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学者指比同类杀人案判得“较重”

江歌案
Image caption 日本法院就江歌案颁下裁决后,再引起中国舆论和媒体讨论

中国留学生江歌在日本被杀案,东京法院颁下判决书,指被告陈世峰犯杀人罪“极为明确”,判囚20年,但中国舆论对案件的争议仍未退却。

陈世峰的刑期与检方早前要求的刑期一样,却未能满足受害人江歌母亲江秋莲要法院判陈世峰死刑的要求。江母召开记者会,说她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也要向支持者道歉,因为他们要陈世峰判死的请求没有如愿。但她也说,她还是要遵守日本的法律。

这引发中国舆论新一轮的分析和评论。有指陈世峰的牢狱生涯将十分“舒服”,也有指江母可以在中国向江歌室友刘鑫和陈世峰兴讼,追讨赔偿。

BBC中文再请来专家,谈一下众多看法中哪些靠谱。

日本监狱的条件像“疗养”?

法院颁下裁决后,中国舆论的焦点很快便转移至日本监狱的条件,指环境好得让陈世峰去“享福”。

日本国立一桥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云海指出,这些资料“不准确”。王云海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囚犯一般每星期有五天做八小时的强制劳动。

他说这些劳动没有薪水,有一个象征式的奖金,每个月大约有15,000日元,换算成约130美元。但王云海说陈世峰“需要拿这个钱来对被害人进行赔偿”。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WOAICHIQIU
Image caption 网络流传日本监狱的条件"十分好"

刑期方面,王云海认为,江歌案已是同类故意杀人案件中判得“较重”的案件。

他说:“检方请求20年,他就判了20年。这在日本是属于例外的,很少会这样的,很少见的一个判决。”

他指,日本法院颁下的惩罚通常是检方求情的80%,如果检方要求判处20年,法庭就给16年的刑罚,因为要考虑“检方和辩方的各种情况”。

他也指,陈世峰获假释提早释放的可能性比较少,因为在日本获假释的其中一个条件是要在外边有居所,陈世峰不符合这个条件。

江母可以在中国追讨刘鑫的责任吗?

江秋莲在记者会声言回中国后,要以民事方式控告陈世峰追讨赔偿,也要跟刘鑫“对簿公堂”,以求确认她在案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认为,如江母真的在中国法庭兴讼,可以以“间接伤害的理由”要求中国法院立案,有可能获得赔偿。

他对BBC中文说,江母可“直接起诉刘鑫,说明江歌是为维护刘鑫而被害,因此要求民事赔偿即可”。

他补充,江母也可以要求日本检察厅提供司法协助,取得越多证据越好。

王云海就认为,日本方面原则上不会给她正式的文件去做这个事情,日本警方应江母要求提供如刘鑫报警录音等证据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因为这个案件发生在日本。日本的法院会认为即使你想上诉,也应该在我这边上诉。”

他认为,如果江母要上诉,应透过国际的司法协助,让中国的法院帮助执行。

“但是你不能说,你就拿我的东西,在不在发生地的地方进行诉讼。这个在手续上不是这么简单。”

他提醒,日本法律规定,法证上的证言、证词、法庭上的陈述等都不可以任意公开,即使是庭审结束后也不可以。

为甚么中日反应大不同?

日经中文网早前发布一篇评论文章指,江歌案发生在日本,而案件也是“一件在各个国家都可以看到的普通的杀人事件”,但当地媒体没大关注,反而中国媒体的报道要详细得多。

而的确,许多BBC中文联络到的日本学者都表示,他们没有关注这个案件,婉拒评论。

日经中文网的文章指,日本人认为刘鑫也是被害者,因此对中国网络把她的影像和隐私在网上广泛公布“非常不可思议”。

江母早前指刘鑫在案发后没有联络她,故把刘鑫的个人资料公开到网上。也有中国媒体在11月发出江歌母亲江秋莲和刘鑫早前见面的报道,称那是案发后双方首次见面。

图片版权 SINA WEIBO / JIANG QUILIAN
Image caption 受害人江歌的母亲称,收集了数百万人签名,支持要把嫌犯陈世峰判死

王云海认为这反映中日社会对法治观念的不同。他认为,江母是个被害者,值得同情,但是她这个做法不妥。

“日本人有事首先想到的是要找警察、找检察、找司法机关,但中国人没有这个观念。”

他认为,这个案件在中国吵得越热,越反映中国人没有法治观念。他指,中国的法律工作者和司法机关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们会想试法去让中国的老百姓更尊重宪法、更尊重法例,更拥有一些法治观念。我觉得这个案件讨论的方向只能是这个方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