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王沪宁是“强人政治的解药”

wang huni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连续给三任中共总书记服务的王沪宁被视作中共最高智囊,他的可能职位是分管意识形态的常委。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在国际政治中,“软实力”的概念已经广为人知,但在国内政治领域,“实力”的竞赛仍然由强人政治主导——因此,温文尔雅的学者王沪宁(Wang Huning),在中共十九大获擢升至中共最高权力的政治局常委会,令外界大为惊讶,也揭示了当代中国以至国际政治的新​​洞见。

青少年时期

王沪宁祖上可追溯至山东省、即孔子的故乡。王于1955年生于上海一个革命干部家庭,并在上海度过了他的成长时代。王沪宁是个安静、内向的孩子,对阅读兴趣浓厚。在1966至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大量书籍被禁,王则透过他在上海永强中学的老师,获得阅读禁书、包括西方文学经典的机会。

1978年,王沪宁是首批参与高考复考的一名考生,以极佳成绩取得大学入学资格。他的成綪非常好,好到毋须事先获得学士学位,获名校复旦大学直接录取为国际政治硕士生。师从马克思《资本论》权威、教授陈其人。王的硕士论文题为《从布丹到马利坦:论西方资产阶级主权理论的发展》,追溯西方主权概念的演化。

校内明星

取得硕士学位后,王沪宁成为复旦大学一名学者,以其突出表现,很快就成为教授。他不只是一个广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同时也是一个多产的研究者,在学术期刊以及一般媒体大量发表政治科学及哲学论述,并于1980年代末以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并写成书名看似矛盾的《美国反对美国》,详尽评述美国社会的种种矛盾面貌。

当时,年仅30多岁的王沪宁,已先后成为国际政治系系主任及法学院院长,在当时仍等级森严、以年纪及经验为升迁首要考虑的中国学术界,可谓一项成就。

不止于学者

在学术生涯的高锋,王沪宁同时领导复旦辩论队,在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赢得一系列国际辩论赛事。这些比赛获国内电视播出,收看人数上百万计,亦令王本已十分可观的名声再下一城,被视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政治上最为值得注意的知识份子之一。

王沪宁的名声不断提升,他倾向强化中央政府权威的主张(这套学说被称为“新威权主义”,但王沪宁不认同这个标签),亦获得上海主要领导人的青睐,当中包括曾庆红及吴邦国。他们将王沪宁介绍给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学者出身的王沪宁,很清楚何时该掩盖自己的锋芒。

致胜一步

起初王沪宁并不愿意离开学术界,但最终于1995年被说服,加入江泽民政府,当时他40岁。王沪宁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做起,在第一次开会前,江泽民已经听过不少关于王的事,更已经读过王的著作。据报,在江泽民及王沪宁第一次见面时,江泽民向王开玩笑说:“如果你再不来北京,这一帮人(指上海帮人如曾庆红及吴邦国)就要与我闹翻了。”然后江泽民还引述了王沪宁著作中的论点,王沪宁感觉很惊喜。

中国媒体亦乐于报道,江泽民对王沪宁的学识多么欣赏。 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江泽民就在晚宴上赞扬王的学术能力,克林顿为了不落下风,以美国政治科学家亨庭顿的学术成就来回应。

中南海生存之道

进入政界后,王沪宁的学术能力的确派上用场。加入政府不久,他就成为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再于2002年成为中央委员。在江泽民交捧给胡锦涛后,王沪宁继续服务新一届政府,成为中央书记处书记,往权力中心再踏一步。到习近平掌权, 王沪宁亦没有像一般政权易手的惯例那样被撤换,不只留了下来,更获进一步晋升,不久就加入中共权力最核心的中央政治局,成为25名委员之一。在今年的十九大上,王沪宁终于踏入中共最高层,成为习近平属下权力最高的六人之一。这应该超出了他22年前进入政府时的预想。

王沪宁的平步青云,不能简单地透过罗列他历年来的逐步升迁去理解。他的影响力是不着迹但无所不在,利用自己的理念及其说服力,而不是强人政治中常见的强硬态度。他被称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及习近平“中国梦”意识形态的幕后军师。

两大成功要素

在王沪宁持续上升的政治事业生涯中,至少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他的政治生涯成功有体制的因素,与中国当前制度及政治现实息息相关。三名领导人均重用王,显示当代中国面对问题,不只是技术官员可以处理,同时也关乎理论与意识形态。王沪宁对三朝领导人在理论建设上的贡献,体现出当今中国体制面对的宪制问题挑战:如何在不影响国家基本安全及稳定的前提下,寻找管治合法性以及中国未来方向。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习近平率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在人民大会堂一楼东大厅与中外记者见面。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王沪宁的个人特质。主要提供理念的王沪宁,在步入政治之前是一名甚有成就的学者。重点是他提供的理念,往往符合现今政府的需要,包括强调中央集权领导,以中央政府为先。王沪宁作为知识份子是敏锐的,但作为一名官僚及政客,他则十分低调、精于世故,很清楚何时克制自己、掩藏自己的锋芒,与此同时,退居幕后为他的政治领袖出谋献策。虽然近年他已经被推上前台,时时在国家电视台上与大佬们一同现身,但他几乎从未公开以自己的身份发言。事实上,在1995年加入政府后,王沪宁就再没用自己的名义发表文章,亦与之前的熟人保持距离。

以柔制刚

王沪宁的行事风格,不只与他的上司及家乡的同行们大为不同,更与特朗普、普京等人所象征、近年主导国际政治的强人风格有天壤之别。

王沪宁温文尔雅、态度温和,一直保持低调,这无疑是他能够在官场存活至今的原因之一。

王沪宁的作风,恰如中国古代“上善若水”的智慧,无论铁石如何强横,水都能将其征服。这样看来,王沪宁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强人政治的一剂药方。

思想高于物质

如果说,王沪宁的崛起印证了理念的重要性,它同时也是对人文及通识学科学生的鼓舞。王沪宁以政治枓学、哲学学者之姿进入权力最高层,在近年中国高层政治由科学、工程背景者主导的画面中,增添了有趣的转折。在现今奉实用主义为尊的中国社会,觅得高薪工作致富是头等大事,哲学、文学被视为无用的学科,王沪宁或可以成为哲学及文学学生的鼓励。

王沪宁不介意隐身在幕后的特质,最终协助他登上最高权力的舞台。当下的考验,是王沪宁现在如何在刺眼的阳光下生存发展下去。

此文根据作者英文原文BBC中文翻译。王毅是澳大利亚格菲斯大学的学者、曾任外交翻译,以共同作者身份在期刊《当代中国》发表隐藏的掌权者:王沪宁与当代中国的发展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