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捣破杀狗工具制作集团 中国逾20省市恐现“毒狗肉”

在中国,吃狗肉被视为传统文化。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在中国,吃狗肉被视为传统文化,有中医师认为可以进补(资料照片)。

吃狗肉在中国不单是“动物权益”问题,也是“食品安全”问题。近日,中国执法机关开始关注“有毒狗肉”问题。其中,安徽省警方拘捕了8人,嫌疑人涉嫌在全国20多个省份,卖出20万支用来杀狗、含麻醉药的针筒,当局警告“有毒狗肉”可能已经流入市面,不过暂时未有涉及人类中毒个案。

据中国媒体报导,由于临近冬天,吃狗肉补身的人多了起来,猎杀流浪狗和宠物狗的人也多了起来。

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吃狗肉的文化备受动物权益团体批评,甚至曾引起全球千万人联署反对,不过支持吃狗肉的人认为狗肉和其他肉类无异,一些中医师亦认为可以进补。这两年的广西玉林狗肉节均在欠缺官方支持的情况下低调举行。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7年,玉林狗肉节继续举行,不过也是没有了公开屠宰的画面(资料照片)。

毒狗肉再现?

据新华社英文版星期三(13日)的报导, 中国安徽省警方抓捕了8人,他们涉嫌卖出20万支含琥珀胆碱(Suzamethonium)的针筒。

琥珀胆碱是常用麻醉药或骨骼肌松弛剂。

警方指这些针筒在全国超过20个省份及地区出售,主要买家是收集狗和向餐厅出售狗肉的狗贩。

警方透露,这些针筒有时候会改造成加设弹弓的飞镖。报导指一些狗贩用这些改良针筒,猎杀和掳走宠物犬,然后制成狗肉。警方称这些麻醉药剂量大到可即时杀死狗。

警方10月曾经捣破此犯罪集团位于湖北省恩施市的工场,起获4公斤化学物、一万支针筒以及10万元人民币。

警方称进食这些“有毒狗肉”或对人体有害,不过暂时未有涉及人类中毒的个案。

当局正在多个省份与地区寻找这些有毒针筒,以作销毁。

除了这宗案件,据《皖南晨刊》的报导,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亦正在处理狗肉含氰化物超标的案件,3人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目前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估计有6千多万名狗主,他们成为了反对进食狗肉的声音。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媒体说,多了狗被猎杀的案件,但并没有具体数字,也不知道有多普遍。

“满足口腹要三思”

在中国,食狗肉并不违法,不过不能够偷狗,也不可以把有毒狗肉卖给他人食用。

中国媒体说,冬天来了,多了狗被偷猎宰杀的案件,但并没有具体数字,也不知道是普遍现象还是个别事件。

据浙江省《衢州晚报》本月初报导,衢州市龙游县3人因用含药的弓弩和飞镖针筒射杀土狗被捕。

而今年10月起,杭州萧山农村亦发生多宗狗被盗事件,萧山警方后来抓捕了4名安徽人,起获近20只被雪藏的狗。4人被指以十字弓射杀流浪狗与宠物狗,运到屠狗场处理,每只卖50至80元人民币。

江西省《浔阳晚报》本月亦报导,九江市彭泽县黄花镇有人用有毒食物引诱家养狗的案件。

中国警方称,由于冬天来临,一些违法人员用毒药、毒针杀狗后进行销售,当局会加强抽验和打击违法行为。

“毒狗肉上餐桌引发中毒等事件都有前车之鉴,违法犯罪行为要不得。”报导引述警方声明说:“所以,满足口腹之欲之前,还是三思而后行。”

图片版权 SPCA
Image caption 许多动物权益组织在中国进行游说及教育工作,希望从新一代着手,改变吃狗肉文化。

有动物保护组织认为,以上这些案件显示中国狗肉仍然是有利可图的生意。

香港爱护动物协会动物福利副总监候安娜兽医(Fiona Woodhouse)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农村地区每年都有大批狗失踪,相信是被抓并被卖掉,有人向狗只注射药物等问题时有所闻,牵及公共卫生危机。

不过,她认为中国政府近年在监管制度上有所改变,一方面针对狗肉业涉及偷狗、猎狗、非法运狗的刑事问题,另一方面也监管涉及狗肉的相关食品安全问题。

她不评论中国政府是否以这些方式去寻求改变吃狗文化的问题,但认为民间对动物权益的意识日增,养狗数字也每年增加,使支持吃狗肉的人有下降趋势,特别是年轻、高学历人士。

但她认同,这个问题在中国各地处境不一样,难以一概而论。

“我认为中国政府开始正视问题,政府有能力透过改善监管,改善目前情况。”她说:“但首要仍然是应该讨论吃狗的道德问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