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国新丝绸之路上的传教士?

Meng Lisi and Li Xinheng 图片版权 Pakistan police handout

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Balochistan)是全国最贫穷的省份,分离武装分子也十分活跃。这个地方对外国人来说,向来都不安全。

而在这个省的首都奎达市(Quetta),各方以派系为界,令这里成为一场血腥冲突的中心点。

过往一年,已经有许多名律师被杀,有伊斯兰教分支的苏菲派系教徒出席崇拜时被炸死,有一些警察学员甚至在睡梦中被枪杀。

在六月八日,所谓的“伊斯兰国”(IS)的一则声明把另一个国家卷入这个已经十分复杂的局面——这个极端组织宣布,他们杀掉了两名早前从奎达市虏走的中国公民。

所谓的“伊斯兰国”同时发布将两人杀死的血腥片段,看过片段的中国公民都不寒而栗。巴基斯坦政府曾声言会保护上万名到该国工作的中国工人,片段流出后,令巴国政府尴尬不已。

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会在巴基斯坦投资超过5,500万美元,是中方建设连结亚洲与欧洲"新丝绸之路"的重要部份。而中方在巴基斯坦建设的其中一个重点,是要建造运输设施,把位于俾路支省内的瓜达尔港(Gwadar)和中国西部新疆地区连结起来。

但是,那两名被杀的中国公民可不是中国派到当地工作的人。

他们跑到俾路支省,是为了在巴基斯坦这个既保守、又以伊斯兰教徒为主的国度,宣扬基督教。

他们的经历,令人们开始关注一个由中国向亚洲、非洲和中东扩张的计划而(衍生的副产品)。这个副产品却又常被遗忘。

虽然中国官方不希望这些传教士跑到这些国家去,他们还是搭上了"一带一路"的便车,到达了沿线国家。

“他们为何不解救我们的孩子"

位于中国东部的浙江省是国内一个基督徒的主要集中地。

浙江省内有上千家教堂,这包括获北京当局认可的教堂,和一些所谓的"地下"和家庭教会。后者的宗教活动大多秘密进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基督教徒在"地下教会"中崇拜(图为2014年12月24日圣诞前夕北京一家公寓的地下教会牧师与教徒)。

那两名被杀的中国公民,孟丽思是湖北人,遇害时26岁;李欣恒则是湖南人,遇害时24岁。他们都曾经参加过浙江省家庭教会的宗教活动。

李欣恒的母亲不愿透露自己的全名,只说自己姓刘。她说,自己的儿子是在2016年9月到巴基斯坦后才认识孟丽思。

她透露,她以为自己的儿子到巴基斯坦是当中文教师,但她同时说,身为基督徒,如果儿子到巴基斯坦传教的报道属实,她会为儿子的行为"感到骄傲"。

数名乔装成警察的武装份子在5月24日把两人虏走,事后巴基斯坦军方在奎达市南部默斯东(Mastung)地区,展开了维持三天的行动,清剿据报与所谓的“伊斯兰国”有联系的武装份子。

根据所谓的“伊斯兰国”的声明,武装份子就是在默斯东地区杀害了这两名中国公民。

李欣恒的母亲质疑,为甚么巴国政府的行动目标不是解救她的儿子和孟丽思,而是围剿恐怖分子。

她同时质问中国政府:"为什么北京没叫他们(巴基斯坦政府)先救我们的孩子?"

李欣恒的母亲透露,中国官方正在监控她的电话,也调查过她家。她所属的教会领袖也把她列入了通话"黑名单"。

两人遇害后,传媒多次就事情向北京当局查问,得到的答案都没两样:当局正在调查事件。

但中国官方同时针对国内的基督教活动进行多次打压。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创始人傅希秋说,当局在一轮针对在浙江与海外基督教组织有联系的地下教会的行动中,曾拘留了最少四名牧师。

Image caption 图为孟丽思和李欣恒被绑架走的汽车。

他和另一位消息人士向BBC证实,四人已悉数获释,但官方禁止他们继续传教或接受传媒访问。

傅希秋指,中国国国内为数约一亿的基督徒自国家主席习近平2012年开始执政以来,遭受的监测和骚扰越发严重。他批评,习近平的打压比已故领袖"毛主席以来都要严重"。

2014与2016年期间,浙江当局拆除了超过1,000个安装在当地教堂的十字架。

孟丽思和李欣恒在巴基斯坦被杀,令中国官方陷于两难的局面。中国正式来说是一个追随无神论的国家,两名基督传教士在海外遇到问题,令中方十分尴尬。但同时,中国官方必须向外界展示,她有能力保护身处海外的公民。

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中国宗教专家杨凤岗认为,这种状况在中国官方眼中前所未见,他们仍在思索正确的应对方法。

他认为中国官方会想:基督教是西方传到中国的概念,中国怎会担当把基督教出口的角色?

"他们说我们全都是罪人"

孟丽思和李欣恒被虏初期,曾有报道指他们在当地一家自韩国人经营的语文学校工作。到他们遇害之后,巴基斯坦当局才指他们是传教士,滥用了他们获批的商务签注。

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事后拘留了两名韩国人,另外把11名怀疑与宗教活动有关联的中国公民驱逐出境。

语文学校位于奎达市富人区真纳坝市(Jinnah)。当地人说学校的职员没有故意躲起来,却也没有甚么引人注意的地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的基督教徒人数可能比中共党员还多(图为今年4月河北省石家庄附近的"地下"教会牧师举行宗教活动,资料照片)。

他们都没有保安人员陪伴,坐三轮车到处去,住在市中心一家很普通的酒店。

一名负责收集垃圾的工人跟记者说,他有时候会看见他们唱歌、弹奏结他。

位于奎达市西部的卡罗提兰堡(Kharotabad)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地区,居民包括一些普什图人和来自阿富汗的难民,这无阻一些中国女性挨家挨户向当地女性传教。

一个男孩跟记者说,他曾听见那些中国女性说"我们全都是罪人",也派发了宣传品、指环和手环。另一个男孩就跟记者说,他曾看见三名会说点乌都语和普什图语的中国女性,在做"一点与基督教有关的事情"。

男孩也跟记者透露,他的母亲曾问她们是不是中国人,"他们说是。"

当地警方接到消息后,很迅速地就把她们带离那区,指外国人不应逗留在那里。

而这些传教士的努力似乎没有太多效果。获派发宣传品的当地人说他们大多把那些东西撕破后丢掉。

回归耶路撒冷

中国传教士到外国传教始于1940年代,他们的目标是向西边,朝圣城耶路撒冷的方向传教。

这些传教士大多到了中国西部的省份,但当毛泽东在1949年宣布追随共产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他同时开展了一个压迫基督传教士的时代。于是,这些传教士在当地住下来,向西边传教的活动也暂停。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正将巴基斯坦南部的瓜达尔港口与中国西部的喀什连接起来。

但当中国在2000年代开始成为世界强国之时,这些传教士又活跃起来,在一个他们称为"10/40空间"中活动。这两个数字,代表他们会在赤道以北北纬10到40度的地方宣传他们的宗教。在这个范围中,许多国家均甚少受基督教影响。

这个范围同时也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范围。许多中国工人都跑到这些国家打工,其中可能有上千人都是传教士。

据英国基督教组织回归耶路撒冷主席丹尼‧李(Danny Lee)介绍,这些来自中国的传教士到访伊期、伊拉克和巴基斯坦都甚少遇到阻滞。

他说,这些国家的政府大多没想到,原来这些中国人是传教士。他也透露,许多人都已经离开,转到巴基斯坦、沙地阿拉伯、伊朗、伊拉克、朝鲜、缅甸等地继续服务。

这些传教士似乎未因奎达市等地发生的暴物事件而却步。香港《南华早报》引述两名被派到伊拉克北部的传教士,他们说两名中国传教士在巴基斯坦遇害,提醒了他们必须保持警觉和敏感度。

但《南华早报》引述的两名传教士说,虽然有危险,他们还是打算继续无限期留在当地。

其中一名传教士,25岁的米高说,相比起中国当局对国内地下教会的压制,他在伊拉克感到更安全。

丹尼‧李说,他们的传教士在出国前,都已经知悉并接受他们可能遇到的风险。他说,这些人都感到神的号召。

全天候的朋友

两名中国传教士在巴基斯坦遇害后,当局已经声言会控制中国公民入境的人数。

武装份子之前其实也曾以中国人为袭击目标,但这件案件所引起的注意似乎令巴国政府高层官员担心会否影响与中国的关系。

他们五月被虏后,奎达市的街头再也见不到中国人的身影。

瓜达尔港是中国和巴基斯坦共同建立的经济走廊的核心部份,这个港口经常遭受袭击,当地记者透露中国工人没有武装护卫陪伴,哪里都不能去。

巴基斯坦政治和保安分析员里兹维教授(Hasan Askari Rizvi)认为,中巴两方官员已经召开会议,商讨对策。他说,双方最能接受的结果当然要令类似事件不再发生。

中国一方也多次声明,她和巴基斯坦是"全天候的朋友"。

但北京当局深知,随着更多的中国传教士跟着新丝绸之路向西走,类似的事件必然再发生。

伊斯兰国宣布已经杀死那两名中国传教士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六月九日回应记者的提问。

她说:"你提到'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风险,我想讲的是,只要走出去,就会有风险。"


BBC新闻网记者凯文·庞尼亚(Kevin Ponniah)(伦敦);M伊利亚斯·汗(M Ilyas Khan)(伊斯兰堡);BBC中文(香港);BBC乌尔都语记者穆罕默德·卡齐姆(Muhammad Kazim)奎达)报道。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