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从学生运动看中国民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被视为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大专学生罢课已展开

这两天香港和内地所发生的事情,将近代中国突出的两个问题再次推出台面。

一边是以香港学生罢课为代表的学生运动,另一边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讲的中国式民主,人们突然意识到:1919年的五四运动以来,学生运动和国家民主的探索一直未曾停过。

当年,青年学生和中国知识界提出追随民主与科学,95年后的今天,似乎科学不用再提,渗透生活和民心,唯有民主不仅各地参差不齐、而且各有诠释、莫衷一是。

学生运动

被视为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的大专学生罢课已展开,莘莘学子身穿白衣、离开课堂,投入社会,高呼“抗命,拒绝认命”、“拒绝政治冷感”,誓言拉倒不符合民主公义的选举方案,力争“真普选”。

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将约见职工盟和教协,讨论罢工、罢市的可能。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则称,罢课集会证明大学生觉醒,相信“这些人将是推动香港民主发展的重要力量”。

政治热忱、集会抗议、互相串联、学生领袖、发动社会、对话官员,这些也都是25年前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学生运动所具备的元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真普选,并要求与特首对话。

95年前抑或25年前所发生的,将学生这个群体推上风口浪尖。这有必然,血气方刚的青年学生或许更纯粹,羁绊更少。著名华裔历史学家余英时说,香港追求民主自由的主力大多是学生,而年纪大一点的人,反而会因为利益问题缩手缩脚。

学生运动在不同国家的发展进程中都起过先锋队的作用,并非“中国特色”,但运动的结果则大相径庭。

今年三至四月间,在两岸三地的另一场学生运动中,台湾“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反对《两岸服贸协议》、反对国民党立委推动审议的方式和程序,迫使台湾总统马英九让步,同意完成两岸协议监督法制化立法、《服贸协议》可在立法院逐条审议、逐条表决。

正如香港方面在“太阳花”学运期间给台湾予以回应一样,台湾也有学生表示声援香港罢课争普选的运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学生领袖林飞帆(左)、陈为廷参与台湾“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

台湾清大学生会会长徐光成表示,已串联中央、中正、中山及台大等校,声援香港罢课行动,未来也会透过网络联署及开办街头民主讲堂,让台湾大学生了解香港学运的精神和目的,用行动支持香港学运,捍卫民主自由。

但香港毕竟不同于台湾,北京政府表示“一国两制”以一国为前提,“两制”以“爱国爱港”为基础。分析人士认为,在普选问题上,中国全国人大已在八月底给出答案,让步可能性不大,无论学生罢课,还是此后的“占中”行动都难以改变中央的底线。

谁的民主?

旅美学者寒竹此前撰文说,“所有社会群体在政治表达上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一个社会群体优于其它群体,可以凌驾于法律与民主原则之上。学生这个群体并不天然占有政治和道德的制高点,更不天然有颁发民主勋章的权力。”

纵观香港这次学潮,有意思的是,站在对立面的中央政府和学生都在讲“民主”,中央说“一人一票”的普选方案是朝民主迈进,呼吁港人把握机会;学生则说,这不是民主,至少不是“真民主”。

也许是巧合,在学生罢课前一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谈及民主,强调社会主义的协商民主,指出这是中国民主政制中“独特的、独有的、独到的民主形式,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础、理论基础、实践基础、制度基础”。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习近平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表示对港方针政策不变。

习近平言下之意是,民主没有定式,中国的民主具有中国的特色,需要适合中国的文化和社会。

习近平还说:“履不必同,期于适足;治不必同、期于利民”——再次提及“鞋子合脚”论。

倘若以上说法并没有什么新意,但习近平接着说:“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商量着办”、“通过选举以外的制度和方式让人民参与国家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管理”,这似乎表明习近平要给民众更多的民主和参与,而不是他所说的西方国家“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的民主参与。

但这只说了一半,另一半是习近平强调的“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问题是,这个“最大公约数”由谁说了算? 

习近平周一会见香港工商界代表,据出席会议的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杨钊介绍说,一国两制是“最大公约数”。果真如此,谈香港的民主则在这个“公约数”下进行。

民主争议

25年前,不仅发生了北京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也诞生了一篇论文,那就是美国作家和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历史的终结》(End of History),指出共产主义倒台后,自由民主将是唯一符合现代社会经济的政府模式。

25年后的今天,福山仍然这么认为,但并非那么坚定。他在接受BBC电台采访时说:“对民主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内部,而不是外部其它的制度。在很多国家,民主并没有带来它理应带来的东西。”

福山因此说,民主是个不断完善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去争取和斗争。

很多人认为,西方民主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极端主义,但福山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们不掌握科技、难以创造文明”。福山最后说,中国的模式才是西方民主最大的挑战。

福山说,民主的特点就是“自我修正”,但中国的体制似乎并非这样,也因此无人能知未来的中国。

(责编:尚清)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网友反馈

民主自由,重要,人民有穩定的生活環境,改善經濟,物質條件,同樣重要,不能以民主而影响其它人的生活條件。,香港食水都不足,有什麽產業?合理的民主。很好,但不能破壞法理,經濟,從殖民地,九七,过渡至今,法律,經濟一步一步走,移民,双重國籍任你选,但很多人是沒有得选。

東江雨月, Singapore

科学与民主的真义

文首说: "当年,青年学生和中国知识界提出追随民主与科学,95年后的今天,似乎科学不用再提,渗透生活和民心,唯有民主不仅各地参差不齐、而且各有诠释、莫衷一是。

为何出现以上的情况? 原因是将 "科学" 与 "科技" 混淆了; 将 "民主精神" 与 "民主制度" 混淆了.

不错, 科技以各种产品和服务形式渗入生活, 但这不代表 "科学" 深入民心. 因为 "科学" 的真义, 是指一种有慎密逻辑性的, 对现象进行深入观察/分析/验证 (critical analysis) 的探究手段. 其目就是要寻找现象背后的成因, 从而找出它的可重复性, 和可预测性.

今天国内青年人和知识分子不提 "科学", 不是因为它已经深入民心, 而是错误地将 "科技" 与 "科学" 混淆, 又或者是怠于对事情作 (critical analysis), 尤其是不愿意对国内的政治政度对国家民族发展的利敝, 作深度的思考, 分析和表达, 这肯定是缺乏科学精神的.

香港仔, 香港

科学与民主的真义 (续)

民主的真义是奠基于人权的基本价值: 人生而自由, 平等. 换言之, 这权利与生俱来, 不是由别人赐予.

民主政制的设计, 其宗旨就是要体现人权的基本价值, 即使不同国家的民主政制设计, 必须因地制宜, 也不能改变宗旨, 否则就是假民主, 或是徒具形式的民主.

自由与选择是一体的两面 (没有选择, 何来自由?) 而选择必须体现人民的自由和真实的意愿. 否则也是假民主. 在国际人权公约中有关民主选举的原则 "没有不合理的限制" 就是要保证, 无论选举规则如何改变, 但万变不离其宗 - 就是要体现人民的真正选择, 唯有如此, 才有真正的自由, 真正的民主.

香港仔, 香港

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这是学生的自由。不过,绝不会有任何作用的。中国怎么可能听从香港一个不占多数的群体的要挟?即使民主国家,也讲究少数服从多数。香港到底广大民众的要求是什么,大家都明白。只是奇葩的事情,反而是力主民主的占中派,不愿遵守民主的原则,愿意自虐,说要违法,说要多数让步与少数。闹事游行抗议。最后搞得灰头土脸,没什么人理他们。还用违法的方式,鼓动未成年人罢课。也只能找到寥寥数百人。真惨那!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