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再推“转型正义” 还有哪些国家试过

模拟蒋家一家人的合照
Image caption 台湾中正纪念堂举办"后解严艺术展",图为模拟蒋家一家人的合照,背后则被胶布捆绑,隐喻蒋家晚年国际失势的风雨飘摇

台湾的民进党,近来以国会过半优势,三读通过“转型正义条例”,未来台湾将再启动新一波的“转型正义”工作,过往国民党执政威权时期(1945-1987)的“不当党产”与“人权迫害”等,未来将逐一平反。

在野的国民党对此批评,这是专门替该党设置的“清算法”,并认为如果要转型正义,那就要追溯到日本统治台湾时期(1895-1945)。

而就在台湾解严30年过去后,近日台北市内纪念蒋介石的中正纪念堂,也举办了后解严纪念展,展出不少艺术家心目中的纪念堂改造想象图,与台湾当年戒严时期的文宣,也搜罗各国在近代民主化的案例展示。

Image caption 台湾的中正纪念堂,至今依旧是统独两派的政治角力战场

但迄今在台湾,中正纪念堂依旧带有政治敏感,独派人士对其反感,而统派人士将其视为精神堡垒。只不过在后解严纪念展旁,“伟大领袖蒋公”的常设展览,仍与其比邻而居,竟也形成一种意外的和谐。

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吴叡人,向BBC中文网表示:“台湾解严30年以来,已经陆续有不少当年真相被挖掘出来,民进党现在要做好统整工作,未来要有份切实详尽的转型正义统整报告公诸世人,并要警惕国人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也强调:“转型正义除了追求真相,还有对加害者的咎责、受害者名誉回复、创伤疗愈,与撕裂社会的重新对话,最后是教育等等,有很多种面相进行。整个社会的分裂跟对立都要加以修复。”

图片版权 Yih-Fen Hua
Image caption 德国柏林街头,展出1970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向犹太受难者下跪道歉照片

德国式的转型艺术

台湾当局将威权时期建筑,改变为艺术空间的想法,也是从全世界得到灵感。以德国来说,就有慕尼黑的前纳粹艺术馆“艺术之家”、与东德时期柏林的国安部“史塔西博物馆”等多数地点,跳脱过往威权形象,变成展示历史与民主化进程的公共空间。

台湾大学历史系教授花亦芬,长期研究德国转型正义,她对BBC中文网表示:“德国历经二战后去纳粹化、与东西德合并后去共产化两次转型,境内的转型正义历史机构相当多,甚至是一个转角、一个乡镇、一个市景,都会有他们纪念过去威权时代的纪念物。”

这些过去的权力核心地,纷纷在战后从德国自己的国家记忆中慢慢解放出来,现在也成许多国外学生参访的地点。很多空间的设计,都可以让人“身历其境”,去想象当时的痛楚。

花亦芬说:"德国的方式是让转型正义,在政治处理外,也重视感性层面,透过不同的艺术形式来回顾当时的历史面向,期许不再犯,台湾在法律面制定上不少借镜德国,未来艺术与转型正义上,德国也可提供不少启发。"

Image caption 中研院学者吴叡人表示,南非透过让白人加害者坦白来获得赦免的方式,让真相更容易厘清

南非鼓励族群和解

而当年黑白种族分离的南非,则是在前总统曼德拉上任后,先于1994年废止种族隔离政策,鼓励当年迫害黑人的白人加害者出来“坦白”再给予特赦,与迫害者家属和解。

其中也包括,将过去流放黑人政治犯的罗本岛改建为国家人权博物馆。近来,南非也掀起一连串“打倒罗德斯”,希望将过去的白人殖民者罗德斯(Cecil Rhodes)铜像给拉倒的事件。

吴叡人则说明:“南非当年是标准的“协商式转型”,黑人民意强大,但是无法推翻白人政权,毕竟少数白人掌握珍贵企业、矿产与军队,后来黑人领袖曼德拉带领民主派跟执政的南非国民党协商,同意豁免白人高阶领袖,担保不将白人经济资产国有化,才换取白人政权下台退让。”

然而,台湾前外交部国传司司长彭滂沱也曾批评,南非再换成黑人执政后,出现不少用人唯亲、送红包走后门、甚至桃色交易等求公职的黑暗面。白人也成为黑人寻仇泄愤对象,过去杀害白人无辜妇孺的黑人也被“神格化”反立铜像。

加上南非30多年来,失业率大幅上升、犯罪率也飙高、经济在现任总统祖玛的带领下依旧停滞不前,嘴巴喊反贪腐,却仍将手伸进国库,被批评为“南非最敛财总统”,至今南非的债信评等已经被降为最低等级,并非成功的转型正义案例。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日本冲绳在二战的抗美玉碎运动,造成至少20万人死亡。图为冲绳战争中死亡军民的纪念园

日韩台的转型经验

而在东北亚的日本冲绳县(琉球群岛),也是在2000年建立“平和祈愿纪念馆”,展示当年日本皇民化时期,要求冲绳人“玉碎”来献身报国与美国战斗的不堪过去,1945年3月美军登陆冲绳,最后造成美日两国共20万士兵丧生,冲绳人口锐减25%。

位于韩国首尔的现代美术馆,曾是日本殖民时期的军医院、也在韩国独立后一度成为军政府的专属医院,浓厚的军事气氛也变成公共空间。而昔日镇压民主化运动的光州,也建立纪念中心,来缅怀过去民主人士的牺牲。

台湾的转型正义,最早可以从李登辉执政时期的1996年“二二八事件真相公开与道歉”算起,当年是在野的民进党与李登辉协商后,官方慢慢作出让步,进行协商式转型。但当年李登辉一方面要面对国民党保守派压力,另一方面也不乐见突然全面清算,造成国内混乱。

之后执政的陈水扁,也曾在2007年把中正纪念堂改为“民主纪念馆”,并举办艺文展览,但在2008年5月国民党重新执政后,又改名回中正纪念堂。

吴叡人则回忆:“陈水扁当时政权声望不高,转型正义通常要伴随着高民意,或是民主化初期执行才会有效果。一但日子久了就会比较难推动,当时陈水扁做法也粗糙了点,效果确实不好。”

而国民党籍的马英九,则是在执政后,持续地每年与二二八受难者遗族道歉,也获得不少家属谅解,不论统独派,都有自己诠释转型正义的方式。

图片版权 TAIWAN PRESIDENT OFFICE
Image caption 台湾总统蔡英文,于10日出席世界人权日纪念,颁发名誉回复证书

需要打开潘朵拉盒

对于国民党认为转型正义是在借机清算,花亦芬则说,转型正义绝不是清算,而是公开过去伤痛,才能摸索自己,她认为希望过去政治档案能慢慢开放,大家“打开潘朵拉的盒子”

花亦芬也认为,公开真相、坦然面对,那猜忌跟仇恨才会消失,她列举波兰当年的工人领袖华勒沙,虽然被视为民族英雄,也拿诺贝尔奖,但在国家记忆局公开共产党以前档案时,才发现华勒沙以前也曾是密告者,纵使是过往的英雄,也不一定就是完美的。

她总结:“各国历史有其复杂性,但要知道真相后,方能了解威权如何形成、国家暴力如何被滥用,整个国家才会有更向前一步的可能。

吴叡人则认为,各国的转型正义中,或多或少在价值选择与事实公开间还是必须有所平衡:“通常每个国家为了和谐,都不会起诉所有的加害者,只给予适当地报复性正义,也不会让报复无限循环。多少仍做出一些政治妥协。”

他也提到:“台湾的转型正义还是没做到对当年加害者的追溯,纵使很多加害者已作古,但要详尽调查,厘清真相、追回‘历史正义’,才有宽恕与原谅,这是国家的伤口清创跟愈合的过程。”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