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中国海外投资的政治风险与“阴谋”

无论人们怎么解读这两则新闻,对于流出的资本来说,其中一部分去向海外投资。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对外投资规模已达1400亿美元左右。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无论人们怎么解读这两则新闻,对于流出的资本来说,其中一部分去向海外投资。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对外投资规模已达1400亿美元左右。

近期两则关于中国资本的消息格外引人注目。1月21日,中国商务部宣布,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取得突破,中国已经成为资本的净输出国;2月3日,中国国家外汇局在其网站上公布,去年第四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达912亿美元。创下至少自1998年以来最大的季度赤字。

这些迹象都表明,中国国内的资本正迅速流向海外。无论人们怎么解读这两则新闻,对于流出的资本来说,其中一部分去向海外投资。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的对外投资规模已达1400亿美元左右。纽约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2013年便在美国投资翻番。

不过,围绕着中国投资的争议也从来没有断过。先是媒体指责中国在非洲“掠夺资源”,再有媒体国会怀疑中国华为公司“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上周,中远(COSCO)此前在希腊购买的港口项目也被叫停。

希腊新政府中负责航运的副部长在1月27日大选后表示,雅典政府将中止上届政府启动的向中方出售港口股权的进程,希腊新一届政府将“根据希腊人民的利益”重新审核同中国中远集团的交易。

欧洲政治风险加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希腊新政府的最终目标并不为人所知,但这些围绕着不断在海外扩张的中国资本的争议仍在提醒我们,雄心勃勃的中国资本仍然有着不小的政治风险。

希腊新政府的最终目标并不为人所知,但这些围绕着不断在海外扩张的中国资本的争议仍在提醒中国企业,雄心勃勃扩张的中国资本仍然面临政治风险。这种风险有时会让中国的投资项目前功尽弃,比如中国在2011年利比亚内战前的巨额投资项目。

“中国投资者需要格外小心,以避免引发违反其投资利益的政治反弹,”正在撰写中国海外投资书籍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研究员缪尼尔(Sophie Meunier)对BBC中文网记者说。

在《中国政治周报》(China Politics Weekly)作者、常驻伦敦的独立咨询师罗杰(Trey McArver)看来,赴欧洲投资的中国企业面临的政治风险远超过近期欧洲央行(ECB)在货币政策上进行的调整。

“从整个欧洲来看,我们正在看到民粹主义政党的上台,其中许多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和排外立场,”他说,“这些政党的崛起,给商业带来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尤其外国企业来说。”

比雷埃夫斯港口建设是中国通往欧洲贸易航运线上的重要一环。2009年,中远集团获得了该港口的二号与三号集装箱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次年中远正式接管码头。这也是中国货物进入欧洲的门户,进军地中海各地和北非的跳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希望这笔交易能够成为中国与希腊合作共赢的典范。但这桩在中方看来互惠互利的交易,却始终在希腊引发争议。“(事实上,)这笔交易一开始便有政治争议,”缪尼尔表示。

她说,争议主要来自工会的反对声音,他们顾虑中资进入后对工作时间、工人健康与安全等产生影响,同时剥夺码头工人和港口运营人员过去数十年里所取得的特权。“所以,希腊新政府或许希望安抚工会,因为他们也是新政府的重要票仓。”

谁在阻挠中国投资?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近期中国商人王靖在尼加拉瓜的运河项目虽受到反对,但尼国政府却尚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倒是在中国企业最偏好的美国,或许面临更大的风险,比如著名的中国科技企业华为。

当然,类似投资若发生在其他国家,结果可能会截然不同,比如近期中国商人王靖在尼加拉瓜的运河项目虽受到反对,但尼国政府却尚没有改变主意的迹象。倒是在中国企业最偏好的美国,或许面临更大的风险,比如著名的中国科技企业华为。

与欧洲不同,华为在美国的遭遇十分具有代表性。不过,对华为而言,其在美国最大的阻力,或许并不是来自美国媒体,而是国会山上的那些议员、民运团体和代表各种利益的说客们。

这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有美国国会中国“中国连线”(Congressional China Caucus),人权与宗教宣传团体与活动分子,以及华盛顿极具影响力的保守派智库,比如美国传统基金会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等。

“不过,虽然我的观点有时看似不可思议,但我可以这么说,在国会辩论时,许多议员的观点比我更加激烈,”一名曾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任职的中国问题研究员去年对BBC中文网记者坦言。他曾多次出席美国国会中国问题听证。

在2013两年价值47亿美元的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案中,来自密歇根州民主党参议员、农业委员会(Agriculture Committee)主席施塔贝诺(Debbie Stabenow)则说,双汇对史密斯菲尔德的报价“令人怀疑这次收购的经济动机”,包括美国是否会在此次交易中失去技术优势。

美国政治阴谋?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在一些中国企业家看来,在美国的反对声音中,总带有一些政治阴谋,他们认为美国对中国企业不公平。

在一些中国企业家看来,美国的反对声音中总带有一些政治阴谋。曾在2012年被美国总统奥巴马因“危害国家安全”否决投资项目的三一集团纽约负责人就曾公开表示,这一决定“对中国企业不公平,故意刁难中国企业。”

这种看法反映在2013年一份由《中国日报》与华盛顿安可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的调查中。当时,71%受访的中国企业高管抱怨在美国做生意难;另有22%的中国商人表示,美国对中国投资“有歧视”,美国的政治环境让中国企业难以立足。

这些高管们还专门提到了一个隶属于美国财政部旗下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许多中国商人抱怨该机构运作不透明,且常带着政治偏见,专门拒绝来自中国的投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曾对该机构专门发文,称这是“美国资本主义精神的崩溃。”

但BBC中文网记者所获的一份美国财政部2009至2011年报告显示,在中国对美投资增速最快的这三年中,CFIUS共收到269份投资审查通知。这其中,69份来自英国企业,而来自中国企业的仅有20份,占比为7%。

不过,伦敦的独立咨询师罗杰认为,中国企业家的类似看法或许也不无道理,“很明显,一些在西方国家投资的中国企业会招致某种程度上的疑虑。但这也会随着西方国家与中国更多的接触而减少,只是这需要花很长时间。”

(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