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畅销恐怖游戏 重现当年国共肃杀对立

一款名为"返校"的游戏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款名为"返校"的游戏,重现当年国共对立下的白色恐怖时期,成为销售冠军。(BBC Chinese)

近来,一款名为"返校"(Detention)的游戏,成为Steam游戏购买的畅销冠军。故事探讨1960年,当时"白色恐怖"彼此相互出卖,甚至为求生存捏造罪名害人被枪决的过去。

1949年,刚刚撤来台湾的国民党,为了防范共产党入侵,彻底实施戒严控制舆论。不但鼓励举报“匪谍”,对其他持不同政见者、异议人士,甚至稍有怀疑"叛国民党"者,均可不经由审判,直接以军法入狱或枪决。

当时人心惶惶,许多人民为求自保、或是升官发财,纷纷随意诬陷,造成冤狱与冤死的情形不胜其数,人与人之间的信赖感降到最低。

直到1991年,台湾当局停止"动员戡乱",废止戒严时的"警备总部",长达42年的"白色恐怖"才结束。根据估计,受害者可能超过13万人。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游戏里的大礼堂,是台湾人从小的记忆,然而,很多场景,居然中国大陆玩家也会觉得"熟悉"。(BBC Chinese)

传统台式恐怖

"返校"即是叙述这个时空背景下的游戏。故事设定在1960年代,一名高二男学生魏仲庭,当时在上课打瞌睡。在他打瞌睡途中,学校教官近来教室带走老师,等他醒来后,发现学校空荡无一人。

在校园游荡的魏仲庭,碰见同样昏迷的学姊方芮欣,两人决定一起逃离学校时,

却发现路已经被血红河水冲断,当两人决定找电话求救时,再度昏迷。而当方芮欣醒来时,魏仲廷已吊死在他上方,方芮欣开始抽丝剥茧出真相。

这款游戏结合了传统道教及民俗,包括黑白无常、城隍爷与死者的"脚尾饭"。当中也融入了那时"告密"、"抓匪谍"的肃杀气氛。1月12日上市几天就创下20多万美金的营收,不仅中国大陆与台港澳,西方国家也有许多玩家。

设计游戏的"赤烛公司",是间仅仅9人编制的独立游戏公司。成立不到2年,最近却因为研发"返校"大受欢迎,变成许多电视台及杂志访问的对象,连他们都备感讶异。BBC中文网记者访问时,后面还有其他媒体等待。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赤烛游戏的杨适维表示,"返校"让西方人了解传统文化外,也意外让他们知道中国大陆很多玩家有共鸣。(BBC Chinese)

西方了解东方

赤烛游戏的音效设计师杨适维表示,西方人透过玩这款游戏,可以更加了解传统文化,这是他们相当惊讶的。比如像是掷茭、烧金纸、去拜城隍庙等等,虽然他们看到的是英文,却能没有文化冲突地,没有任何提示去完成,持续破关下去。

另外,这款校园恐怖游戏也让西方人对昔日校园生活有共鸣。杨适维认为,校园生活模式东西方可能不同,但都会有"同学互相攻讦"、"说老师坏话"、"有同学会跟老师告状"等等,这些在游戏内西方玩家都深刻感受到。

而在游戏音乐方面,也大量采用了传统乐器唢吶、南北管等,由配乐师亲自去请老师傅吹奏收音。游戏总制作人尧舜庭说,这些传统音乐再特殊的情形下让人不寒而栗,连西方玩家都表示恐惧。

负责美术的陈敬恒则回忆,他为了呈现1960年代的风景,翻阅许多乡土资料,远赴台湾东北角、双溪、金瓜石等那一带拍摄老屋。而游戏中的学校,为了寻求共鸣,他们都将全台湾高国中小等特色都呈现出来,让大家都能唤起些回忆。

两岸相互了解

此外,这款游戏在中国大陆也造成了不小的风潮,姚舜庭就表示,有中国大陆玩家在玩了之后,去查台湾过去的历史,想了解台湾过去"白色恐怖"历史的创伤。许多中国玩家的专业分析跟建议也让他们相当惊讶。

杨适维则说,有很多中国玩家反应剧情"很有熟悉感",虽然是个台湾高度戒严下的恐怖故事,但是中国当时也有类似背景,三反、五反、黑五类、文革等,美国也有冷战时期抓共产党间谍,那时候国际都弥漫肃杀气氛。

甚至杨适维也提到,有很多中国大陆玩家会说"校园建筑"让他们很有亲切感,让他们很惊讶 ,"共产党跟国民党那时在两边大兴土木,居然都盖出差不多的钢筋水泥样式,这倒是蛮有趣的",杨适维说。

很多华人玩家表示有兴趣,但是"不敢玩"恐怖游戏,杨适维也推荐上网看"实况主"直播。香港很多实况主惊吓时,用广东话直接大声反应令他们印象深刻,尤其港澳台三地,传统上受中国南方文化影响大,很多习俗都雷同。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成立不到两年的赤烛游戏,凭借着"返校"而大红,对于政治标签他们选择轻松看待,只想做自己的游戏。(BBC Chinese)

从台湾到世界

随着游戏愈来愈红,故事以"白色恐怖"出发也让有些亲中媒体认为该游戏想操弄"反国民党情绪"。记者造访当天,也有亲独立团体想要邀请他们现身谈游戏,但也被游戏公司婉拒。

BBC中文网记者询问团队是否怕被贴"政治标签",杨适维说:"我们每天就只是想把游戏做好,关卡写好,怎么样感动人,如果有人说我们想藉作品达成什么政治目的,那我们真的是没有,作品能被玩家喜欢才是最开心的"。

姚舜庭也笑说,游戏发行出去后就不是自己的,解释权都在玩家手上,对于各式政治解读就一笑置之。

赤烛团队则说,他们还是将市场放眼在全世界。杨适维举例北欧很多国家的独立游戏公司都很成熟运作,制作的游戏口碑也好。他们不限风格,未来他们的游戏也不全然都是台湾风格。

综合游戏造成的风潮,杨适维总结:"台湾人觉得很怀念,外国人觉得很新鲜"。但他们仍不认为做出很满意的游戏,"这只是起步,希望未来还能更好"。这款游戏已在台湾获得独立游戏奖,3月也将于美国波士顿独立游戏大展亮相。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