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抵制酒驾与性侵:想引进鞭刑是好事吗?

专家认为,与其引进不合人权的鞭刑制度,不如加重与周遭人士的连带责任。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专家认为,与其引进不合人权的鞭刑制度,不如加重与周遭人士的连带责任。

日前,一位在台湾知名的面包师傅,遭到一位累犯酒驾的女子撞死,引发了社会轰动。更有人在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简称国发会)的网路平台上连署,希望政府能对酒驾累犯,增加"鞭刑处罚"。短短5000人的连署门槛,22日前已经超过2.6万人连署。

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对此议题表示:"我们是民主法治也是重视人权的国家",而内政部长,也是资深法律学者的叶俊荣也回应媒体:"是否用鞭刑、社会各有意见,但与国际潮流并不相符"。

酒驾引起风波

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教授、刑法学者杨云骅对BBC中文说明,每隔一段时间,当台湾社会发生重大刑案时,都会出现引进"鞭刑"制度的呼声。在过去90年代性侵案件、2000年代诈骗案件、到现在酒驾事件频繁等等,每隔一阵子都会有一个"呼吁鞭刑"周期在。

如同这次的网路连署,杨云骅也说,网路世代是可以让仇恨与舆论散播很快的,当网路与电视新闻一直播放,无形间也会加速它的仇很效应,因此不意外该案件连署成案的速度。但对于鞭刑,杨云骅则反对:"这彻底违反人权"。

中华人权协会理事长,也是知名人权律师的苏友辰则对BBC中文表示,政府这次的论述与基本人权精神不相违背,网路参与沟通平台当然可以公开讨论,但台湾过去曾一同签署人权公约,推行鞭刑这事只是"逞一时之快"。

乱世能用重典?

苏友辰说,台湾过去历经长久时间的戒严,当时国民党威权体制下,在解严后的台湾社会,只要发生重大刑案,很多老一辈的人会自然回顾到以前威权时期,认为那时候才是"稳定繁荣",这是一种"报复性的心理作祟"。

他担忧:"主张鞭刑的人,还是用过去的角色来看待现代的社会,这种惩罚不会带来根本解决,只会制造假的安全感"。他表示,民主社会不同极权专制,社会风气是点点滴滴改善,鞭刑纵使可以短期让社会风气变好,但却是走"威权回头路"。

杨云骅则说:"他常看到很多说法是“乱世要用重典”,但反过来问,历史上有哪个乱世是用重典治好的呢?,鞭刑是以暴制暴的呈现,不是很健康的想法,更会助长私刑"。

而对于鞭刑要怎么执行,如何落实,杨云骅都认为是个问题:"一旦政府允许了,谁要负责鞭打,产生的身体损害,还有后续政府保障的医疗等",这些或许是连署下,大家要去思考的。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一位台湾当地知名面包师傅遭酒驾车撞死,引发酒驾应该鞭刑的讨论。

目前国际社会上,仍有新加坡,马来西亚与部分回教国家采用鞭刑,苏友辰说明,这些国家都是以政权稳定高于社会稳定优先,但这种半民主、甚至非民主的国家,采用的鞭刑多半不让国际社会认同。而鞭刑制度的"发源地"英国,早已于1948年正式废除该刑责。

人权公约与法律修正

杨云骅分析,台湾至今解严30年以来,在世界人权的历史上还是相当短暂,因此可以想见当国家社会风气紧张时,大家都会怀念过去的时代。

台湾在1967年时,曾经以中华民国身份在联合国签署"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七条中即讲明"反对任何酷刑"。直到民进党执政后,也宣布要"人权立国",苏友辰也建议,政府应该持续遵守,并配合国际潮流。

但就现行法规来说,在台湾酒驾累犯或是拒测者,最高可以处以9万新台币(约3000元美金),吊照3年。致死者才会终身吊销驾照,对比其他国家来说,仍属于单一个体受罚。也有人认为,罚金过低,对有钱人"不痛不痒"。

杨云骅则建议,台湾应该比照日本等国,一旦酒驾发生,连同当下酒类提供的店家、还有同时乘坐的客人都要处分,才会更有喝止作用。苏友辰则认为,国外车辆有防酒驾机制,一但侦测器感应驾驶呼气有酒精,车辆即无法发动,这也是政府在修法上可以参酌的。

回归原点,两位专家都认为鞭刑违反人性,治本还是要先从法律上加重责任。杨云骅则说:"台湾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发生当下大家义愤填膺,说要施予重罚,等到一段时间过去了又不在意,社会还是无法进步"。留学德国的他说:"我们人权教育的量还是很小,对社会长期关怀远远不及西方国家"。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