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电击服药 报告揭中国同性恋接受“转化治疗”

中国曾有支持同志的团体到提供转化治疗的诊所门外抗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曾有支持同志的团体到提供转化治疗的诊所门外抗议。

非政府组织人权监察就中国的强制性“同性恋转化治疗”(又译矫正治疗、扭转治疗)发表报告,罕有地访问一些曾接受“治疗”的人士,他们详细提供了有力的亲身证言。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把“同性恋转化治疗”视为违反道德、没有科学根据和具伤害性。“转化治疗”在中国已存在了一段颇长的时间,但事实上,“转化治疗”或违反中国2013年所制定的《精神卫生法》。

报告详细探讨了17宗个案,这些人从2009年到2017年接受相关“治疗”,包括在医院被强制服用药物,接受电击"疗法",受尽言语及精神虐待。

人权监察同性恋权益计划倡议总监鲍里斯‧迪特里奇(Boris Dittrich)表示,这些治疗有利可图。医生及诊所可以收取三万元人民币去治疗同性恋者。组织呼吁中国政府确保杜绝有关做法。

强行电击服药

报告明言,言语虐待仅是冰山一角。受访的11人曾被强制服药,但并没有被告知其目的及副作用。

一名29岁的男同性恋者三年前在福建省一所公立医院接受“治疗”,称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告诉自己,到底他正在服用甚么药丸。

男变女的变性人张芷昆(译音,Zhang Zhikun)说她被强迫一边收看同志色情片,一边被注射无色液体。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由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同性恋与异性恋者结为夫妇的不在少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女同性伴侶面临的法律困境

5名受访者报称在被展示同性恋行为相关的图像、影片或口述时,被进行电击“治疗”。

龚雷(译音,Gong Lei)形容了他的经历。

“医生叫我在正进行催眠的时候放松,并叫我想象一下与男朋友的性场面,当下我感受到两边手腕疼痛,但完全不知道到底是甚么一回事。”

另一个受访者记起两个月的治疗期间,曾接受9次电击。

“我手腕、手臂和头部都感到麻痹,但最痛的是我的肚子。”

世界精神病学协会在2006年称,目前这些所谓“治疗”违反道德,没有科学根据,对接受治疗人士有害,令歧视和偏见更严重。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一些得悉子女是同性恋者的父母,会参加中国坊间举办的活动交流看法,从而了解怎么与子女一同面对歧视。

家庭压力

报告中所有个案均称自己是被强制接受“转化治疗”。这通常是对家长“出柜”(公开性向)后发生,这些家长为自己孩子的性向感到“可耻”。

21岁的许贞(译音,Xu Zhen)三年前在一家私人诊所接受了“同性恋转化治疗”。她说,是因为“出柜”后父母施压而接受治疗。

“我妈大喊是家门不幸,我爸则说他不知道怎样在世界上生存下去。”

她说她的父母害怕面对其他家庭成员,担心他们发现其女是一名女“同志”,她感觉被父母迫进墙角,毫不情愿地去那个提供“转化治疗”的诊所。

张芷昆在2012年时因为父母压力,前往深圳一家公营医院接受“转化治疗”。

“我无法改变父母的想法,我知道不断抵抗他们的压力也是于事无补。”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人权监察的迪特里奇表示,有很多曾接受治疗的人没有对外公开自己的经历。

爱滋病?

许多接受治疗的人说,他们在接受“治疗”时被人用言语骚扰和侮辱。

张芷昆说,她被医生警告:“如果你不改变(性向),你就会因爱滋病而死。”

她亦记得那些治疗人士的“情感勒索”。

“你有没有考虑过父母的幸福?”有人这样问她。

一个来自河北省的男“同志”则被指:“如果你喜欢与男人性交,你是有病的。”

中国同志的处境

中国社会近年对“同志”议题的意识稍增,倡议者认为中国“同志”权益正逐步改善,大城市有充满活力的同性恋活动,例如6月,上海举行了“同志”骄傲节。

不过倡议团体称,数以百万计中国同性恋者因家庭压力不会选择出柜,而是选择与异性结婚。

去年,中国男“同志”孙文麟与男友胡明亮入禀法院要求准许两人结婚,不过法院判他们败诉,成为中国首宗案例,外界认为法院受理已是中国“同志”权益一大步。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孙文麟(图右)与他的男朋友胡明亮入禀争取同性婚姻失败,当时法院聚集了他们大批支持者。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近年中国部分城市对同性恋接受程度稍为提高,有组织安排同性伴侣到美国举行婚礼。

人权监察的迪特里奇表示,有很多曾接受治疗的人没有对外公开自己的经历。

“他们担心公开性向,还有家庭压力,令他们更难去提出正式的投诉。”

在中国,同性恋在1997年“去刑事化”,2001年则从官方精神病列表中移除,2013年当局制定的《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的诊断与治疗应遵循诊断标准,由于同性恋不被视为精神病,“转化治疗”等同违法。今年7月,一名男“同志”因被强制治疗而获精神病院赔偿及道歉。


中国到底如何矫正同性恋者呢?根据广东省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咨询心理学》中列出的建议治疗方案,可以有以下几种:

1、柏拉图之爱:要找到温柔有爱心的异性,开始先当朋 友,然后再试着发展其他关系。

2、排斥疗法:对同性产生爱慕之情时,要用电击使其感到恶心。

3、冲击疗法:带到新环境,藉由切断过去交友圈的冲击来达到治疗效果。

4、性向转移:有情欲时,藉由异性的照片跟录音,试着将情欲的对象转到异性身上。

这本书甚具争议,女“同志”秋白为此向教育部提诉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