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士兵流落印度逾半世纪 思乡之情不减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被困印度半个世纪的解放军老兵

1963年中印战争停火数个星期后,一位隶属中国解放军的测绘兵意外地闯进了印度境内被抓,之后再没法离开印度。流落异地50多年,依然无减他的思乡之情。BBC印地语记者维内特·卡雷尔(Vineet Khare)找到了这位流落印度的中国士兵。

王琪(Wang Qi)现在居住在距离印度中部那格浦尔市(Nagpur)5个多小时车程的一个村落。

这位老兵当年被印度军队抓到之后,就再没有见到他的家人。BBC记者跟带他到当地唯一有网络联机的政府办公室,尝试让他跟远在3,000公里 (1,864英里)以外位于陕西咸阳的家人通电话。

记者拨号的时候,王琪难掩满心期待的表情。随后,现年82岁的哥哥王志远出现在电话屏幕上──那是半个年纪以来,他们两兄弟第一次见面。他们用普通话谈了17分钟。

挂线之后,王琪用印地语跟记者说:"他苍老了很多,我差不多认不出他来。他说他仍然活着纯粹为了我。"

这通电话背后是一个长而令人痛心的故事。

王琪在陕西省出生,家有四位兄弟两位姐妹。1960年,他修读完测绘之后入伍,参加解放军。

他说1963年1月他在中印边境“误入“了印度领土之后就被抓。

Image caption 挂线之后,王琪用印地语跟记者说:"他苍老了很多,我差不多认不出他来。他说他仍然活着纯粹为了我。"
Image caption 王琪在陕西省出生,家有四位兄弟两位姐妹。他的母亲在2006年离世。

他告诉记者:"当天我离开军营散步之后迷了路,又倦又饿。一辆红十字会的车经过,我便上前请他们帮忙,不料他们把我送到印度军方去。"

印度当局说王琪当年"擅闯印境",也没有诚实地告诉官员他从何来和为甚么越过国界。

接下来的七年他在不同监牢度过,直至1969年当地法院下令要释放他为止。

当局后来把他带到中央邦(Madhya Pradesh)一个偏远的村落。从此以后,他再没有离开过印度。

重获自由以后,他到面粉厂内工作。可是人在异乡,王琪在语言、食物、社会风俗上都要重新适应。

他跟记者说:"每天晚上我都在哭,我十分惦念我在中国的家人,尤其是我的母亲。"

Image caption 1960年,王琪修读完测量之后入伍,为中国解放军修路。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

1975年,他跟一位名叫苏世拉(Sushila)的印度女子结婚。他说,那桩婚事是"朋友的压力下"达成的。

苏世拉也跟记者说,她的父母要她嫁给王琪"很气愤",因为他是个外国人。

她说:"初时我连他说甚么也搞不清楚。我忍受了他数个月,之后慢慢习惯了。"

王琪后来跟苏世拉生下三个孩子,学会了说印地语,也起了一个当地名字,叫拉杰·巴哈杜尔(Raj Bahadur)。

他在印度落地生根,可是政府仍然没有向他发出任何正式身份证明文件,因为当局到今天仍不能确定王琪是否战俘。

他尝试自己搞生意,可是他模糊的身份令警察常常找上门来。

Image caption 1975年,王琪跟一位名叫苏世拉的印度女子结婚。他说,那桩婚事是"朋友的压力下"达成的。

他的邻居辛格(BB Singh)忆述王琪因为拒绝贿赂当地警员被他们殴打。他对记者表示,王琪是一个诚实的人。

模糊的身份也令他年多都无法回乡。

他的家人跟记者表示,如果他要离境,他要向印度政府申请。

多年来他都写信回乡,可是到了二十年纪八十年代他才收到家人的回信,交换了家人的近照。而在2002年,他到达印度40多年之后,他才能跟母亲第一次通电话。

王琪说他年迈的母亲说很想见他。"我跟她说我会尽力回来。当时,我不断地给任何我觉得可以帮助我的人写信,请他们替我申请出境需要的文件。可是最终甚么也没有达成。"

他的母亲在2006年离世。

Image caption 王琪能否回乡,仍然是一个疑问。而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他成功回到了陕西老家,他会返回印度吗?

终于,他的外甥在2009年到了印度,帮他准备了申请护照所需要的文件。当地中国大使馆一位职员亦帮忙,让他成功在2013年申请了护照。该位职员在接受记者查询时表示他知悉王琪的个案。

记者亦曾向印度联邦内政部查询,可是截稿前仍未收到回复。

一位王琪现居的村落的高级官员巴拉特·雅大维(Bharat Yadav)对记者承认,处理王琪的个案时有"不足之处",政府内部也"没大兴趣"改善王琪面对的困境。他并表示当局认为王琪的个案没有甚么可疑之处,如果他想回中国会尽量协助他。

王琪能否回乡,仍然是一个疑问。而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他成功回到了陕西老家,他还会返回印度吗?

他一边跟孙女玩耍,一边回答记者道:"当然会。我的家人都在这,我会到哪里去?"

可是,他的太太还是比较担心,她说:"我希望他会回来。"

Image caption 王琪在中国的亲人照片

中国士兵流落印度逾半世纪 思乡之情不减

网友留言

感谢BBC的报道引起了中印两国政府的关注,进而加速老战士回乡的进程(hopefully)。

这件事不论结局如何对这位老战士和他家庭来说都是悲剧。不禁让我想起另一个真实的故事。三十多年前文革刚结束不久,刚恢复正常的英国驻华外交机构(不知那时是否有正式的大使馆)就派遣官员千里迢迢从北京来探视慰问住在隔壁的原籍英国的教授夫人。她早期随在英留学的丈夫一起回国。这事我一直影响深刻。

波, SYDNEY, Australia

既然说他成功在2013年申请了护照。是不是他已有中国公民护照?如果有,为何不能自由旅行回国?难道要中国政府出路费?还是要安置费?(这个恐怕不行).这个人在印度呆了50多年,恐怕早就入了印度籍。应该要求印度政府提供此人在印度填过的各种表格,核实他自填的国籍身份。

佚名

一場對雙方皆無得着的戰爭,卻令一個普通人留落異鄉數十載,而且是發生在二十世紀末、廿一世紀初的今天,簡直荒唐。兩國政府不聞不問,官僚架構推搪責任,這件事看到了戰爭的遺害,也看到了缺乏人權保障之後果。望老先生早日和家人團聚。

黃忠民, 英國倫敦

事情不发生到谁的身上,谁也感觉不到,还是回来的好,毕竟落叶归根

Mark, 卡塔尔

其实,你是幸运的。如果印度政府在当时把你遣返回国,历经数次的整人运动,你早已死于非命。

佚名

你相信战时(虽然可能刚停火)一个当兵的能随便在边境散步,还散到迷路?而且搞测绘的能迷路?你是散步呢还是徒步野营呢?反正我是不信。连印度官方都认为他没有如实交待他入境印度的真实目的。说中国没尽职的省省吧,中印又不是没有交换战俘。他不承认入境印度的目的,连战俘都不是,国家怎么帮他?这人当时极有可能是叛逃了。岁数大了思乡了才想起回囯了。不然他几十年前为何不联系中国大使馆?

佚名

你是幸运的,印度政府没有把你过早遣送回去,否则历经数次的整人运动,你早已没命了。

佚名

民主是我强烈渴望的。但如果是印度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因为它和专制一样无人性,迫害善良的人,侵害人权。

渴望

测绘兵,散步迷路,编的不错,很专业。

佚名

中國外交部應主動出面與印度政府交涉 每個中國公民都有回家的權利 印度政府無權阻撓 更何況王琪當時具有軍人身分 戰爭已結束這麼多年 沒有任何理由繼續留滯他 但王琪並非戰俘 他是向紅十字會車輛求助而被交給印方 這種處理非其本意 因此王琪不能稱為戰俘 中國政府該補發他應得薪餉與養老金

aminonitroacid

挺可怜的

大理

中國政府也沒有尋找自己國家士兵的下落?

為什麼不協助他回到自己的國家,政府出面不是應該很好談嗎?!

公瑾,

要是真想回来,四十多年。怎么都有办法。!在印度边境再迷次路,又回到中国了

佚名

愤怒,中印政府都太官僚.

ken,

看到"还是不要回来了,中国不缺人。"这样的话,我简直无地自容,虽不出自我口,但何其冷酷!

有些人早已习惯遇事首先、甚至只从所谓"利益"的角度出发,真是让人寒心。

我想说欢迎并期待您回家!虽然我无法代表任何人。

羞愧,

听说印度是个民主国家;听说印度是个文明国家;听说印度政府效率高;听说印度人民生活幸福……

然而我看到的只是一个诚实而正直的人被这个奇怪的国家所强行施加的一切不幸。这不是命运,这是罪恶。

LuukShao, Pittsburgh, the U.S.

本国士兵被抓,政府应以国家名义同印度交涉此事帮助他,光帮助他办理护照是远远不够的

佚名

印度政府无耻,秘密绑架一个没有武器的中国士兵,并且长期不让他回中国,没有人道。

佚名

还是不要回来了,中国不缺人。

佚名

印度号称是民主国家,但对一位不交战的中国士兵,所做无理。中国应以国家名义同印度交涉此事。

hebeilong

请用下表发表评论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