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一场大火烧出台湾版"劏房"和"蚁族"

新北市中和区发生纵火案,地点是违法改装隔间的老旧公寓。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新北市中和区发生纵火案,地点是违法改装隔间的老旧公寓。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半夜发生的一场恶火,不但夺走了9条人命,也暴露了社会底层族群在都会去居住的困难,更惊人的是这并不仅仅是个个案。

以前大部分的台湾人对香港居住空间的狭小感到不可思议、北京和上海出现"蚁族"还有住在地下室的"鼠族"令他们惊讶,殊不知相同的景况也出现在台湾的大都会地区,尤其是算起来房价比日本的东京、英国的伦敦还要贵的台北市。

违法改装

这次的火灾发生在与台北一河之隔的新北市,当地向来是在台北工作或者求学却又无法负担台北租金的外地人聚居之地,而且相对来讲新北市开发的比其他都会地区早,仅次于台北市,所以老旧的公寓也多。

虽然火灾的起因是人为纵火,但是拥有两层楼的房东将大约一层楼30坪(大约100平米)面积的公寓、每层以不防火的建材违法隔成了14间的"雅房" ,扣除走道和共用的浴厕之后,每个"雅房"面积大约就是1到1.5坪,也就是3到5平米,和香港的"劏房"不相上下,而逃生的路线也就只有一条平常出入的楼梯,不幸地这次纵火者就是在楼梯放火的。

被火吞噬的楼层当中有一层、也就是5楼是台湾所称的顶楼加盖,在1960年代台湾开始出现3到4层式样的公寓楼之后,买公寓楼最抢手的不是空间比较大、出入比较方便的一楼,就是顶楼,原因就是顶楼可以加盖,扩大居住面积,不过几乎都是违章建筑。

1995年之后,法律禁止顶楼加盖,但是那一年之前的既有顶楼加盖只有列管,如果没有被抓到有整修的话,主管部门不会强制拆除,所以台湾老旧公寓上的顶楼加盖就这样留了下来,随着台北居住日益困难,许多屋主就把顶楼加盖出租赚钱。

图片版权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全台湾有40多万老旧公寓,防火设施和逃生通道都不符合需要。

安置问题

为什么明明是违章建筑,政府却不将之拆除?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提供了答案,他说拆除除了人力有限之外,也要考虑安置居住在这些违章建筑的人,得要有配套,也就是拆了顶楼加盖,这些人也要有地方可以居住才行。

违章建筑的顶楼加盖起码有列管、但是按照法律,有关部门却不能登门入室检查违法隔间的雅房,因为这是私人空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台北市在火灾之前才通过要检查顶楼加盖的防火设施,如果不符合标准,就会优先拆除,但是起火的房子却是在新北市。

如今新北市也着手对付这些违法出租、安全有疑虑的"雅房",其他的县市也开始清查自己的区域内有多少此类违法出租的违章建筑,至于能够收到什么样的效果,可能需要后续的观察。

台北"鼠族"

火灾之后,台北市调查市内这类居住品质恶劣的屋舍,按照台北市社会局的说法是大约还有20多处,其中还有景况和北京和上海不相上下的"鼠族"聚居区,例如在台北房价最高昂的东区、一个与台北101摩天大楼相隔不到500公尺的老旧公寓地下室。

这个地下室原先是市场,里面就住了几户低收入老人,入口处贴着一张写着"禁止摄影采访"字样的告示,还有一名妇人坐在入口,不让记者之类的"闲杂人等"入内,说是在发生了火灾之后,许多媒体造访所以"不堪其扰"。

另外一处也是废弃的地下室市场,原先被屋主隔成了好几间的"雅房",住的也是低收入的老人,但是就在夺命火灾之前的11月初发生了火警,虽然没有人伤亡,但是家当全毁,市政府已经出面将他们安置到其他的地方。

图片版权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顶楼加盖的违章建筑在台湾曾经是常态,但是拆除也有其困难。

低收入者

这些台北的"蜗居者"和香港"劏房"居民、北京和上海的"鼠族"还有"蚁族"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是收入低、想要省钱过日的社会底层、也就是今年金马奖最佳导演奖得主文晏得奖感言中的"低端人士"。

以新北市的火灾受害住户来说,他们有的是外地来台北从事较低工资的工作,有的还是辗转来台的缅甸华侨,罹难者还有一名每个月将大部分薪水寄回家的低阶警察,台湾版的"劏房"之所以能够在市场上有一席之地,主要就是因为租金相对便宜很多。

从台湾的租房网站上查找一番,在繁华一点的地区,一个小阳台改成的"雅房"就要每个月6000元新台币(约合1300元人民币、200美元),一房一厅、一个卫浴带厨房、普通一点的房子每月租金大概都是25000元新台币(6200元人民币、800美元)起跳。

这种价格对每个月大约20000多到30000多新台币收入的人来说,这是难以负担的价格,月租大约3000到5000元新台币的台湾版"劏房"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是这种台湾媒体所称的"蜗居",虽然好像能够遮风避雨,但是谁也不知道简陋而且不合格的建材、负载能力不足的电线、出入人员的复杂等等的问题哪天就会夺走了住户的性命。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