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权运动:她们还能走多远?

中国女权活动人士抗议家庭暴力。 图片版权 CFP
Image caption 中国女权活动人士抗议家庭暴力。

在中国年轻人当中,女权运动正在兴起。但是这场运动遇到越来越多的反弹和打压。

今年2月,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性举行抗议活动,支持女性的权益。但是,中国的女性却得不到这样的机会。

中共即将于10月召开十九大,当局对异见人士开展全面打压。北京继续加强控制互联网,并对女权的公开讨论进行严厉审查。

今年6月,警方要求女权活动人士搬离广州。这些女权活动人士对BBC说,这是警方第四次跟踪她们,并强迫她们搬离。

到了9月,因组织反性骚扰活动而被拘留的中国"女权五姐妹"(Feminist Five)中的一位被禁止离境10年。

武嵘嵘表示,她户口所在地山西省出入境主管部门拒绝给她办理换发港澳通行证。主管部门对此给出的理由,是她涉及未结案件。

在国际舆论压力下,当局取消了这一禁令。武嵘嵘已拿到相关旅行证件,获准出境前往香港攻读法学硕士学位。但是她拒绝接受记者采访,表示最近一些事件对她造成很大压力。

2015年,武嵘嵘与另外4名女权活动人士计划在三八妇女节前举行反对公交车上性骚扰的公众维权活动,但她们却分别被广州、杭州和北京等地的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抓捕并遭拘留超过30天。她们不断受到警方审讯和虐待,并被拒绝获得急需的药物。当局最终撤销了对她们的"寻衅滋事"的刑事指控。

与中国大陆形成对比的是,香港的女权活动人士享有相对的自由,可以在公共场所举行抗议活动。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国际舆论压力下,当局取消了对武嵘嵘的出境禁令。

美国华盛顿大学女权主义研究学者Christina Yuen Zi Chung博士表示,“女权活动人士仍然被视为一个很小的群体,不会在政治上构成威胁。女权运动不同于那些与政府利益有冲突的政治纲领。”

“中国大陆的女权运动与同性恋权益以及LGBTQ团体的关系比香港更密切,因此这个问题在中国大陆有多个层面。”

在中国,官方媒体严格限制对女权运动的报道。9月20日,法新社记者赵淇欣(Joanna Chiu)发推文说,她在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接受采访录音时,其中有关武嵘嵘被限制出境的部分被剪掉。

面对中国当局加紧对女权运动的新闻检查,我采访了几位中国最著名的女权活动人士,希望了解她们对政府不断增强的打压和监视有何反应。

李麦子( 李婷婷)和郑楚然 (大兔)是2015年被拘留的中国"女权五姐妹"中的两人。2014年,肖美丽从北京徒步走到广州,全程超过2000公里,旨在抗议性侵犯以保护妇女权益。

记者:你如何形容目前中国的政治形势对该国女权运动的影响?

李麦子:“中国的政治环境空前紧张,一些曾经合法的事情如今都变成非法。例如,政府宣传境外势力威胁国家安全,VPN将在明年2月被禁用,警察权力被严重滥用,女权被政治化并且被污名化,导致了女权运动进入低谷。”

图片版权 CHENG LI
Image caption 李麦子:中国的政治环境空前紧张,一些曾经合法的事情如今都变成非法事情。

记者:自从当局实施打压以来,中国女权活动人士的处境如何?

:“在三七事件过后,中国的女权运动遭受很大打击。不仅仅是我们,许多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也都受到影响。过去,许多事情在公共场合都是被允许的,现在都不行了。”

“我自己对这些骚扰感到非常沮丧,无奈和气愤。但是这不会阻止我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我会去想其它的方法,并反思为何女权运动会受到如此打压。为什么一场符合国家政策的运动会面临这么大的危险?”

图片版权 ZHENG CHURAN
Image caption 大兔:在三七事件过后,中国的女权运动遭受很大打击。

记者:自从今年6月警方到你家施压以来,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

肖美丽:“每次逼迁发生时,我当然感到恐惧,感到愤怒,焦虑,感到无助,没有安全感,很绝望。之后会花很多时间来思考这个事件,分析警方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们如何应对比较好。”

精神健康受到影响不只是肖美丽一个人。虽然她现在英国大学修读法律专业,但是她担心下次回国后,有可能被限制离境。

李麦子“2015年突然被逮捕,对我影响很大。我的安全感遭到破坏。我呆在家里,一旦有人敲门就会感到很紧张,这样的心理创伤需要很久才能好转。”

图片版权 XIAO MEILI
Image caption 今年6月,肖美丽从北京徒步走到广州,全程超过2000公里,旨在抗议性侵犯以保护妇女权利。

记者:你们的活动方式是否有所改变?

李麦子:“我们停止了街头行为艺术,因为正是因为做行为艺术,政府一直把我们视为捣乱分子。随后,我们开始寻找在国内的生存空间,其中包括众筹,线上开展宣传和线下组织沙龙和戏剧。”

肖美丽:“我们一直在尝试开展活动。例如,我的朋友们在筹备一个职场反歧视的热线,还有人为职场女性提供培训。这样的活动政治风险小。”

大吐:“我开始去做一些不同的尝试。例如,尝试做生意,开了一个淘宝店。我还写了一些文章,拍一些视频。这些都是我在女权运动这条路上开展的实验。这里没有唯一正确的道路,也没有固定的模式。”

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妇女问题越来越占有突出的位置,也越来越引起中国政府和中国公众的关注。面对当局不断的打压措施,限制公众讨论女性议题,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在政治话语中如何促进公众对女性事务的关注?这条道路仍然不确定,而且很危险,但是这些女权活动人士仍然坚持为正义和平等而作出不懈努力。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