大量的资源。

“农业户口”终将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但这个过程可能是漫长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