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国强辞任香港律政司司长:盘点他任内的五件法治大事

(从左至右)郑若骅、林郑月娥与袁国强在香港政府总部会见记者(香港政府新闻处图片5/1/2018) 图片版权 Hong Kong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Image caption 袁国强(右)在林郑月娥政府的任期刚过半年。

香港媒体传闻超过半年后,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資深大律師辞职的消息终于成为事实。

中国国务院星期五(1月5日)宣布任命郑若骅資深大律師为香港律政司司长,免去袁国强的司长职务,有关人事变更自公布翌日起生效。

53岁的袁国强作为一位成长于公共屋邨(廉租房)的基层人士,得以当上香港第四大官职,曾是一时佳话。他在辞职获批准后对媒体记者说:“不继续当律政司司长一职并非一个轻率的决定,但我相信人生在不同阶段该做不同的事情。”

袁国强先后服务梁振英、林郑月娥两任行政长官的司长生涯以五年六个月又五天告终,其间香港发生了不少有争议的法治事件。

1. 斯诺登事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袁国强就任律政司司长不到一年,美国国安网络窃听行为泄密者斯诺登(Edward Snowden)于2013年5月来到香港藏身,期间接受英国《卫报》、纪录片导演珀特阿斯(Laura Poitras)和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网络窃听计划内容,包括针对中国大陆与香港的黑客行为。

美国奥巴马政府向香港提出引渡要求,特区政府大致保持沉默,香港民主派政团及其支持者上街游行支持斯诺登。到6月23日,斯诺登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莫斯科,华府指责香港特区政府故意放走斯诺登。

袁国强当时公开否认故意让斯诺登逃跑,同时承认因事涉外交成分,曾与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沟通,但坚决否认这是违反“一国两制”原则的行为。

袁国强同时批评美方引渡文件存有纰漏,并要求美方就斯诺登所披露,美国官方黑客涉嫌入侵香港电脑系统的指控,作出交代。

2. 政改、“占领中环”与刑期复核

图片版权 AFP

2013年10月,时任特首梁振英宣布成立专责小组,统筹2016年立法会选举与2017年特首选举改革的公开咨询工作,袁国强与当时仍是政务司司长的林郑月娥,以及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组成俗称“政改三人组”。

推进政改工作期间,袁国强公开批驳部分民主派派别提出的特首选举“公民提名”方案违反香港《基本法》。其后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颁布俗称“8·31决定”的立法会与特首选举办法决定,民主派政团与学界团体批评选举制度不再民主,最终“占领中环”示威于2014年9月底爆发,也就是后来所称的“雨伞运动”。

政改方案最终在2015年6月被否决。8月,律政司对“雨伞运动”系列案件中的“冲击广场”案提起公诉,东区裁判法院2016年8月中判处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学生领袖社会服务令。律政司提出刑期复核,上诉至高等法院上诉庭得直,三人被改判监禁。终审法院其后批准三人保释,等候1月份终极上诉开审。

路透社引述港府消息人士称,袁国强否决律政司检察官劝谏,坚持对“公民广场案”和另一起涉及示威案件提出刑期复核。袁国强拒绝公开内部讨论内容,但强调检察官决定正确。他其后在一次会见中学生的活动中称,北京当局“绝对没有参与”这项决定。

3. 立法会宣誓风波与第五次“人大释法”

图片版权 AFP

在“雨伞运动”失败,政改立法被否决的背景下,2016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中涌现“港独”派、“自决”派等新兴政治阵营,更有多人当选。但青年新政梁颂恒、游蕙祯以及香港众志罗冠聪等在宣誓就任议员时,先后被监誓人指控行为不当,裁定宣誓无效。

梁振英以特首名义联同律政司提起司法复核诉讼,率先阻止涉嫌“辱华”的梁颂恒、游蕙祯再次宣誓。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同时主动提请人大常委会解释香港《基本法》相关条文,结果在11月通过第五次“人大释法”,订明被判定宣誓无效者自动丧失公职。

袁国强当时回应说,“释法”并无改变香港现有法律内容,也没有增强监誓人的权利,更没有修改《基本法》。

梁颂恒、游蕙祯被法院裁定丧失议员资格,原本成为香港历来最年轻立法会议员的罗冠聪后来也跟另外三名议员被裁定丧失议员资格。

4. 一地两检

图片版权 Reuters

2010年在争议声中通过拨款兴建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在2017年林郑月娥接任特首后不久,正式进入讨论清关安排阶段。把中国大陆边防口岸设施与香港特区出入境管制站设施在香港西九龙总站共构的“一地两检”方案正式公布。

港府在取得立法会通过表态支持“一地两检”的无约束力议案后,与广东省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并上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核准。待香港紧接完成本地立法程序后,来自中国大陆的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海关、检验检疫机构和铁路公安等机关的执法人员将在香港境内的“内地口岸区”执勤,执行大陆法律。

高铁“一地两检”立法工作是在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民主派担忧大陆国安人员等“跨境执法”的背景下开展。铜锣湾书店事件主角之一林荣基去年10月公开撰文,警告“一地两检”措施“只会让更多人失踪”。

袁国强早于方案正式公布前已公开反驳过同类质疑,方案公布后负责向立法会议员解释内容时拒绝开展公众咨询,强调“一地两检”的目标是要发挥高铁效益,毫无政治原因,并坚持港府制定方案模式并无绕过《基本法》。

香港媒体曾广泛流传,原本不欲留任于林郑月娥政府的袁国强是因为被要求完成落实高铁“一地两检”工作才接受新政府任命。这个说法从未得到证实,但袁国强辞职一事确实是在“一地两检”方案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审查后成真。

5. 外佣居港权

图片版权 AFP

袁国强任内只发生了一次“人大释法”,但他曾代表港府提出另一次“释法”建议。

2012年12月,就任不久的袁国强代表港府宣布,希望凭借当时正在审理的外佣居留权案上诉,要求终审法院提请全国人大“释法”,以求一并解决“双非”婴儿与外佣获取居留权的争议。

结果,终审法院于2013年3月宣判该案,裁定外籍家佣不能取得居留权,同时拒绝港府的“释法”要求。终院的裁决得到了法律界与民主党派的支持。全国人大第五次“释法”延至2016年宣誓风波才发生。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