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百名:中国“同志”的“形式婚姻”

图片版权 OU XIAOBAI
Image caption 在婚礼上,女友是我伴娘、彩妆师、礼服咨询师。她很支持我的决定,也觉得很开心。我老公的男友也是如此。

在中国,年轻女性背负着巨大的结婚压力。但如果妳身为女同志,妳该怎么办?住在北京的32岁女同性恋者“小鸥”向BBC讲述“形式婚姻”如何让她符合家人期待,并同时为自己保留自由。

我希望能保护我的女朋友,并和她在一起一辈子──这是我2012年和一个男人结婚的原因。

当时我和女朋友住在北京,我们很幸福。但我在大连的家人一直向我施压要我结婚。

讽刺的是,在十几年前我的情况还比较好处理──当时社会比较不会意识到同性恋,所以也比较少臆测。

我的父母一直问我有没有和别人约会,在我父亲过世后,这样的情况变得更棘手,因为我母亲认为我不想和任何人定下来,所以她开始来北京找我,一待就是好几个月。

我意识到我没办法逃避“结婚”这个课题,所以我转向朋友求助,这就是我接触“形式婚姻”(marriages of convenience,简称形婚)的开始。

我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我老公,他是个好男人。就如同我和女友一样,他没有公开同志身分,也有一个交往多年的男友。

在我的婚礼上,我女友是我的伴娘、彩妆师、礼服咨询师。她很支持我的决定,也觉得很开心。我老公的男友也是如此。

虽然我们四个是被迫凑在一起的,但我们还是相处得很好,一起讨论婚礼相关细节。

巾帼百名2016

在看到家人在我婚礼上多么开心之后,我知道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唯有透过这种方式,我们才能满足每个人的需求──我的家人认为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在他们离世后继续照顾我的另一半,我的老公再也不会被同事要求去相亲。

在一开始,我会和我“老公”在传统中国节日时一起去拜访家人,公司聚会时我也会在他身边。

但最近几年,在我们的家人和同事都认为我们已经定下来后,我们已经不再“演得像是一对夫妻”。

我现在和我女友住在一起,他和他男友一起住。我们变成了好朋友,有时候我们四个人会一起吃晚餐。

在我结婚后,知道我性向的朋友开始向我征询意见,我和女友因此意识到原来有很多人急需帮助。

不只是帮助中国七千万同志,也是帮助数百万名异性恋女性脱离可能与男同志结婚的风险。

因此我们在社群网站上成立了“iHomo”平台,在过去一年之中,我们组织了超过80场活动,帮助促成100场形式婚姻,现在iHomo的App也在筹备中。

我也清楚地知道很多形婚可能是恶梦的开始,如果你有其他家人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他们无预警的来访会很轻易地戳破形婚。在这种情况下,建立一个假性家庭就很重要,但这显然并不容易。

让压力进一步加重的还是那道老问题:“你们俩什么时候要生小孩?”要是形婚“夫妻”选择体外人工受孕(IVF)这方法,那后续问题就随之浮现──生理上的父母要一起抚养小孩吗?如果是,这对“夫妻”就要住在一起,如此一来形婚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暂时来说,我们巧妙地绕过了生小孩的话题,现在我们专心在帮我女友找老公。

虽然我女友在高中时已经向父母出柜,而且我们两人每个周末都去探望她父母,但我们理解,她父母担心她的性向被其他家庭成员或朋友知道,特别是一直期待她能结婚的祖母。

我的家人早晚会知道真相,毕竟我没有尽我所能地隐瞒。但我相信中国社会终究会渐渐接纳同志族群,不管是男同志、女同志、双性恋、跨性别。而且未来,我的母亲会更能接受我的性向,我还是很希望我的家人能接受真正的我。

我和我的女朋友想让这个社会更理解我们,但大声疾呼、咄咄逼人并不是最好的策略。因此我们想从形婚这个务实的方式来缓解冲突,如此一来让同志群体依照他们想要的方式来生活。

我们知道这会有多困难,但我们还是会坚持捍卫我们所相信的,并且持续前进。

资料搜集协力:BBC媒体观察部研究员Natalia Zuo、BBC记者Oana Marocico

如果您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欢迎使用下表给我们发来您的意见: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