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事实查核:中国共产党有没有“女性问题”

2013年3月16日,人民大会堂中的四位女性人大代表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3年3月16日,人民大会堂中的四位女性人大代表

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代表总数为2280人,其中女性还不到四分之一。

《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文章说,女性被"关在外面"。

有人不禁要问了,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应该更加严肃看待男女平等这个问题?

在世界各地男性主宰高层政坛现象受到挑战的今天,在"半边天"被作为女人同义词、宪法保障男女平等的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是否真有"女性问题"?

图片版权 HAN HAIDAN/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刘延东是政治局两名女委员之一,预计十九大后会退休

玻璃屋顶

中共总计有党员8940万人,其中接近2300万是女性,比例为26%。

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全国代表大会"中,女性代表比例为24%。但是,人大代表不一定必须是党员。

政坛上,越往高处走,女性越少。

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央委员会当中只有33名女性,所占比例约为9%。中央委员会负责选举权力强大的政治局。

而政治局25名成员当中只有2名女性:8%。刘延东是其中之一,但她预计十九大后会退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习近平讲话,听的大多是穿深色西装的男代表

发展人脉

显而易见,尽管中国政府一直强调男女平等,尽管中国上大学的女性人数超过男性,中国女性要想突破政坛的玻璃屋顶还是有难度的。

那么,障碍在哪里?

通常,女性是在读大学期间或者加入工作时入党,将其作为发展职业的一个助动器。但是,女性晋升到县级以上特别困难。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政治学系教授Lynette H.Ong说,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女性的位置是在家、在厨房里。这就意味着,女人不应该有太大野心。她们的社会角色是照顾好丈夫、孩子、孩子的孩子。

尽管毛泽东曾经说过那句妇女能顶半天天,女性争取平等代表权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妨碍女性晋升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不先在省政府或党委任职就鲜有机会提升到国家级任职,爬梯子需要时间。

确实有女性被提拔到中层领导位置,但是,高层领导中女性还是寥若星辰。

位于维也纳的”人文科学研究所“访问学者李玲博士说,"需要和那些有任命权的人构建良好的关系网,那些人绝大多数是男性。"

女性退休年龄更低也限制着她们的发展。现在,中国男性的退休年龄是60岁,女性公务员和国营企业雇员退休年龄是55岁,其他单位女性则为50岁。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高层女干部通常分管“女性事务”。比如中央委员李斌担任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

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应当更加主动。

伦敦经济学院民事社会中心主任Jude Howell教授说,"在推行那些为女性政坛发展扫除障碍的政策方面,政府力度不够。因为诠释方式不妥当,指标制起到了反作用。"

那么,中国的现象是不是不寻常呢?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女性的地位是不是更糟糕?

并非如此。

拿中国女性在全国人大当中承担的职位与英国议员、美国众议员相比,就好像是拿苹果和梨子作比较--风马牛不相及。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在世界各地,政治决策机构中女性所占比例都很低,这一现象并不仅仅是在中国。

英国议会下院中,女议员比例为32%,这还是历史最高纪录。

印度议会"人民院"(Lok Sabha)中女性为11%;日本国会中女性比例更低:只有9%。

其他一些国家看似更平等:卢旺达众议院中女性占61%的席位;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中女性占49%。

Image caption 女性在各国议会中所占比例(百分比)。由上至下分别为:卢旺达,古巴,英国,德国,中国,肯尼亚,美国,朝鲜,印度,巴西,日本

再来讲一讲基层。

中国共产党女党员的比例仅为26%。但是,看看其他国家,这个数字并不显得那么特别。

越南和古巴都是一党制国家。最新的统计数字显示,女性党员的比例都不到33%。

多党制国家状况也差不多。德国,默克尔的”基民盟“中,女性成员占26%;英国,梅首相的保守党中女性党员占大约30%。

巴西,圣保罗大学一项调查显示,圣保罗州所有党员当中,女性为33%。

结论: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女性参政议政比例确实偏低;不过,这样的”女性问题“并不是中国共产党独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