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宫”到“郑宅”:香港高官为何屡陷“违建门”?

郑若骅位于香港屯门的大宅(BBC中文网图片10/1/2018)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郑若骅这座位于香港屯门海旁的大宅再次引发香港社会对违章建筑问题的关注。

拥有英国特许工程师资格的郑若骅资深大律师1月6日就任香港律政司司长,但至今她回答最多的问题都与“一地两检”、国歌法等政策无关,而是媒体曝出其大宅涉嫌违章搭建的问题。

这座海边独立大屋的各种问题引发舆论和政界质疑,郑若骅承认犯错,但坚持这是她警觉性不够高、“工作实在太忙”之故,坚持不会辞职。

违建在香港称作“僭建”。从2012年竞选特首的唐英年曝出违建丑闻,到郑若骅上任第一天就被曝光,香港的公共舆情显示,一位从政者的物业有否僭建物已成为了解其为人的指定动作,甚至成为高官的“死穴”和政治炸弹。

在空间狭小的香港,违建问题争议不小——有新界原居民背景的议员认为违建没什么大不了,也有官方学者声称,北京已要求港府妥善解决这起违建争议。业内人士对BBC中文记者评论说,违建在高官以至于普罗百姓之间常见如家常便饭,都是源于“占便宜”心态。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曾主持打击违建的林郑月娥(左)邀请了家有违建的郑若骅(右)加入政府,造成尴尬。

香港违建风波是怎么来的?

香港舆论一般界定当前的违建政治风波始于2011年4月,当时特区政府申诉专员公署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批评屋宇署与地政总署对新界村落屋宇违例建筑执法不力,其中屋宇署被指没有对超过60%违建案例采取执法行动。

各大香港媒体继而对多名高官名下物业开展调查,多名局级官员的私宅被揭发违建,时任行政长官曾荫权夫妇也榜上有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观察人士认为违章建筑问题彻底扭转了2012年特首选举结果。

特区政府第二把交椅——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于2011年9月底辞职参选下任特首,其位于九龙塘约道的大宅也在2012年2月被媒体揭发有大规模违建,《苹果日报》更称违建地库面积达2400平方英呎(220平方米),是大宅本身的一倍多,内设酒窖、私人电影院等设备。

这座被戏称为“唐宫”的大宅旋即吸引了境内外媒体租用悬臂吊车来拍摄采访,一时蔚为奇观。唐英年公开道歉,但称其妻子郭妤浅为一切违建行为承担责任。唐英年最终在特首选举中败于梁振英。郭妤浅后来在裁判法院认罪,被处以罚款

但随后梁振英位于太平山山顶的大宅也在2012年6月被揭发有多项违建。他在就任后到立法会接受议员质询时公开道歉,保证整改,屋宇署署长区载佳次年7月表示梁振英已完成补救。

违章建筑在香港真有那么普遍吗?有公权的人呢?

对于违章建筑在香港的普遍程度,2015年4月发表的《审计署署长第64号报告书》则提到:

  • 特区政府发展局曾于2001年表示全香港有80万个僭建物
  • 屋宇署2012年12月雇用的顾问公司共发现约 229 万个怀疑僭建物

2012年12月正是梁振英也被揭发其私宅有违章建筑之后。实际上,自2011年申诉专员报告发表后,还有不少前任、现任高级官员被曝不同形式的违章建筑:

部分曾被揭发涉嫌违章建筑的香港高级官员
官员 时任官职(现任官职) 违建问题与现况
陈茂波 发展局局长(财政司司长) 2012年7月被曝光涉嫌持有经营出租劏房(隔断房)公司股份,职务包括主持打击违章建筑工作的陈茂波否认持股,称其妻子才是股东
苏锦梁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已离任) 2012年7月,位于香港岛屿麦当劳道的住宅单元涉嫌违建花槽;2013年3月,屋宇署批准补救方案,花槽成为阳台
林瑞麟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已离任) 2011年5月被揭发位于香港岛南区舂坎角环角道的大宅顶层涉嫌违建檐蓬,一周后主动向媒体表示已经清拆
曾伟雄 警务处处长(已退休) 位于九龙塘的豪宅单元2011年8月被曝光有违建物,曾伟雄回应称违建物在购入单位时已存在,但其中一面墙与邻居单位共用,而对方当时仍与屋宇署争论该面墙是否属于违建,因此他无权自行拆卸
区载佳 屋宇署署长(已退休) 2011年6月被曝涉嫌在住所阳台装设窗户而未有申请,但其部门人员到场视察后认同属可豁免审批之楼宇工程,并非违建
黎年 申诉专员(已退休) 黎年发表调查报告批评屋宇署打击违建不力后不久,2011年6月被曝其香港岛薄扶林住宅单元所在大厦涉嫌违建,身兼大厦业主立案法团(共管组织)成员的黎年明确反驳称,该工程是依法维修山坡工程
麦世耀 港英政府劳工处助理处长(已退休) 2016年6月被曝其位于香港岛石澳东丫贝村的别墅为霸占公有土地兴建之寮屋,麦世耀承认早于30年前购入,地政总署其后证实该寮屋早已登记,获依法“暂准存在”,但有违规扩建部分,并予以清拆
资料来源:综合香港媒体报道

除了政府官员,建制派、泛民主派均有议员被揭发涉嫌违建,有关建筑包括他们的私宅、所属政团办事处和所经营业务店铺。一些娱乐杂志也在同一时间曝光多名演员、歌手所持有物业的疑似违建物。

违章建筑背后到底有哪些危害?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新界乡村抬头一望,几乎所有村屋的楼顶都有疑似违章建筑。

“僭建的本质其实就是贪着数(占便宜)。”资深土木工程师黎廣德这样形容违章建筑问题。他也是香港泛民主派议政团体兼智库公共專業聯盟的政策召集人。

郑若骅承认她与丈夫潘乐陶资深工程师的相邻大宅都有违章建筑后,屋宇署调查人员到现场勘验,确认两座房子各有801平方英尺(74.42平米)和931平方英尺(86.49平方米)的违建面积。

黎廣德对BBC中文评论说:“这些空间,在香港的情况之下,每一尺都很值钱。800尺要补地价的话,那可是几百万(港元)。”

在香港制度下,住宅楼宇土地价格与土地契约——相当于中国大陆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当中所订之可建最高总楼面面积相互挂钩,楼面面积增加,意味着土地价值增加,理应向政府“补地价”。

与物业相关的政府收入尚有差饷(公共服务税)和地租,而计算税额的依据就是依照面积等资料评定的“应课差饷租值”。香港立法会公民党籍议员,大律师陈淑庄对BBC中文说:“在计算过楼面面积之后,是能大概计算出每年短付了多少差饷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市区的违章建筑跟新界一样五花百门,风险不一。

违章建筑不光是钱的问题,还是一个公共安全问题。

建筑界议政团体思政筑觉成员关兆伦对BBC中文说:“比方说有个檐篷,本来是没有的,你给加建上去,建材随便用,觉得暂时没事,但遇上强风塌了下来压到了人,我们不想看见这种事。”

关兆伦是香港屋宇署认可人士名册内登记的建筑师,也就是具备判别和改正违章建筑资格。

他说,违章建筑还可能因为遮挡街道日照等,产生公共卫生问题。挖掘地库或在楼房周边加建可能影响到地质与山坡结构等。

违章建筑在香港如何界定?

香港屋宇署僭建物网站明确记载:“凡未经屋宇署事先批准或没有根据小型工程监管制度的简化程序而进行的楼宇加建或改动,均属僭建物。”

该署在发予BBC中文网的复函中解释,署方根据香港特区法例《建筑物条例》监管位于私人土地上的建筑物及相关工程的规划、设计和建造。署方根据市民举报等对违建行为采取执法行动,发出清拆令,并检控不遵从清拆令的人员。

屋宇署僭建物网站列出八类香港常见的违章建筑:

  • 空调机/冷却塔的支架
  • 檐篷
  • 平台构筑物
  • 天台搭建物
  • 劏房(隔断房)
  • 招牌
  • 改动建筑物结构
  • 错接排水管线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家围封了阳台,一家没有围封,哪边是违建?

根据《建筑物条例》,拒不遵从清拆令的违建业主一旦被法庭裁定有罪,可被判处最高一年有期徒刑,并罚款最多20万港元(2.56万美元;16.6万元人民币)。

地政总署也根据《土地(杂项条文)条例》针对非法占用官地(国有土地)行为执法,被法院定罪者可被判处最高六个月监禁。首次定罪单次罚款最高50万港元,另加依照侵占行为时长而定每日罚款5万元;再次定罪单次最高罚款100万港元,另加每日罚款10万元。

除了上述刑罚,屋宇署和地政总署还将把清拆令等违章建筑执法纪录加注到相关房产的土地契约当中。这俗称“钉契”的措施将对转售物业和申请房贷造成严重困难。

高官违建问题反映越懂法越能建?

郑若骅在被揭发违建之前,外界对其背景所知甚少,甚至她与潘乐陶的婚姻关系也是因为违建问题才为人所知。她在1月10日会见记者时曾说:“我2008年开始买入(大宅)的时候没在意它有僭建。”

但随着违建问题曝光,香港媒体也陆续曝光郑若骅对违章建筑问题的认识。除了她本来已经同时具备土木工程师与资深大律师的资格外:

  • 她曾担任发展局《建筑物条例》上诉审裁团主席,审理包括违章建筑处罚的上诉;
  • 她曾与同样具备特许工程师与大律师双重资格的苏国良合著《香港建筑法律与实务》(Construction Law and Practice in Hong Kong)一书;
  • 曾代表物业买家出庭控告原业主,争辩卖方出售物业时单元内是否存在非法建筑结构,且成功获法庭判赔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建筑法律与实务》书影,第一作者是:郑若骅教授资深大律师大紫荆勋贤太平绅士。

公共专业联盟的黎广德对BBC中文网说:“从土木工程师的专业来说,进屋的第一眼就能看见结构的不同、建材的不同、设计的不同,也就会知道哪些建构物是后来加上去的。很容易就看得见可疑之处。”

他说,有心守法的工程师很自然就会马上召唤认可人士来研究图则,分辨出哪些是违章建筑。虽然郑若骅并非认可人士,但她的那本著作是许多认可人士的教科书,“换言之,虽然她不是认可人士,但在一定意义上,她是许多认可人士的老师”。

思政筑觉的关兆伦说,工程界专业人士一般在业内发展,很少同时修读法律,除非是为了专门从事工程相关的法律工作。像郑若骅这样的双重资格人士"绝对不普遍"。

曾经主持打击违建政策的特首林郑月娥1月11日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时说:“我明白社会上对于高官有更高的要求,这是对的……我也明白在这两三天郑若骅司长说过的,她真的太忙……也许有人说什么匪夷所思、难以想像,但如果这是事实,就唯有是事实。”

违建影响仕途吗?

违章建筑在香港有其普遍性,但官员家庭的违建则引发了较大争议。

立法会议员陈淑庄对BBC中文说:“因为僭建真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事情,而要是违建能变成合法的话,那么劏房也是僭建的一种,大家是否能接受呢?”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郑若骅解释违建问题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好几部以Facebook直播的手机在涌现愤怒图标。

包括陈淑庄在内的民主派政治人物连日来普遍质疑郑若骅的个人诚信有明显问题。黎广德也说:“我们期望她是个公正不阿,律己以严的人,那她才能维护法治。一般的业主,我们不会对他们的道德操守有那么高的要求。”

在郑若骅违建事件上,建制派主流一边在否定大宅出现违章建筑问题等同于她的能力有问题,一边也在质疑其说辞的可信程度。港府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资深大律师上周就在香港电台的时政节目上说,根据目前已披露的文件和信息,“比较难”相信郑若骅过去10年都不知道大宅有违建。

但也有强硬派亲建制人士将曝光高官违建形容为“政治迫害”。代表新界原居民力量的立法会独立议员何君尧就在其Facebook 直播中说:“香港地窄人多,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房子变成危楼,故意拆个乱七八糟……谁都想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如今有很多事情都是‘逼上梁山’、‘逼虎跳墙’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何君尧指控现有建筑法律“逼人犯罪”。

香港违建问题能解决吗?

顾名思义,违章建筑是违反法律规章的行为,与执法的关系密不可分。然而,面对将近230万个僭建物,根据屋宇署给BBC中文网的复函,负责执法的专业与技术人员只有“600多名”,而且打击违建只是“属于他们就楼宇安全及维修的各个执法范畴所进行的整体职务的一部分”。

在黎广德眼中,让违建问题在香港如此普遍的其中一个原因,其实是法律的自相矛盾,把不同类别的违章建筑“混为一谈”:“一方面我们确实需要严谨的条例,但严谨得来也得分清楚哪些是影响安全的,哪些是不影响安全但影响环境的,哪些是不影响安全也不影响环境的。”

“没把僭建物的轻重分类、罚则分类,以至于产生第二个问题:执法非常参差。”

这个看法与何君尧的看法有相似之处。何君尧在其网上直播中说,《建筑物条例》老化,并指责即便向政府递交改建图则都只会被驳回,结果“迫人犯罪”,应当予以疏导。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违建数目与执法人员数目之间有巨大反差。

关兆伦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说香港人口密度高,以高标准去衡量违建问题有其必要性,而且特区政府已透过“小型工程”政策来加快改建审批。再者,现有法律下只要业主遵从清拆令拆卸违建,就无须受刑事起诉。

他认为屋宇署应寻求更科学的方法来甄别清拆违建物的缓急先后,取代目前分区巡查制度。在人手紧缺的环境下,可以考虑把巡查工作外包,“外面一些测量师楼甚至学府都可以帮忙”。

然而,在当下的香港,消除违建、清理有违建的官员、降低外间对违建问题的关注度等各种矛盾交织,一时半刻,难以排解。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