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船员获释背后隐藏的渔工人权问题

遭海盗挟持近5年获释的沈瑞章前往台北市行天宫参拜。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遭海盗挟持近5年获释的沈瑞章前往台北市行天宫参拜。

日前,被索马里海盗拘禁将近5年的阿曼籍渔船“Naham3”,终于在台湾善心人士的营救付赎金下,船上26名分属6个不同国籍的船员得以回到家乡。

这件案子令人争议的点,在于台湾制造、出港、台湾籍船长的船只,因为挂阿曼国籍,让台湾政府对此表示“无法营救”外,还有就是船上其他分属中国大陆、越南、柬埔寨、菲律宾与印度尼西亚等5国船员的待遇。

当时轮机长沈瑞章,曾录制影片给台湾当局,批评政府不闻不问。此外提到外籍船员时,更相当难过:“他们都很年轻,当我儿子都可以了,当初不知道怎么来工作的,出事也没人关心”。

最后船员们都平安归国,但沈瑞章念兹在兹的,除了想替自己、还有被射杀的船长讨公道外,也希望可以向其他25位其他国籍的同僚讨公道,因为船东近五年来长期欠他们薪水,他担心船员就算平安归来,恐怕仍是“索讨无门”。

渔工剥削?

根据台湾渔业署资料,目前在台湾登记有案的外国籍渔工约15000名,但实际上的数字可能远远超出,许多滞留在台湾不归或是脱逃的船员,多得无法计数。

其中,也不乏许多自认被“欺骗”而上船的员工。台湾宜兰县渔工职业工会秘书长李丽华,接受BBC中文网记者访问时表示:“许多国家的当地中介,会恶性从劳工身上扣薪水,再交由台湾中介在『剥削』一次”。

她补充说,这样东扣西扣,船员一个月能拿150元美金已经算多,有的甚至会长达半年不发薪,加上海上工作条件恶劣,外籍劳工因为不满待遇而争执甚至轻生的状况时有所闻。

过去往往渔工发生劳资纠纷时,许多渔业公司也会用脱产、歇业等手段来规避劳工薪资问题。李丽华也表示,台湾外籍劳工待遇还有很长的改革路,将会研拟“代位求偿”方式,跟政府表达想法。

提出纠正

而在外籍劳工的人权部分,日前10月初时,台湾监察院也正式发文弹劾渔业署,就印度尼西亚外籍渔工SUPRIYANTO疑似在2014年时于船上遭到虐待,生病时也未按时就医,最后不幸病死的事件,要求重启司法调查。

当时BBC曾就此报导,并在电视影像中出现惊心动魄的殴打、与海上开枪射击的画面。但李丽华认为:“这些事情恐怕都是冰山一角,有很多未经过正常雇用,私自接驳的外籍渔工,常常出了意外后,台方才知道上面有人”。

对于人权跟劳工雇用方面,李丽华则认为现在的权责不清,应该全都归属到劳动部,如渔工出海后就由渔业署代理,不然现在都下放到民间各个渔业工会,造成相当混乱的局面,台湾对待外籍渔工不友善的新闻将屡屡出现。

目前台湾的外籍渔工将中国大陆籍与其他国籍分开管理,其他国籍的船员上岸后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中国大陆籍的则必须集中在安置处所,里面的生活条件则是相当不佳。

亡羊补牢?

台湾渔业署副署长黄鸿燕,向BBC中文网记者表示:“整个外籍渔工的雇用制度,我们都持续检讨改善,我只能说这么多”。

他也说明,以前是受限于两岸关系,为了防止偷渡的可能,因此将大陆籍的集中管理,他也承认这样“有点不人道”。他也表示安置处所会渐渐废止,未来会朝向大陆籍船员原船安置来做。

其他外籍渔工部分,黄鸿燕则认为:“有些船家便宜行事,我们都严格禁止手续上的不法,要求他们善待渔工。”对于合约常常出现给官方跟私自下签的合约不同,他也表示抓到后将会严罚。

被问到什么是最希望即刻改善的,黄鸿燕则不假思索回应说:“保险跟合约”。他说明:“合约就是对外籍渔工的最低保障,我们会要求保险额度要更高,一步步改善”。

台湾虽然四面环海,四季都可以获得丰富海鲜,许多远洋船更不远千里出航工作。但因为本地渔工缺乏,长年需要从东南亚聘雇外劳,却还是有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也让蔡英文政府未来“新南向政策”上,出现更多隐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