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过年去哪儿?家族之间的矛盾与妥协

过年示意图

春节是华人最重要的节日,代表一家团圆、和乐融融。不过一对男女结婚后,不再只是两个人,也成就了两个家族的结合。要去男家还是女家吃年夜饭?大年初一在哪边过?要如何庆祝农历新年?甚么时候妻子才能回去娘家?春节虽然是喜庆的日子,但背后也隐藏着不少引信,一不小心可能会引爆家族矛盾。

新婚表哥想要跟老婆回家过年,结果被揍了一顿

结了婚后,过年回男方家还是女方家?这个问题在现代人看来可能不算什么,尤其是住在城里的年轻人,但在农村情形就大不一样了。

我母亲的祖籍在中原地区的农村。很多以前的观念和习俗都保留着,它们不见得对,但深刻地影响着村里人的生活。几年前,过年回男方家还是女方家的问题,在我们的大家庭里引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波。

那年春节前,我的表哥刚刚结婚。表嫂来自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对于农村出身的表哥而言,算是“高攀”。或许是向新媳妇的爸妈示好,或许是结婚时因一些琐事与自己父母产生嫌隙,总之,表哥决定过年不回家了,而是在县城的岳父岳母家过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农村,过春节是头等大事(示意图,非当事人)

当我二舅(表哥的二叔)和我爸(表哥的姑父)回家后看到这一状况,勃然大怒。在老家的观念中,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要在男方家过,大年初二则回女方家。如果儿子过年不回家,等于向外界宣称自己“入赘”到岳父岳母家了。对于男方家而言,这是“奇耻大辱”。但是大舅(表哥的爸爸)亲自出面把人拉回来太没面子。于是,我爸和二舅出面处理。

二舅和我爸开着车到县城,坐下与表哥岳父寒暄后,说了一句,“过年回不回家,你要想好了。”然后扭头就走。车开回大舅家,不到一顿饭的功夫,表哥就搭车赶了回来。一进院子,二舅爆喝一声,“跪下! ”表哥膝盖一软,跪在院中央。随后,我爸和二舅上去就拳打脚踢,顿时尘土飞扬。表哥比我爸和二舅都要壮实得多,但别说还手,连被揍倒了也不敢躺在地上,而是赶紧爬起来跪好,样子很狼狈。全家亲戚都在场,但没人敢劝,因为知道表哥触犯了传统道德观念中极严重的部分——“不孝”。

表哥挨了打,低头向长辈们认错。晚上没有让他在家里住,而是让他“爱去哪儿去哪儿”。第二天是大年三十,表哥带着表嫂回了家,勤勤恳恳帮着家里人张罗过年的东西。

此后很多年,家里的长辈逢年过节都会提起这件事,用于教导我们这些晚辈,要“引以为戒”。──陈岩

婆婆千方百計阻止我春節回娘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台湾,媳妇常是过年期间负责采买和家务的人,家中的男性则可以纯粹享受与亲朋相聚的时光(示意图,非当事人)

淑惠(化名) 50多岁 来自台湾

我在25岁时结婚,从此变成“夫家的人”,我和陆续嫁进来的两个嫂嫂共三个媳妇,从来没有人在除夕和初一回过娘家。

婆婆要求我在除夕前三天回到夫家帮忙,使唤去做各式各样的事──买菜、打扫、早上九点做午餐、下午三点煮晚餐──而且婆婆希望能让来访的客人都看到她有媳妇、有孙儿孙女,所以连大年初二都不太愿意让我回娘家。

嫁进夫家的头几年,婆婆要求初二娘家要有兄弟来接,我才能回去,婆婆说这是习俗,而且女儿在初一回娘家是大忌──会让娘家变穷。因此年初二时,弟弟会带礼盒来婆婆家,和亲家母寒暄,“客气地”说:“我来接姐姐回娘家。”婆婆才会放行。

到嫂嫂们陆续嫁进来后并且“不遵守规定”后,我才提出抗议,婆婆也才放弃这样的规定。婆婆至今仍会找很多理由千方百计阻止我回娘家,常常都拖到初二傍晚才能启程。

有一年,我用自己的钱订了一桌团年菜给一家十几口人享用,但婆婆认为外订年菜是我不想做饭,因此拒绝上餐桌吃饭,后来终于开吃之后脸色也一直很难看。到了初二近傍晚,婆婆站在我的车子后面拖住行李箱,质问我:“你真的有需要回娘家吗?”我那天是哭着回去的,婆婆太过分、太自私了!

尽管年年都不愉快,我仍坚持初二回娘家。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弟弟们初二也会陪太太回娘家,所以我父母家等于是空城,所以我是不是应该带着我的孩子,至少回去吃个饭问个安?新年嘛,家里有人,热闹欢喜一下。我想,因为台湾是遵循传统的父系社会,所以这可能是台湾人一直想生儿子的一个原因。

过年对我来说一直都很痛苦,但我的“小幸运”是婆婆没有生女儿,所以不需要初二还留在夫家“伺候”回娘家的小姑,因为不少同龄朋友有这样的经验,而且还不少。

我老公受到母亲的影响,也是传统的人,他认为过年一定要在家过,出国旅游?各回各家?这是不可能发生在我家的,连提都不用提,一定没用。我自己有一个儿子,但他成家后,以后小夫妻商量好要在如何过年,任何形式我都可以接受。

我们领证了,各自回家过年也没甚么 

图片版权 Ms Shu

舒小姐 26岁 来自西安

我们今年刚登记,还没有办婚礼,加上两家离得很近,所以各回各家过年。除夕就在自己家过,然后初一早上我去他家帮忙做做饭吃吃饭,然后初一下午他来我家吃饭,以后也打算就这么过了。

一般人都想回自己家过年吧。因为平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所以过年的时候更想陪平时见不到的家人。可能对我们来说,家庭的含义比起我们的小家庭还是各自的大家庭更有存在感吧。其实我爸妈倒是无所谓总是见,但是我姥姥姥爷一年就盼我过年回去了。感觉很多年轻开放的家庭都不是很在意去谁家过年这个问题了,当然只是一部分。

不过我也有同事,为了过年可以既去男方家又回自己家,专门找了跟自己家离得很近的老公,我先生的室友为了过年可以一起回家,找女朋友的时候希望找老家一样并且在同一个城市工作的女生。我还有同事,每年都两家都回,反正坐飞机也就一两个小时,每家待三天。我周围同事很多新婚的,但都没有因为这个在发愁的人。──王凡

新年风尘仆仆,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图片版权 Johnny Choi

蔡国淦、赵颖怡夫妇 30多岁 来自香港 

我们结婚多年,农历新年有既定的时间表:大年初一上午会先到我祖母家拜年,下午就会到我妈妈家,留下跟他们一起吃晚饭;初二会到太太祖母家;初三会先到岳父岳母家,再一起出发参加太太外婆的团拜聚餐。

香港地方小而集中,有它的好处。就算一天要赶去几个地点,驾车也是半小时以内的事情。

年夜饭会复杂一点。香港人工作忙碌,要大家齐齐整整吃年夜饭,只能挑周末。但周末也只有这么几天,所以我们采取“先到先得”的模式──那家先定好日子,我们就先答应那天出席年夜饭。我们今年二月初已经吃了第一顿年夜饭,也是没办法的事。

幸运的是,我们这个行程表运行得挺顺利,也不想作出甚么改变。我们身边也有朋友觉得在香港过新年很麻烦,会选择去旅行避年,但是我们家从来没有在春节期间离港。家中老人年纪大了,不跟他们度岁的话,他们心中可能会胡思乱想。毕竟亲人相聚时间一年也只有这几天,我们觉得很值得。 ──蔡晓颖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