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春晚在对女性不变的“物化”和“歧视”中求变

小品《海的誓言》 图片版权 Shandong weishi/tencent video

中国一个地方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小品节目,比较娶妻与雇保姆的花费,当中男性角色形容与妻子结婚相当于“花四万块买她六十年…一天不到两块钱”,遭到网络舆论抨击,电视台道歉平息众怒。

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与各省电视台,近三年常因节目中的性别意识引发争议。2015年,央视春晚小品出现大量对“剩女”、“女汉子”、女儿“二十块娶走”等针对女性的调侃,就曾被轰歧视女性,触发网民联署反对。

近年来,中国的女权主义者的行动被严厉打击,但民间对性别问题的敏感度有所提升。从央视的“二十块娶走”到今年山东卫视的“娶老婆一天不到两块钱”,官方回应、坊间反应的不同,能否折视出中国社会观念的变化?对社交媒体日渐严格的管控,想要男女平权,是否越加艰难?

图片版权 CNTV
Image caption 2015年央视春晚的小品“小棉袄”,出现父亲扬言让男子"二十块娶走"女儿的内容

“用金钱衡量女性”

虽然影响力无法与央视春晚相比,但山东卫视春晚的收视,领先其他卫视,在新浪微博的话题阅读量也超过10亿。

今年的山东春晚以“高科技”为宣传重心,加入了AR技术、人工智能等噱头;虽然在科技上打造出领先时代的形象,但节目内容却令人诟病仍停留在旧时代。

小品《海的誓言》,讲述一名海上救捞队队员,坚守岗位应对台风,未能陪临盆的妻子,妻子得悉情况后,表示理解丈夫的抉择。

这名海上救捞队队员在小品说:“我跟我老婆从订婚到结婚,总共花了四万块钱。”他假设老婆结婚后生活60年才去世,即21900天,就相当于“我花四万块钱买了她21900天,平均一天才合1.826元,一天不到两块钱”。

图片版权 Shandong weishi/tencent video

“现在雇个保姆,一个月不得花三千多?”男主角道:“我这一天花不到两块钱,有什么理由不爱她?”

主角语毕,台上其他角色热切地鼓掌,并称“太好了”;镜头一转,台下观众咧嘴大笑。

然而在社交网络,这段小品却令网民笑不出来。批评者质疑这段话“将老婆视为廉价劳动力”;也有网友将段子体现的物化女性思想,与山东素来给予外界“重男轻女”的观感联系:“在某些地方,重男轻女,歧视女性都已经成为了潜意识了,所以节目组都不认为自己在歧视女性了”。

面对舆论,山东卫视公开道歉称,有关台词的本意是对“‘金钱衡量爱情’这种不正确的价值观”的反讽,“没有任何侮辱、歧视女性,和‘用金钱衡量女性’的意图。”

电视台承认节目组在审核把关上“做得不足”,对台词为观众“带来误会和困扰”致歉,并在重播及网络播放中删除了有关台词。

不变的“物化和歧视”女性

全球观看人数最多的央视春晚今年没有歧视女性的作品出现。但过去几年,中国央视的记录并不良好。

  • 2015年,央视春晚出现一些歧视女性的内容,包括以美貌“女神”挖苦不注重打扮的“女汉子”、将未婚女子比喻为“二手货”,并有节目暗示女性是靠讨好男性上司而升迁。女权组织“女权之声”在这一年的春晚中,统计出44处歧视,并发起“春晚有毒,万人联署要求停播”的网上联署行动。
  • 2017年,央视春晚小品《真情永驻》中,妻子因辛劳而流产,因为得悉自己或会失去生育能力、而丈夫是家中独子,而毅然离婚;夫妻俩最后转而寻求“试管婴儿”重修旧好。有网民认为这个节目在宣扬“生不出孩子对不起丈夫”的思想。“央视向全国女性道歉”的标签一度在中国大陆的社交网站成为热门,但央视实际并未道歉。

中国女权学者李思磐对BBC中文表示,受批评后央视的节目有所改进,当然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当你不再使用,这样接地气的歧视性或者歧视到低俗的内容后,2016年的春晚几乎就没有什么内容可以看了。”

图片版权 CNTV
Image caption 2015央视春晚小品“喜乐街”中,以美貌"女神"挖苦不注重打扮的"女汉子"

从背书到抨击是进步吗?

2015年春晚引起争议后,新华社、《环球时报》等官媒为其背书,称外界批评春晚歧视女性是“小题大做”,属“被安插的罪名”:“如果不是玻璃心、奉行弱者心态、太敏感 ,就是故意‘消费’春晚,刻意制造话题”。

但在今年,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国妇女报》则大力抨击山东卫视的小品,直斥其为“歧视和物化女性……当有识之士适时指出,有不明事理、观念滞后的人居然还怪人家‘屁事儿多’时,则是近乎麻木与痴呆了。”

李思磐并不认为这是官媒的意识提升,反而体现出官媒的代表性的焦虑。公众期待他们能否代表妇女的心声。如果不是2015年网友用“女权占春晚”表达了反歧视的呼声,《中国妇女报》不会自己意识到这点。所以这是公众压力导致的变化。

她说:“具有女权意识的年轻女性网友的声音在社交媒体上的崛起,这是导致官媒态度变化的一个重要因素。社交媒体带来了主流媒体把关权的转移,也对边缘化的受众群体和对他们的诉求有一个扩权的作用。“

李思磐表示,中国新浪微博上具有女权意识的网民年龄段集中在学生毕业后到30岁左右的女性。她们虽然与13亿的人口总数相比,占比微乎其微。

但“一个社会群体在政治上的力量,不以人数多少和占人口的比例做参考值。”

面对阻力如何发力?

即使如李思磐认为的“社交媒体带来了主流媒体把关权的转移,也对边缘化的受众群体和对他们的诉求有一个扩权的作用。“ 但中国近年对社交媒体实行严格管控,连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也被要求整改后才能重现上线。

在社交媒体发声平权的群体,是否面临重重阻力?李思磐认为“信息的传播和流通被歪曲和管制,它的影响是全面的,它不仅仅针对某一个运动。”

她认为反而是性别平等是中国政府无法否认其合法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把性别平等作为它的一部分政治正确,这其中有很多动态的机会和空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