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选举:挣扎参选的独立竞选人

11月15日,中国北京的一个投票站,被称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选举正在进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11月15日,中国北京的一个投票站,被称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选举正在进行。

中国宪法允许独立候选人参加地方选举。但对于尝试让自己名字出现在选票上的独立人士来说,这是一种无用的尝试。

在北京城中心的小巷里,一座投票站显得非常繁忙。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骑着三轮车载着太太来到这里。三名护士拿着自己的选民注册证步行前来。选举官员和警察监督着整个选举过程。

表面的场景和全世界民主国家选民看到的没什么两样。但这里是中国,事实极为不同。

我们乘车到北京郊区采访刘慧珍,这位45岁的女士想要获得参选的权力。

“我不做傀儡”

Image caption 刘慧珍说,自己有权参加民主选举。

刘慧珍已经成功获得中国法律规定的10位选民的提名票,这意味着根据法律她已有权成为一名独立候选人。但事实上她并没能出去组织竞选活动。

她正处于严密监视之下——走近她家的大门时,我们很快被一群不明身份的男子包围,他们一句不说,挡住了我们。

我艰难地绕过他们敲了门,刘慧珍出现在门口。但是,当她正开口告诉我想要实践自己的民主权力时,大门被强行关上,一群暴徒挤满了门口。

视频:BBC采访“独立参选人”受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她尝试打开一扇窗户和我们交谈,但窗户也被强行关上——刘慧珍再次被阻止和我们交谈。

中国把这次五年一度的全国选举称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选举”。

北京这周开始选举。根据中国国有媒体的报道,到明年年初,中国将有9亿选民投票。

他们将选出250万名人大代表,进入数千个地方基层“人民代表大会”。

这些代表随后将依次选出更高级的市级和省级人大代表,以及最高级的全国人大代表。

因此,基层选举是大多数普通中国人行使投票权和被选举权的唯一机会。但这一选举过程中充斥着非正式的警告,中国共产党要决定谁能获得选票。

对于自称的独立候选人来说,取得法律规定的10张提名票非常不容易,这导致他们的竞选行为往往还没开始就已经中止。

我们还尝试在北京的公寓里采访另一名希望参选的59岁女性野靖春。

居委会已经开会宣布了获准通过的候选人名单,野靖春不在其中。我们希望能在结果宣布后采访她。

这次在公寓门口等候我们的是警察。

我们没能进入野靖春的住所。但在几小时后,我们找到了她。

Image caption 记者试图采访另一位独立候选人野靖春,但也遭到警方阻拦。

“他们态度很礼貌,”野靖春站在一家购物中心外的人行道上告诉我,“但我不能离开房间。他们有好几十人。”

野靖春参选的目的很简单。

“我曾经想联系选区的人大代表,但没有找到。我甚至不知道这位代表是谁,”她说,“因此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当选人大代表,我会为底层人民服务,为那些真正需要人大代表帮助的人服务。我不是一个傀儡。”

比美国人更幸福?

这是一个崇高的诉求——人大代表(西方国家称议员)希望投票给自己的选民能够认识自己。

但在这里这是一种奢望。

“我们首先必须拿到提名表格,”野靖春告诉我,“这非常困难。事实上,社区官员警告居民不要提名我。”

中国国有媒体对此次地方选举的报道除了枯燥单调的数据和结果之外没有太多其它内容。

但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机器上并不缺乏对中国千里之外另外一场选举的报道。

中国记者可以毫无约束地、完完全全地接触美国开放的民主体系。他们报道了美国大选,但主题大多是西方民主的过失——对精英的不满、撕裂的竞选、媒体的偏见以及公司的影响。

在共产党主导的报道中,中国读者被反复提醒,他们应该感到幸运。

美国的选举被描述为马戏表演、混乱的政治闹剧以及失事火车残骸似的惨状。

当然,一些西方记者的报道也展现了这些情绪。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中国媒体以负面角度看待美国总统选战。

但这并不是关键。

即使民主制度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承认,民主存在缺陷,会受到操纵。但这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公众不满、社会不和以及对统治阶层的怨恨不止发生在英国和美国。

我们遭遇的暴徒行为以及对基层选举的全力控制,只能说明在一党制的中国,假想的政治团结背后隐藏着深层次的不安和焦虑。

认为一个独立候选人就会危及中国现有制度运转的根基,就是上述判断的证据。

与此同时,中国更没有相应地邀请外国媒体对基层选举进行开放的报道和评论。

就在刘慧珍的家门口,二、三十个壮汉拽着我们的衣领把我们拖到停车的路上,对我们充满厌恶。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网友留言

中共体制下的“人大代表”实际意义上只是党国利益的代表,基本职务就是配合宣传部完成粉饰太平的工作,偶尔也会编纂几个起到“小骂大帮忙”作用的双簧小品,用于模糊社会矛盾的聚焦点。“人大代表”与民主体制里的议员是不同的两个概念,议员有自己的选民,人大代表有自己的主人。

佚名

大陆想要自由选举会被列入黑名单,而中共会利用各种手段和办法左右你的选举权,其中不乏各种威逼恐吓手段,强制选举中共想要的人选,总之选举就是个摆设

江西吉安遂川县禾源镇

这就是它永远没有改变的,万恶种的一种方式,根源还是共产党的制度,造就的给饭就干活,无信仰可言,愚昧至极,被洗脑严重。相反这里一旦紧急时刻为什么没有给美国(民主国家)干活的,因为美国确实感觉到温柔了,没有安全感,强悍并非不好,只要在合适的民主国家,比如美国,就会得到很好的促进文明的进步。经常提的软实力不是现在,是这个千禧年未来变革后的,正常秩序里的一种竞争方式,独裁灭绝后为了体现政党或者组织的服务,竞争的一种方式,或者已经不需要了,有了其他的更好的方法,那或许就是天国的到来。(虽然本人相信科技和未来的技术,但是也直觉到天国是一种更高标准的追求)

佚名

作为一个有选民资格的社会人,每次都是单位指定几个你毫不认识的人逼着画圈,弃权都不行。外面的大标语写着:珍稀选民权利和民主权。 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嘛

中国大陆

瞎扯,我在中国我还不知道,有你们写的这么严重吗!中国人也不傻啊!像你们写的这样,我都不明白你们要表达什么吗!

尉洪生, 中国云南

虽然bbc的消息既迟缓有死板,但是就算这样的信息中国也不愿意让满洲人民接触。 而就算这样格式化新闻也足以震耳发溃,让满洲的人民发现中国的假民主和施加的不是恩惠而是枷锁。

满洲奉天省奉天市

为什么我们的国家会这样,你的文章写得好为什么只能在bbc上发表,我们自己人听不到自己人的声音,外国人不停你的声音,这文章写得有什么意义?

pine, 中国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