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梵蒂冈:“不法之徒”DIY主教

董冠华
Image caption 董冠华是不受梵蒂冈和中国当局承认的宗教领袖之一

董冠华(音译)是梵蒂冈和中国当局都不喜欢的人。今年5月,这位来自中国北方一个村庄的58岁劳工没有得到梵蒂冈和北京允许自命为主教。

据信,北京与梵蒂冈已接近为一千万中国罗马天主教徒选择主教事宜达成一份历史性协议。

这样一份协议会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与骄傲的梵蒂冈教会之间首次有和解的迹象。

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刻,双方都不想发生的事情就是董冠华这样的自命主教成为障碍。

约有100位天主教主教的中国情况混乱,一些得到北京当局认可,一些得到梵蒂冈非正式认可,而现在很多主教有二者的认可。

不法之徒

冲突近70年之后,梵蒂冈和北京都想要为这种混乱情况带来秩序。但是中国的天主教徒不知谈判的细节,董冠华担心这只会使分裂更加严重。

“我尊敬教皇,但是我不支持此事;教廷将受到伤害,因为这个强硬的政府将不会屈服;当局其实想在真正的教廷中制造混乱;在当局眼中,混乱越多越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在当局眼中,董冠华长期以来都是不法之徒。他来自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下辖的正定县,一生都是天主教徒。

董冠华拒绝在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注册 — 这一官方机构不承认梵蒂冈教廷的权威,也没有得到教廷的认可。

他忠于所谓“地下教会” — 一个仅承认梵蒂冈教廷精神的社区。

Image caption 董冠华地下教会附近附近的官方认可教堂信徒寥寥

但是,梵蒂冈与北京关系拉近之际,教廷现在谴责董冠华自命为主教是“严重犯罪”。换句话说,他已经成为双料不法之徒。

董冠华说,他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并对两大阵营指责他行为疯狂的说法不屑一顾。

“还有人说耶稣是疯子;有时候政府给做出让步的人奖励;我不贪图那些奖励;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的良心很清楚。”

董冠华不是教会成员,他穿着棉袄在对挤在自家前院的农民教友传教。在开阔的天空下,教友们喊着对弥撒的回应,苍白的日光透过有毒雾霾和缠结的电线照亮了他们的脸。

尽管天寒地冻且担心警察骚扰,在董冠华家的教徒比街对面的地方政府认可的教堂多得多:他的信众不愿让国家介入他们自己与神之间。

“如果有宗教自由,我们会去官方教堂,我们不想在寒冷中活动”,他说。

地上

一场非常不同的周日弥撒在大约320公里远的地方举行。

华丽的北京南堂(宣武门天主堂)是中国当局认可的天主教廷的一部分。这里的每一个座位和过道都是慢慢的,老人和年轻人透过香火注视着侧面有绿色竹茎花瓶的基督雕像。

一代又一代人,这些“地上”天主教徒在接受国家监督的同时也坚持了自己的信仰。

在被问及对当局与教皇之间达成协议有什么感想时,很多人不愿意发表看法。

但是有一些人表示谨慎乐观,有一位女教徒用藐视的态度宣称,如果中国教廷能够在没有政府介入的情况下被教皇领导,会“使信仰更纯净”。

Image caption 北京南堂(宣武门天主堂)的很多信徒拒绝发表看法

教皇方济各显然渴望有机会弥合这个长期分裂的教会,并被地上和地下信众都承认为其精神守护者。

与北京之间的协议将使这些成为现实,这将在主教的选择上达成妥协,并成为重塑梵蒂冈与中国外交关系的第一步。

对北京来说,这个奖励也很大。与梵蒂冈的协议可能会帮助当局在这个麻烦和冲突的社区施加命令,使董冠华这样的不法之徒边缘化。

从全球的角度,这样也将加强中国的威信 — 正在崛起的世界超级大国终于与世界超级软实力体相接触。

小心翼翼

很多人都充满希望。用60年时间试图帮助中国天主教徒的比利时鲁汶大主教韩德力神父(Jeroom Heyndrickx)表示,尽管双方都有怀疑者和障碍,这是他一生中的最佳机会。

“在中国,两千年来皇帝是皇帝,同时有教皇,这同样适用于共产主义中国;但是中国已经改变了,教廷也改变了,这构成了使对话成功的一个新机会。”

“中国知道全球化正在发生,现在公开表示自己是一个准备与各种不同意识形态对话的国家。”

“教皇方济各正竭尽全力使对话成功;他非常小心地避免在宗教自由或人权问题上批评中国。”

他曾与得到中国官方支持的教会团体在罗马会面。

结果是,一些地下天主教徒抱怨,教皇背叛了那些因为终于梵蒂冈遭受苦难而死去的教徒、将今天真正的信徒抛弃给共产主义国家的控制。

他们还指出,中国在收紧很多公共生活领域的控制,担心北京与梵蒂冈之间的协议可能造成宗教自由减少,而不是增多。

“没有妥协”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陈日君表示,如果达成建交协议,将是“投降”,北京将介入天主教神职人员的任命。

84岁的前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是主要怀疑者之一。

陈日君最近接受BBC采访时表示:“一份不好的协议会使情况更糟;没有协议,我们必须容忍很多事情,但那OK;我们的信仰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遭受迫害;共产党政权从未改变其政策;他们不需要妥协;他们想要一个完全的投降”。

中国宗教当局拒绝所有采访请求。

回到董冠华的前院,露天弥撒结束,信众走了,他在祭坛周围拉起红色窗帘,以保护它不受外界影响。

最后一片干燥的树叶从冬天的枝干上耳语,两只鸡从瓦楞铁皮屋顶上看下来。

被问及在历史协议门槛之际对教皇方济各有什么想说的,董冠华答道:“我会告诉他小心,如果协议顺利,上帝会高兴,但如果不顺利,教皇将受到惩罚;妥协是一件坏事,它打破了我们信仰的完整性;这里90%的信徒和我的看法相同”。

冬日第一批雪花飘落,董冠华走进房间祈祷。前院空了,夜晚快速来临。

这种沉默似乎抱有一种想法—那强大信仰和强大国家之间的协议是基督教历史上反复出现的主题,信徒的个人良心则是另一个主题。

图片版权 AFP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