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租户遭驱离 受影响者不止“低端人口”

北京民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外来人口被视为“低端人口”

周末以来,大批北京基层民众被逼迁离居所,遭网络舆论质疑是“清理低端人口”。然而有北京市民指出,这次排查的清理范围,不止“低端人口”,一些居住条件较佳的公寓,与居于其中的白领住客亦受到波及。

在北京从事出版业的白领莫先生(化名)也是被逼迁的民众之一。

莫先生向BBC中文表示,他与室友居于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四环)一幢公寓,该公寓居住环境佳,单位租金数百至一千多不等。

大兴大火发生约一周后,有来自乡政府的人员在莫先生居住的公寓门前张贴告示,要求住户在三日内迁出。

图片版权 UGC

接到清拆通知后,莫生先找到了另一住处,但租金较原居“翻了两倍”。据他所知,一些租客需要搬到六环的农村房子,或直接回乡。

莫先生在出版社的一名同事,亦受到今次排查行动影响,被要求数日内迁离租住的公寓。

今次事件的舆论焦点在“清理低端人口”一说,但有迹象显示,排查的范围不止基层与外来人口,一些白领阶层与本地人亦受到影响。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向BBC指出,自己一名学生,已经博士毕业成为大学教师,但他所租住的房子也在清理范围,被勒令在一周内搬迁。

“他是‘高端人口’了吧…这种对人权的侵犯,今天可能是别人,明天就可能是你。”

Image caption 北京大清理行动目前已涉及的点位

“是上面通知下来要拆”

莫先生质疑,当局今次“安全排查”的执行范围“有些模糊,并没有明确哪些需要拆”。他所住的这所公寓,与起火的大兴公寓不同,并非由仓库改建,居住环境不错,认为即使是符合安全要求的房子亦会被拆。

莫先生的房东根叔(化名)则称,接到拆卸通知前,当局人员曾到公寓巡查,没有查出公寓有任何安全问题,但数日后再访时即在公寓门前贴出告示,要求住户在三日内迁出。

图片版权 UGC
Image caption 莫先生居住公寓的租户,被勒令在三天内迁出

在根叔的请求下,乡政府人员答应将限期延至月底,但一直不清楚具体拆卸公寓的理由,对方仅称“是上面通知下来,必须要拆”。

根叔与另外数名股东合作承包公寓经营出租业务,若公寓被拆损失很大,在赔偿安排方面,当局没有任何说法。

根叔表示,公寓居住的租客以上班族为主,有少部份更是北京本地人。目前已找到地方落脚的租户不到一半,很多租户“找不到地方住,还在外面跑”。根叔自己亦居于公寓内,现在无法继续经营出租生意,只能离开北京回乡。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