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违背《圣经》?牧师怎么说

陈思豪牧师举牌,上面写到:基督徒莫将信仰价值强加他人之上
Image caption 陈思豪以基督教牧师的身分支持同志。(资料照片提供:陈思豪)

“我同意基督徒可以从《圣经》里得出‘上帝不喜欢同性结合’的结论。基督徒可以从宗教观点不赞同,但不可以从社会方面妨碍同性恋者的权利。”古亭基督长老教会牧师陈思豪周二(12月20日)以电话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说。

台湾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下周一(12月26日)将再次审议攸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民法》修正案。上个月17日委员会原定完成审查,但因为赞成反对两派在立法院外集结,甚至发生推挤冲突,委员会为避免社会撕裂,决议暂缓审理,先召开两场公听会。

陈思豪牧师在11月28日在第二场公听会上发言,影片在网路上被大量分享。陈思豪对BBC中文网表示,他投身同志运动多年,过去只是在Facebook上写文章、和网民互动。在公听会上发言之后,让他招致来自反对派,包括基督徒的严厉抨击,甚至有基督徒认为他错误诠释《圣经》,说他是“假牧师”、“魔鬼的代言人”。

陈思豪说,在过程中,让他最难受的是因为他所持的挺同志立场,使他教会的弟兄姐妹被其他教会的人另眼看待。但他也表示,收到许多基督徒、非基督徒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鼓励。

他最感到欣慰的是:“本来离开教会、对基督教没什么盼望的人,看到我出来为他们讲话,重新对上帝燃起希望,愿意回去教会。”

《圣经》诠释

Image caption 陈思豪牧师在挺同志集会现场。(资料照片提供:陈思豪)

教会团体是台湾反同志婚姻运动中的主力。陈思豪表示,目前台湾的教会几乎一面倒的认为“上帝不喜悦同性结合”。陈思豪表示,反同婚教徒最常引用《罗马书》与《利未记》的经文,认为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

“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创世记》 2:24)” 也是反同婚教徒认为上帝设计的婚姻应该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而家庭的功能是繁衍下一代,在“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世记》 1:28)及其他经文中提到。

陈思豪认为,《圣经》写于两千多年前,当时的社会环境与现在大不相同,现代社会上充满许多《圣经》没有提过的事。 “圣经有写到人可以搭飞机在天上飞吗?” 他举例。因此现代人读《圣经》,应该学习的是其中的“精神”,而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两千多年来,教会诠释《圣经》错误并不是新鲜的事情,伽利略受迫害、十字军东征、烧女巫、蓄奴,这些都是错误诠释经文所造成的,” 陈思豪认为,并不是多数人支持的观点就代表正确诠释《圣经》。

陈思豪首先解释他认为上帝对婚姻的定义。他表示经文中有两个元素:“一对一”、“男对女”。“一对一”具有道德意义,重要性远大过于因繁衍后代设定的“男对女”。

陈思豪称上帝只在两处提到“要生养众多”,一是亚当夏娃人类社会刚形成,人口极少之时,二是洪水将毁灭世界之时,而在人口爆炸的现代社会,“男对女”繁衍后代的功能已经不那么重要,不应该被视为一种罪。

对于婚姻,陈思豪说:“在《圣经》里只要超过一对一,不论是同性异性,都是淫乱,”记者进一步问:“《圣经》没有讲过一对一的同性性行为?”陈思豪坚定地说:“没有,《圣经》在这一块是空白的。”

心路历程

Image caption 陈思豪牧师在教会主持仪式。(照片提供:陈思豪)

在教会的教导下,曾经对同志说出:“你只要不发生性行为,你仍然是OK的,上帝不会把你当作罪人。”的陈思豪,为什么现在是挺同志最前线的人?

陈思豪说,他观念的转捩点是在1995年,31岁的他在美国求学时。当时他在教会认识一对美国同志朋友,在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就是和你、我一模一样的人”,因此他开始对教会教导“同性性行为是罪”产生怀疑。

从观念动摇到支持同志,陈思豪走了八年。他现在所持的理论,则是五年前来到古亭教会当牧师之后形成。

逻辑转不过来

陈思豪认为,因为遵守《圣经》而反同的基督徒是“逻辑转不过去”。

《圣经》里有清楚的教导“拜偶像是罪”,这对基督徒来说是没有异议的。陈思豪不明白,为什么台湾反同婚基督徒可以接受“在我的信仰拜偶像是罪,但在社会上拜偶像是法律所保护的”,却没办法接受在自己的信仰中,同性结合是罪,但在社会上同性有权利结婚。

但他也表示,经过他在Facebook上持续不辍的与反对者沟通后,他亲眼看到一些基督徒接受他的说法,即“虽然在我的信仰中是罪,但权益仍要被保障”。

Image caption 2015年 6月 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宣布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

记者问到,为什么在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美国,可以在2015年由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国都是一项合法权益?陈思豪回答,虽然美国大多数教会仍教导同性性行为是罪,“但是美国人还是有逻辑能力的。虽然知道是罪,但容许在社会上他有这个权利。”

反同基督徒常见的立场是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后,会动摇家庭结构,会造成性开放、性混乱。陈思豪表示,他要“很不客气地”说这样害怕社会的教导和氛围与他信仰价值不一样,会影响到他的下一代的基督徒,他们的信仰价值是“极弱的”。

“基督教信仰的价值若是真的好,其实不需要法律或政治力来保护。基督徒大可用他的生命来实践他所认为优质婚姻和家庭系统。即便台湾的法律不容许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方式活出家庭的样子,他还是会违法去做,这才是真正的相信上帝。”陈思豪说。

赞成反对五五波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下一代幸福联盟号召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民众身穿象征“光明正面诉求”的白衣,手持大会发放的标语,11月17日同婚法案审理时,聚集在立法院外抗议。

台湾民意基金会11月底公布一份民意调查,指出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民众有46.3%、不赞成有45.4%,另有8.2%没有意见。

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公布的“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则显示, 2015年,认为"同性恋者也应该享有结婚的权利"的同意与反对者比率各为59%、41%,而且高等学历、年轻族群的支持率更高超过八成。

民意调查的解读也随着立场不同而有区别,但可以看出台湾社会对于同性婚姻合法的意见仍有分歧。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许多志工在12月10日同志平权婚姻游行现场举着告示牌,期盼婚姻平权可以藉由民法修正赶快通过。

陈思豪认为台湾社会还是支持同志的人比较多,因为台湾基督徒的比例低(大约总人口6%)。现在反对同婚者的声音显著,陈思豪说他必须“认罪”:“很丢脸的,是因为基督徒用一些谎言来诠释这个事件,他们去散发很多影片,我不客气地说,去骗大众,通过同婚后会造成性混乱、性开放、家庭伦理崩坏,然后用这个来影响对这个议题没太大主张的社会群众。”

陈思豪承认:“我不认为台湾社会已经成熟到能接受同性结合和异性结合是一样正常的。”他认为台湾社会要真正接受同志,“大概还要一个世代”。

但他仍坚定认为:“今天的考量不是台湾社会还没有足够成熟接受,就让歧视一直发生。我们常说,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标准。法律就是要阻止人家继续歧视,先能做到这个就好。”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