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会:BBC记者采访遭暴打被迫签认罪书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2017“两会”前夕的中国上访户

我们的采访计划其实很简单:前往湖南省新渡村,与一位女性访民会面,再与她一道前往北京,一路跟拍。结果我们却连采访对象都没有见到。

不过,这最后没有采访的报道却反映出了更多中国权力运作的真实状况。

这其中涉及了暴力、威胁,还有我在中国第一次经历的被强迫认罪—为"导致不良影响的行为"和试图"非法采访"而道歉。

计划乘火车去北京的杨灵华是一位上访人士。

每年有成千上万在共产党控制的法院无法得到公正裁决的中国人前往首都北京,将冤情上报到国家信访局。

访民携带的上访信和大量材料,要求解决的问题包括:腐败问题、强征土地、地方政府渎职、医疗事故、警察暴行、不公平解雇等各种案件。

但是,在中共上访系统中,访民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尽管如此,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尽管屡遭挫折,他们多年来仍然坚持上访。

Image caption BBC记者沙磊在采访过程中遭不明身份人士暴打

暴行指称

杨灵华家就是一个例子。她姐姐杨晴华是无数访民之一。三年前杨晴华赴京上访途中,BBC记者采访了她。

杨晴华指称,自家土地被占,父亲在随后的争议中遭毒打,最终不幸去世。

杨灵华本次试图前往北京则有特别原因:一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3月5日将在北京召开。

像往年一样,大量访民人大会议期间前往北京,希望政府能够帮他们解决问题。

政府的想法完全不同。当局想方设法使这些愤怒的访民远离北京精心编排的政治秀,因此各省官员的任务是全力阻止访民赴京。

我们知道杨灵华的姐姐和母亲的处境,与遭软禁差不多。

从未去北京上访过的杨灵华觉得自己可能不会被怀疑,或者至少可以登上火车。

可是她错了。

我们抵达新渡村时发现,有关部门已有所准备。

通往她家的道路被一大群人堵住。这些不明人士立刻开始追打我们,并毁坏我们的摄像机。

Image caption BBC记者摄影设备被毁坏

当暴力成为外国记者在中国所面临威胁的一部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不同寻常。

在我们离开新渡村时遭到约20名暴徒的追赶。

随后又来了一些穿制服的警察和两名当地外事部门官员。在更多暴力威胁下,我们被迫删除了刚才拍摄的部分画面,并被迫签署了一份认罪书。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谈判。我们最终得以脱身,而这对对很多经历类似威胁和虐待的访民来说只是奢望。

杨灵华的姐姐传给我们的一段视频显示,她被同样一批人拘捕。这些人也曾经威胁我们。

禁足警告

在准备这一报道时,我们联系了一位如今已经70余岁的女性。她的丈夫被谋杀,她从1988年开始上访,希望对凶犯加长量刑。

这位女性告诉我们,每年两会期间她都会被软禁在家10天。

我们联系的一位男士由于儿子遭绑架而上访。他被警告这周不得出行。

他还是订了火车票,但是他在广东省被禁止上车。

对那些成功抵达北京的访民来说,被抓的威胁仍然存在。

本周,信访局门外聚集了数百名截访者。他们来自各个不同的省份,负责搜寻本省访民、胁迫他们返回家乡。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两会期间官方安全人员和志愿者随处可见

当然,很多抵京访民成功递交了上访信,特别是那些首次上访者。

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在两会期间越是努力截流访民,对访民来说吸引力越大。

多数访民没有幼稚到以为自己能够接近参加两会的高级官员。

但是各省地方政府竭力截访,在一定程度上,却对那些成功抵京的访民起到杠杆效应。

一年又一年,制造冤案的地方官员不理会这些访民的诉求,访民在两会期间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谈判的机会。

一名访民向我们展示了她与截访者的短信纪录,对方甚至提出,只要她离开北京,可以带她去度假。

杨灵华和她的家人消失之后,我们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我们问过北京的政府官员是否能够保证杨家的安全。

与此同时,两会召开前夕,很多中国公民,而且往往是最需要人大代表协助的这些访民,却面临类似的虐待。

尽管签署了那份认罪书,我不会为试图采访这些访民而道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